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December 9, 2014

十七年前,龍和道




學聯宣告行動升級,佔領龍和道那天,我在現場。

警民對峙,頭盔、盾牌,黃傘交雜,聖誕燈飾亮起,人群奔走布陣。

佔領步入寒冬,我想起一件往事。

1997630日,我負責採訪英方在添馬艦的告別儀式,當年舉行儀式的空地,就是現在的新政府總部與添馬公園。

人們一起看政權交接儀式直播。當年的各項大儀式,劇本早已寫好,那是真的劇本,準確至每一分鐘每一秒,甚麼人說甚麼話,主角配角什麼動作,都早已定稿;傳媒直播,人手一本,一大台戲,毫無懸念。

交接儀式一完結,港督彭定康與查理斯王子及一眾英國大員,不多留一秒,隨即「撤退」,乘坐大不列顛號離開香港。港督彭定康揮手告別,她女兒的幾滴淚,也許大家還有點印象。

事後,有外國記者問︰「就是這樣回歸嗎?無事發生啊!」

他們期望,意識形態與基本價值觀的激烈衝突,就在回歸一刻爆發。當然不會。那是一趟預先張揚的盛事,一切好好睇睇,示範中國之開明與文明。

十七年後,雨傘運動之夜,龍和道上,喧鬧人潮中,香港夜景一樣的美;昏黃街燈下,特警即將反攻,演練多時,終於有用武之地。

忽然想起,當年的添馬艦海軍基地,後來填了一點海;當年大不列顛號,載著末代港督揮手告別之處,正是今天的龍和道與「暗角」一帶。

要來的終於要來。想對當年那位外國記者說︰香港真正回歸了,你早來了十七年。

佔領龍和道。17年前,大約在這裡,人們向海揮手,告別一個時代。
 
93年添馬艦,後來填海,今天打到飛起的龍和道,就是97年彭定康上船離港之地



 

 約 9'58" 見全景

那些年,沒有什麼要懷念,只是歷史跟我們說說笑而已。

***   ***   ***

相關文章,回歸鬼故一則︰回歸寶鼎鬼故事

(原刊於晴報專欄《風起幡動》,本文為加長及圖片版。)  




2 comments:

  1. 那年保過天星皇后的,總有些不太想到龍和,怕是想起保不住歷史的記憶;
    這些日子,終於覺得回到那天,把當日沒人理解的解殖終於提上檯面。

    ReplyDelete
  2. 今天來看,十七年前那場傾盆大雨確是天注定,要來的終於要來,十七年前未開的雨傘還是打開了...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