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April 29, 2013

砵蘭街最後一夜




TC2 Café在砵蘭街,感覺很實在。

我問老闆:五年來在砵蘭街,究竟有無黑社會收保護費?

老闆說,從來沒有。沒有人收陀地,沒有人拿著一盆桔要你「表示心意」。

可能,黑社會都深明大義,這裡每一間小店,都艱苦經營,只係同業主打工TC2兩旁的店,都空置了多月,業主寧願養老鼠也不出租。大家都知,香港的地鋪,是用來炒的,不是開店用的。

TC2對面,有一家國際夜總會,一如「亞洲國際都會」、各式「國際學術會議」,一樣有「國際」兩字。五年經營,大門面對面,多年觀察,夜總會一點兒都不國際,出入的都是華裔人士;不過,總算目睹著夜總會的變遷。有一陣子,夜總會服務女玩家,最近,又發現主要顧客是男性。

從油麻地港鐵站一路走來,街上站著很多來自五湖四海化濃妝穿低胸緊身衣的女士,滿不在乎在等待。平日,其他街上,已甚少機會遇上。當然,這裡是砵蘭街,你不用大驚小怪。

TC2位老闆,多年前離開了頭上頂著疑似光環的電視台記者之職,輾轉來到砵蘭街開咖啡店「尋夢」。

其實,尋什麼夢?一直無認真問。

問題,還有很多。

例如,日做夜做,七、八年無休息過,無放過長假,累不累?你「打造」的砵蘭街「文化平台」,想做乜野?多年來,聚在這裡吹水的記者眾多,你聽埋唔少傳媒血淚史,幾時出本書?(對,這裡歡迎任何人,但各大傳媒老闆就不要來了。)

這夜,又是加租捱不住的故事,砵蘭街最後一夜,新朋友老朋友齊來撐場,那些問題,大概都有答案了。

每次終結,都是一個新開始。願每個有勇氣尋夢的人,得其所願;縱使不知結局,總算做過。

謝謝老闆,我們都在TC2留下很多腳毛,帶走很多回憶。 

故事未完。TC2 Café 新址:太子栢樹街23號,裝修中,希望五月中旬開業。

老闆的咖啡書法、題字功力,開始出神入化。
長年請人,標語貼到最後一日,原來是行為藝術
外一章:TC2閣樓一景

仍然是砵蘭街TC2 Cafe。某夜,我獨個兒坐閣樓最盡處。平凡的故事,每天在上映。

隔鄰,一對男女,對坐。

閣樓其他人,或高談闊論,或融融細語。他們沉默。

上湯,他們沉默。

湯喝完了,上主菜,他們默默在吃。

吃完了,仍然沉默,無玩手機,空氣凝住。

閣樓暗處,射燈照住那纏綿的天使麵,咪話唔詭異。

無聲,大概有大半小時吧。上甜品了。

男的,終於開聲,扮溫柔的聲線。

「你點解唔講嘢既?」

女的,頓一頓:

「你都無野同我講。」

男的,低頭,食甜品。繼續沉默。

然後,他們沉默地埋單。

沉默地,落樓。

忽爾想起,這其實是每對情侶的必經階段吧。

影像版TC2最後一夜:鏗鏘集《店難留》

相關文章: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