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uly 17, 2013

不能承受之重


(註:呂秉權兄新書〈踢爆國情〉出爐,本人有幸寫序。)

***   ***   ***



每次見到呂秉權當《神州穿梭》主持,我毫不例外,幾乎要衝口而出:「阿哥,你駛唔駛咁嚴肅?」

一貫的憂國憂民、眉頭深鎖,鏡頭裡的呂秉權,永遠沉重,似乎從來沒有笑過,沒有寬舒的一刻。

看下去,你就明白。呂秉權的中國報道,沒有一絲輕鬆的餘地,幾乎每一個故事,都有不能承受之重。

我們這一代的中國記者,見過最奢華最揮霍的大官,採訪過最困苦最無依的蟻民;震懾於最嚇人最浪費的偉大建設,遊走於最無情最無恥的天災人禍;我們聽過最荒唐的大話、最血淚的控訴;尋覓過三聚氰氨與地溝油、吃過狗肉與果子狸。

呂秉權說故事,不能輕鬆,不能笑,微笑也不可以。

他曾經在汶川地震的廢墟中,與被埋瓦礫底下的傷重者對話而痛覺無能為力;他曾冒著巨大壓力揭露早年核試軍人後遺症的控訴。最令我難忘的,是他兩輯有關上訪的紀錄片,上訪?老掉牙的題目,但呂秉權堅持找尋新角度,找到了「上訪辦官員也上訪」的荒唐事;呂秉權也冒險登上了北京的「上訪巴士」,採訪無聲的蟻民,當不少號稱專業求真的媒體,認為這些題材「太舊」、「無意義」,他不離不棄,為弱勢發聲。

呂秉權擅長踢爆。官樣文章,寫得冠冕堂皇,實行時離題萬丈;政策制訂妙到毫顛,因為根本無想過執行。他擅於觀察,細探蛛絲馬跡,查找當權者自相矛盾,自打嘴巴,自摑得紅腫出血的醜窘。

呂秉權嘗言:

我們良知未泯,風骨未陳
我們走在人群,昂首闊步
我們抬著頭做人,晚晚安眠

自由的威脅,潛伏在轉角不遠處。香港的悠長假期,還未終結前,身為記者能做的,就只能抓緊一口自由的空氣,奮書、吶喊。

在不同的崗位,我們繼續努力,願互勉之。

***   ***   ***

呂秉權書展分享會:
分享一:17/7(三) 4-5 pm
分享二:19/7(五) 6-7 pm
地點:會展紅出版攤位1B-E16 

書展還有本要買的書啊:〈一人又一故事〉,百位記者寫故事。
內有拙文:給二十年前的我

3 comments:

  1. 提起書 、 提起 "書展" 、又提起國家社會和歷史文化。
    又見區公子談及自己的前同事、前拍檔 Mr.呂秉權 ......

    其實,區公子他自己,加上這位呂大哥兩位 ,都已可堪稱是當代的中國男人族群裡, 最優秀,最人才的貨色了 。
    因為 ,畢竟,他們兩位身處的這一個 Pool ,內裡的 Male Population ,皆清一色都是 "品質 核突(形諸外)下流(有諸內) ,形相鬚眉濁臭" 的猥瑣不堪的爛賤貨色 。

    在這個時代的這個國家 ,也真令人感慨萬千 、凄涼無限 ,不知是為兩位難過 ,抑或是為這一 "國" 家難過。

    ...........

    又遙想到百多年前維多利亞時期的英國 ,其時香港人的這個 "養娘國" , 正經歷一次古典時期美好修養,人文價值的 Renaissance , 開拓了一個 Empire 的 New Era , 因而有了 Anne Bronte 的 、 Jane Austen 的 、 Mary Shirley 的 、 Elizabeth Gaskell 的 、 Charlotte Bronte 的 , 一位又一位的英文才女 , 一朵又一朵賢淑芳惠的靈魂 ,為後世人文精神、普世美好價值作出傳承之功。

    再相較今時 ,前文的兩位 "已經算是好優秀" 的中國男人 ,寫出了 、 ,兼之大量其他論文術著 , 卻可惜都只不過是 "明知是蚍蜉撼樹,徒勞無功"之舉 , 聊勝於無、"得個嘈字" 的 futile efforts 而已 。
    書出了,售完,讀者看完了 (如果會看的話),也不過是得個知字的精神鴉片 , No other functions , No other results & No Hope whatsoever 。

    ...... 靜夜燈火闌珊 ,細細思量這一切歷史洪流萬般業因果報 , 唯可說的是 : 這一個地方 ,已再沒有任何一個令人唔對 "她" 死心的理由了。

    ReplyDelete
    Replies
    1. ***補充 : 以書名號標記的 title ,皆被隱去 。 按次序為 "The Tenant of Wildfell Hall" (Anne Bronte) , "Sense & Sensibility" (Jane Austen) , "科學怪人" (Mary Shirley) , "North & South" (Elizabeth Gaskell) , "Jane Eyre" (Charlotte Bronte) 。 及後是區公子的 "潮池" 及呂氏之著作 ,不贅而述。

      Delete
  2. 为了新闻还要吃狗肉和果子狸??

    --cfty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