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December 10, 2014

如果,今夜,清場前



金鐘的夜,想起了李天命老師的〈運動〉

躍起之後

勢須下落



而今問題在

你如何去平伏那心跳

75日的佔領,這不是句號。現在,是一個頓號、逗號、破折號。

沒有永恆的東西。75天,標語逐漸零落,連儂牆的墨迹開始化去、柏油路上種的虎尾蘭早已倒下,巨型的粉筆畫一場雨了無痕,然而,仍有很多東西,可以留下。

如果,今夜,警察清場前︰

憑眾人之力,先行收拾,把帳篷清理乾淨、移走垃圾,留下一條整潔的馬路。

把路上的標語、藝術品,一一除下,記錄位置,好好包裝收藏,留下不滅的回憶。

最後,路障都自行移除,第二天早上,清場大軍開到,路上只剩下無事可做的七千名警察、與一群望住條大馬路連索帶都無得佢剪的變種藍絲帶。

主動告別,莊重地離去。明天,天亮一刻,太陽依舊升起時,金鐘巨夏群落間,空闊的大馬路上,留下 ’we'll be back’ 的橫額、留下每個人的決心。

這場沒有領導的運動,沒有如果,只有群眾。一切「如果」能否成真,有賴每個人。

今夜,沒有不捨,不需回望,也未敢忘記。傘下,我們聚過,以後,定必再遇。

 給每位我碰過的陌生人,每位同學︰75天,我們的青春,沒有浪費在馬路上。(圖片︰《明報》李澤彤攝
相關文章︰






2 comments:

  1.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the author.

    ReplyDelete
  2. 多謝你每日為香港寫的文章,而有幸我可以在金鐘清場前一晚碰見過你!

    :)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