Friday, August 19, 2016

三十分之一


人在瑞士,想起上個世紀在艾格峰 (Eiger) 的行山故事。登頂,我們當然沒有裝備沒有技術,願望很卑微,只選了一條近乎「家樂徑」難度,低海拔、風景優美又跨過冰川的短途行山徑。

坐了一程很昂貴的登山纜車,來到遠足徑起點,卻見到了警告牌:「山路封閉,請勿前行」。

那一年,時值六月,山徑積雪差不多全融掉,有甚麼危險?年少,氣盛而錢少,不管了,跨過封鎖線就走進去。

六月的瑞士山區,常會看見溶雪造成的雪崩,隆隆巨響,甚是嚇人;這條山徑,看來一切正常,山徑左方是懸崖,右方就是艾格峰一片看不見頂的直壁,幾乎沒有積雪,不用擔心啊。

走啊走,一路無事。一小時後,拐個彎,太陽整天照不到之山陰處,有一條未溶的雪舌。

雪舌就只三五米闊,鋪在崖壁上,把狹窄山路掩蓋,若然在雪舌上踏過去,肯定會滑倒,掉進百米之下的崖底。

才明白為何山徑要封閉。

怎麼辦?山徑下方,大約只有十米八米距離,雪已全溶掉,就只差一點點而已。

當然不甘心,不願就此回頭,我們二人,找了一處易攀的石壁,繞過雪舌底,準備再攀回小徑時,攀了一半,見岩壁畢直難攀,無著力處;若退回去,則下山路更難爬,結果,進退不得。

我們手腳緊緊抓着巨石,無計可施,足足數分鐘。

那時刻,才深深明白,甚麼叫「被困山中」,以前會想,你有路走進去,自然有路走出來,就算前無去路,走回頭路也可,怎能「被困」?那時,終於明白了。

四野無人,那時,還未有手提電話求救,就算有,也不知道報警電話幾多號。

懸崖之上,攀不上,亦回不去,稍鬆手,腳下是百丈深淵。

有些路,你走了進去,就不能回頭。

最後,稍定心神,鼓起勇氣,抓住巨石一角,不容半步差池,一躍而起,總算越過險關,繞過雪舌,回到小徑。

前行兩步,驚魂未定,一拐彎,前方又是一條雪舌擋路。

這一次,不敢掉以輕心,小心選定攀石路線,總算有驚無險。

以往說過,在香港遇見「前面山路險峻,請勿前行」路牌,一般代表︰「前面風光無限好,就是這條路。」但鋌而走險,要先學懂步步為營。艾格峰一役,慶幸竟然未死,才開始明白甚麼叫珍惜生命;膽敢冒險,但也安全為上

死,不要緊,但不要死得太滑稽太無意義就是。

聽了我這故事,瑞士朋友說,這裏山路封閉,一般有三個原因,一是雪崩;二是山泥傾瀉;巨石阻路;三,軍事演習,子彈橫飛。

***

是年仲夏,重遊瑞士,正是這位朋友,帶我們暴走一條險要山徑。

「我曾有朋友在這條山徑上滑了下去,死了。」他說。

這條山徑,不得了,海拔二千米高,十多公里長的山脊,沿路遙望南方的艾格峰與少女峰阿爾卑斯山脈,中間隔着  Interlaken 兩湖。

與雪山同行,開濶、壯麗,卻山客稀少,當中有長達數公里山脊路,只闊一人身位,兩邊是懸崖草坡,不容滑倒,不容走錯一步。


起步不久,我問瑞士朋友,求救電話幾多號,「以防萬一」,我說。

1414」,瑞士朋友笑了,他懂廣東話,知道這號碼諧音「實死實死」,這是召喚救援直升機的;平常召喚救護車去醫院,是「144」,同樣意頭不好。

這時,一位獨行的年輕人,似乎耐不住我們在窄路上慢行,快步跨過草坡,超越我們,只來得及說聲  Grüezi

大約一小時後,一架救援直升機在上空飛過,於前方山頭盤旋良久,在僅有的一小片平地降落。瑞士朋友說,可能是趁天清氣朗,來演習吧。




再走近一點,見兩人憂心忡忡,坐在石上,遙望石壁下的直升機。原來真的有人墮崖了,兩個行山人士看見山徑上有一枝行山杖,卻四野無人,於是環望四周,看見一人橫躺石壁下,沒有求救,沒有動作,於是報警。

救人後,直升機沒有即時離開,救援人員就地搶救,那代表甚麼呢?

出事地點的石坡,並非最險要一段,也不特別陡斜,那人為何會掉下去?是那位曾經打過招呼的同路人嗎?

崖底太遠,看不清。
 
那人,大約在這位置墜崖
遠足山野,絕不能獨行,因為一旦出事,容易失救;陡坡之上,縱使未算險要,也不能掉以輕心,意外住往就在平平無奇的地方發生。

後來讀新聞才知道,墜崖的人,獨行,六十一歲,送醫院後死亡。

我們行程繼續,大半天的路途中,碰到的同路人不超過三十人。



***   ***   ***

(本文原刊於明報專欄《2047夜》,此為加長圖片版)

相關文章︰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