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December 9, 2014

金鐘︰We'll be back


曾經有位高人,私底下建議過一個有電影感的退場方式,選定某時某刻,「佔領區內的人不發一聲,還原路面舊觀,之後迅速離去」,一覺醒來,佔領區內,只留下 ‘We are One’ ‘We’ll be back’ 等字句。

只是,這場運動,似乎從來沒有什麼人能計劃好什麼,也沒有一個服眾的權威領導,要全部人聽從一個指示退場,沒有可能;於是,這個奇想,很快就無聲無息,退場的想像,只能停留於想像。

但是,金鐘的最後日子,’We’ll be back’ 標語出現,仍然有感染力。

「誓必歸來,We'll be back」,這樣的橫幅直幡,應該有一百條。



金鐘的最後日子,有人放風箏,「我要真普選」
大家都知道時日無多。有些藝術物,似乎已靜悄悄地移走保存,例如雨傘人雕塑,已消失一段日子,如今身在何方,何日再相見?

連儂牆甩色了,營幕倒下了,也沒有人再豎起;但是,金鐘最後的日子,仍有新看點。


「牛虻」裝置藝術,在光明磊落路障。



 
「無論我是活著還是死去,我都是一隻飛來飛去,快樂的牛虻。」
75日的雞精班
 

黃之鋒謂︰「你清到場,都清唔到香港人嘅主場。」Yes, we’ll be back.

相關文章︰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