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December 12, 2014

我們什麼都有,也什麼都沒有



金鐘最後一夜,瘋狂的粉筆畫,等待水車一洗而空

我知道我會懷念,所以失去前已懂珍惜。

眼前景物終將逝去,所以從一開始要記錄。

我不敢說佔領區浪漫,因為每一刻都暗藏殺機,每一天的拖延正中下懷。

沒有留的理由,因為留得愈久,梁振英愈開心。

也沒有退的理由,因為甚麼都沒有爭取到。

更沒有升級的理由,給你攻陷政總又如何。

於是,原地不動,兩個半月。

當禁制令來了,沒有違令的理由;警察來了,也沒有流血的理由。

不敢說徒勞,因為很多人站直了。不跪著活,站起來,抬起頭,睜開眼,也許看不穿,但最少看得遠。

不敢說失敗,因為從來無奢望高牆會頃刻粉碎;再看,經歷75日,支持佔領的民意,確實比佔領前高。

不敢說成功,因為站直了的,會再次跪下;堅持不下去的,會沮喪;高牆的反撲,會更凌厲;世道荒涼,會更慘烈。

It’s just the beginning.

75天與75夜,我才讀懂了,《雙城記》開場名句的意義︰

這是最好的時代,也是最壞的時代;
這是智慧的時代,也是愚蠢的時代;
這是篤信的時代,也是疑慮的時代;
這是光明的季節,也是黑暗的季節;
這是希望的春天,也是絕望的冬天;
我們什麼都有,也什麼都沒有;
我們全都會上天堂,也全都會下地獄。


相關文章︰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