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uly 19, 2013

主播光環之台前幕後


區家麟|絢麗荒涼    (本文19/7/2013 刊於《信報》)

印象中,好些人對電視新聞裡的主播行業趨之若鶩。課堂上,不少大學生憧憬主播生涯;親友知道你在電視台做新聞,常會衝口而出問:你做主播呀?彷彿主播就是記者,當記者就是為了做主播。

新聞主播,英文為anchor,猶如重量級之錨,鎖定觀眾。往日,主播多是資深記者,腰板挺直,常會眉頭深鎖、憂國憂民,以權威姿態塑造台型;今時今日,是沒有權威、認真你就輸的年代,主播淡定沉實之餘,亦需具親和力,有人情味,方能穩住觀眾。電視新聞講求團隊合作,台前幕後需要採訪主任、文字記者、攝影記者、車長、工程人員、編輯、剪接、美術、導播之協作,最後一環,才由主播對著鏡頭講故事。工作人員隱身幕後,台前演出的主播自然成為大眾焦點。

對著鏡頭報道新聞好玩嗎?現代的錄影廠,用遙控攝錄機,錄影廠樓底高,面積大,卻無人駕駛,很空虛。二十四小時新聞的主播,主要就是對著鏡頭,日以繼夜,於黑暗與孤獨中自說自話,想像鏡頭背後,有一家人圍坐電視機前,在談天、在做飯、在講電話、在剪腳甲。主播用抑揚頓挫的聲線、溫婉深思的眼神與含蓄有力的身體語言,吸引觀眾注意力。鎂光燈下,對著空氣獨白,表現自信,直至把自己都騙倒。金像獎演員,要演戲演得無人覺得你在演戲,主播這台戲亦如是。

女主播日日扮靚,很令人羨慕嗎?現代化妝技術,主要以纖細粉底填塞你臉上的毛孔,用畫筆重新繪畫眼與口鼻,再把秀髮定型,黏合得又輕柔又有層次。高清電視纖毫畢現,錄影廠內強烈燈光照射,臉容上的瑕疵無所遁形,為了靚靚示人,又怕老闆不滿,主播們不能掉以輕心,每天要花大量時間化妝補妝。長年掛著粉底面具,縱使天生麗質,也容易人老珠黃。熒幕中亮麗,要付出代價;加上通宵輪班,歲月不饒人,落妝後更可能嚇親人。

主播們都貪慕虛榮、搏上位嗎?上進與搏上位,只差一線;若有人說,我不屑虛榮,寫文章我不介懷有幾多like、報道新聞我不介意有多少觀眾,那就有點虛偽了。以新聞工作為志業的主播們,付出了心神精力,自然希望多些人看到,知名度提高,也方便採訪;以主播一職作搵工跳槽踏腳石者,每天戴上厚粉面罩,當然希望犧牲了的青春盡快得到回報;再者「上位」以後,不再做打雜,不需通宵輪班,生活較定時,重拾社交生活,都是主播「上位」的邊際利益。

新聞媒介競爭劇烈,主管渴求知悉觀眾反應,收視率與點擊率分析只是硬崩崩的滯後數字;觀眾的感覺,主管無處收風,唯一大量而即時的回饋,今時今日正是網絡世界的即時情緒。大部分網民有興趣討論的,非新聞內容等嚴肅話題,而是主播的一顰一笑、衣著談吐之類,這是人之常情。Andy Warhol云,這個年代,每人都有十五分鐘的名氣,既然享有fifteen minutes of fame,主播就要承受各種壓力,預咗有fifteen minutes of shame。正如所有行業一樣,新聞主播有百樣人,有些主播會認為,人世間比被人評頭品足更大的悲劇,正是不被人評頭品足;認真做新聞的,大多會覺得「上電視」的新鮮感與虛榮感很快消逝,期望觀眾留意自己的新聞專業工作,而非八卦閑話。

籌劃中的新聞博覽館,也可能以模擬錄影廠讓訪客一嘗主播報道新聞的滋味,可見主播光環雖不及往日,但魅力猶在,仍可作招徠;畢竟主播之責,擔當台前重要角色。

主播不是花瓶,他們需要恰如其分地表達新聞故事,不徐不疾,不亢不卑,既權威又要有親和力,既有嚴肅亦有輕鬆的時候,要在稿件甩漏時從容不逼,在技術故障時保持鎮定,需要強大的心靈。日常運作,名義上最後的新聞把關人是當值編輯,但實際情況,稿件最後由主播口中道出,他們也要力保不錯,責任重大。

主播生涯,不是讀稿機器,養兵千日,用於一時,最大挑戰在直播時遇上突發新聞,要隨時執生,看圖識字,腦在轉,口在講,有時長達一兩小時;累積經驗後,更要在鏡頭前與新聞人物對話交流、質詢發問,正是考驗主播是否博學多才、能言善辯的重要時刻。

美貌與智慧可以並重,還望觀眾們多加留意。

(主播光環 二之二)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