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April 14, 2013

大西南圖話(5): 一條河如何死去?



前文寫大渡河之死,深感文字無力,這篇,希望用圖片說話,略作補述。

沿河幾百公里路,幾乎都是大工地、水庫、水壩,奔流的大河,將逐漸變成一個個大湖,水電公司的金窩。改造自然,萬物為我所用,他們做到了。

而我,有幸見大渡河最後一面。

















我們從上游米亞羅出發,聽說這裡有四川最美的紅葉
初春,米亞羅的美色,躲在雲霧裡,躲在那尚遙遠的秋色中

 




























入雙江口,看到了大工地

開山、挖洞
初春,枯水期
大渡河上游的水,有三方在打主意
「引大濟岷」,成都想引大渡河水,經岷江供水成都平原
「南水北調」,想從支流引水到黃河,供水華北
梯級電站,要建大壩蓄水發電
當地人謂:大渡河真的有那麼多水嗎?下游的人不需用水嗎?




















 






























嵯峨大山之中,美景猶在
金川一帶,冷白梨花開遍

但是這裡將會建金川電站
梨花鄉,要淹沒
藏寨碉堡,碉樓的瞭望台,亦難逃劫數













 

沿下游走,過丹巴
就是延綿不絕的工地
開山劈石,舉目皆是
絕不手下留情,一切石材廢渣,就倒進江裡







挖破山河
這是猴子岩大壩,正在動工
水電之爭,「技術派」、「主建派」常認為
山河破碎後,重修很容易,多種樹就可以
「反壩派」認為
這裡山體脆弱、陡峭
挖爛了,泥石流不斷
水庫的水浸泡鬆軟山體,容易滑坡
泥沙淤積,縮短水庫壽命,水電工程很快玩完

























入夜,沿路工地,挑燈夜戰
每次見到,我們都發狂,心跳會加速
現場所見,不知為何,總覺震撼
像《2012》的末日方舟
暗黑河谷隱藏秘密基地
仰望天空,在建大橋如斷臂巨獸
你想像,以後的水位高到什麼地步
盛世奇觀,如幻似夢。






























這裡是黃金坪大壩工地
我們的司機大叫:
「隧道內有分叉路、有紅綠燈!」
很深很長,似沒有盡頭
四通八達,洞中有洞
大壩的導流洞、發電機組,就躲在這些地下迷宮裡
穿過這些浩大工程
相信不少人,有一刻,會心裡暗叫:
好偉大,祖國真厲害
浩瀚工程,有一種懾服力
──如果,你看不透的話



  











瀘定水電站
水庫枯水期要放水,迎接雨季的庫容
故水庫水位常大幅上落
令山坡浸完又乾,乾完又浸
容易滑坡
這些景像常見




















大渡河有一個革命做事
紅軍當年大逃亡,後來美化為「二萬五千里長征」
曾經「飛奪瀘定橋」
黨史頌歌裡,教科書的標準答案中︰
紅軍急行搶灘、鐵索渡江、激烈戰鬥
跨越大渡河天險、悲壯、艱辛、長征里程碑
紅色景點,遊人興奮
對不起,一切英雄故事,純屬虛構















這裡是漢源,遭水庫淹沒後的新城
在萬工,公安把我們抓住,送給了宣傳部
苦心勸導我們的宣傳部官員
以欽羨的眼神迷醉於瀑布溝水庫新貌:
「看,高峽出平湖,以後我們的漢源,就是湖畔城市了。」
平湖,平淡、平庸、失色、無味。
他們就是喜歡倒模,一個個水庫,
淹沒了蜿蜒的山路與彎曲的河道
馴服了激流、窒息了梨樹
摧毀了藏寨與碉樓
換來一潭死水
他們渴望,因為有發展,有GDP








大渡河,規劃了全河流域
二十二個梯級電站
梯級,就是水壩接著水庫,水庫接著水壩
不放過任何一個落差,用到盡
這些峽谷,也遲早被淹沒

 
















































大渡河國家地質公園,又如何,照淹
工程已在進行中
路橋貫穿峽谷
水電公司大標語,在耀武揚威
「跑馬圈水」,是當地人用語
全國河流,他們分贜吞噬 
「與殖民統治的剝削有何分別」

「華能」由李小鵬掌控多年
「國電」則由李小琳掌控
李小鵬是李鵬之子,李小琳是李鵬之女
李小琳有一句名言:中國沒有太子黨。

當地人說
以前,是人畏懼河
現在,是河害怕人
大渡河被閹割、分屍
利用大自然資源,是否要去到咁盡



最後,還是要以此標語作結
競猜遊戲,「家園.舞台.夢」
究竟什麼意思

當地人詮釋:
「他們把我們的家園,變成他們的舞台」
「最後,所有東西都是一場夢」




大渡河,瀘定段
夾在二郎山與貢嘎山奔流
將要變成一潭靜止的平湖
我沒有多餘的心力,訴說眼前的美好
只好按一按快門
留一幅遺照



相關文章:

大西南圖話(2): 頭頂一庫水 

此文為大渡河死亡筆記之順流而下圖片解說 

補一筆:很多人會說,中國需要電力,而且水電是較清潔能源,總比燒煤、核電好吧,這點,再談。


 

14 comments:

  1. 我好記得2010年o係成都返到香港機場,上o左救護車於路程中同救護員閒談,問我o地邊到出事,我答四川丹巴,佢個回覆真係到而家我都仲好記得:
    "哦,起水電站起到隧道入面有分叉口o個到嘛,我知邊到,o個到成個大地盤咁"

    去完丹巴,記不起藏寨雕樓,也記不起藏民的和善,更記不起四川的壯觀山水風景,只記得大地盤同有分叉口的隧道...

    另外,o係四川帶我們遊山玩水的師傳於塞車期間(山區公路都可以塞車,GDP啊!),訴苦式講左一句: "如果這裡再發生一次像08年一樣的地震,下游一定死定"。佢講得無錯,以今時今日中國建築水平、混凝土質素,確實令人擔心大壩真係頂唔頂得順大地震

    而且中國地域主宰住亞洲區主要水源,真係唔明白點解可以起咁多水電站,GDP可以當水飲嗎?


    先有光伏板產能過剩,再有風力發電機組產能過剩,下一站一定係水電..

    ReplyDelete
  2. 接著幾天事忙,為免心思思,今天做抬槓派,多說;無論在資本主義與共產主義本質,利益分配問題都是權力鬥爭問題,不說。

    區生早說過產能過剩,IBM 亦說過全球只需要5 部(當年所謂的)超級電腦。也套朱鎔基話,需求已經見頂? 還沒見頂!光伏板及風力產能過剩? 技術及效益未過關,熱炒也只是以為香港天線也可以是高科技 $1 炒上 $50。

    科技和生產互為推動,有一天技術突破或效益過關也不可料。例如寬頻通訊,90年初,學界已有互聯網,傳遞由容主要是論文文字,300 baud (bit/s),已經養活AT&T 獨大。97年,56K modem 說是銅線傳輸極限,怎樣滿足需求? 8 條線並聯可達寬頻初階,海底電纜把 N 條 8 條線一束束縛起來...直至光纖,一條光纖 已達 45M bit,人們一直走了枉路(註, Wiki 256K 已是寬頻,1980 已有第一條商用光纖)。可是,今天有沒有人問 10M 寬頻 download,上一個新聞網傳來眩目閃圖是否必要?

    整理思緒,先 Post。




    ReplyDelete
  3. 風力能源是否更環保,這個 low tech low capital demand N 年在歐美紅不起來,自有經濟上的原因,且說物理上的。

    風力能源基本上是太陽能,海洋熱了,風升高在較高處吹向較涼的山。效益是從熱到涼的能量轉移當中,偷些少供人使用。問題來了,偷的少,沒效益,偷的多,能量不滅定律,較涼的山沒有風了(風力減弱,吹不到那麼遠),沒有能源補充,涼山變冰山。當然事實是不可能的,效益不會 100% 轉移,但那怕少了些少,地球是敏感的,0.5 度的差異,效應可以同樣巨大,不過,與水壩發電相比,何者損害更大? 沒數據。

    區生心痛挖得光禿的河堤兩岸,是的,值的心病,但同人生病一樣,有病好的一天,也就忘了過去,大步向前走。也是 97 前後,大埔火車站望向寶馬山,興建豪宅,山坡被削成平滑斜波,鋪上紗網。我知道,紗網上有種子,紗網溶爛後會生成草坡,但我仍然心痛,因為草坡沒有樹林那種生命力。之後幾年,果如是,每次看了都嘆息,不久也忘了。忽然有一天再看,整個山坡都是樹木,看不出曾經是人工草坡,才想起往事。旁邊有樹,樹每年開花,種子四散,正好找到合適地方生長。套用 Jurrasic Park 一句: Life will find its way.

    Life 有沒有不能 find its way? 有的,大埔火車站南行,出山洞,右面有三數草坡,人工草坡,只生草。相信是行車安全,火車站定期維護草坡。


    ReplyDelete
  4. 可能我真的天真,總覺得世界在進步。

    曾說大運河,中學罵了隋陽帝為了一己遊樂, 卻順便得個福及千年直至今天,火車飛機都有了,但除了旅遊外,現今仍有平衡水利的價值。

    又如河堤,大埔粉嶺的河不見了,難免傷心。發覺有人施工,心想大不了成為大埔粉嶺渠,是的沒有錯字,渠。因為水流沖刷,河堤以前通常用混凝土加固,即使保留些少泥土,河堤的草亦沒法生根。錯!直至最近發現近粉嶺的一段,整條河堤長滿綠草。只要有耐心調節加固設施大小 -- 太多,草不生,太少,草生不牢,但總有一比例,草可抓泥,泥可固堤的 optimal point。

    很久沒去成都,上了 google map 當旅遊,衛星圖的確顯示,不多遠就有一堤壩,用盡每一吋落差。但我看到,有兩個壩是有旁流的,那是不是吸收外國經驗,讓魚回流之用的呢? 不知道。

    提大運河是因為,電利,可能上不了千年,百年以經被取代。但水利工程,影響千年,而且是必要的。"下游不用喝水?" - 明顯是抱怨說話,應解決怨之所在。但有沒有論證呢? 沒有最好,只有更好。因為,人類太渺小,無論如何也懂不了大自然的全部,如果沒有堤壩(水壩),每年上遊沖刷水土流失,地震山塌在所難免,仍然是另一禍害。當然,life will find its way,水壩,自然令水在地下令找出路,總有新的問題,新的應對....

    全完,拜拜。

    ReplyDelete
  5. 簡單地去google maps用天眼掃到大渡河上其中四條大壩:

    http://goo.gl/maps/HK57V

    http://goo.gl/maps/xzoSk

    http://goo.gl/maps/jQzck

    http://goo.gl/maps/hhXhX

    基本上已經將水源截斷,大壩之高,即使有魚道,效用成疑...

    環境保護部的意見去年九月的意見,是不是來得有點遲呢?
    http://big5.sepa.gov.cn/gate/big5/www.zhb.gov.cn/gkml/hbb/bh/201209/t20120918_236364.htm

    亦因為將河流變成大水塘,水無辦法利用流動力量去"淨化"、"稀釋"污染物,最影響庫區、下游,現時最活生生例子就係三峽工程,居民眼見庫區有水都唔敢用,寧願上山打井...

    四川、雲南本身有大量地質問題,例如山體主要由沙石組成,沙石極之鬆散,加上屬於地震高危區。而當積存大量河水後,地下水位升高,令到土石流更容易發生...但偏偏很多移民區起在土石流高危區

    水電,無錯是一種較為潔淨能源,但需要小心且適當規劃,因為同核電一樣,起好大壩後唔可能話拆就拆

    最後,中國曾經發生過歷史上最嚴重潰壩災難,歷史教訓好象忘記了,壩還是瘋狂地起
    http://zh.wikipedia.org/zh-tw/%E6%B2%B3%E5%8D%97%E2%80%9C75%C2%B78%E2%80%9D%E6%BA%83%E5%9D%9D%E4%BA%8B%E4%BB%B6

    ReplyDelete
  6. 無錯,Life will find its way 生者自生。眼見的是,讓很少很少的一小部分當權者、精英决策頭腦去决定整體的生命走向,却是問題所在。就看生長於斯的生靈如何拿出新的應對了。日後夢醒,是苦是甜,無人知曉,但面對養育我們的大自然母親,不被尊重,變成了瘡痍滿目,怵目驚心的「大舞台」,怎不叫人傷心?區生悲天憫人,能不有感而文?人同此心,心同此理。

    ReplyDelete
  7. 覆 Al,

    謝謝你的留言,你的說法,我基本同意,就是水電有其好處,當然不可能因為影響環境而全盤抹殺。我最根本的考慮,是決策機制的科學性與民眾參與、補償移民之具體操作、利益分配之公開透明。這些都是眼前一切大工程所欠奉的,也就是不公義的泉源。

    另,地圖上看到壩的「旁流」,應是導流渠,那是引水到發電機組的設施。就我所知,中國大陸絕大部分水壩,均無預留水道供魚類遷移,甚至不曾做過河流生物的仔細考察。

    同意life will find its own way, 生命絕種後,其 'niche'自有其他生物取代,問題是,我們要大自然付出這些代價,是否值得,需要思考討論。

    要另一句常聽的,是類似 technology will find its own way. 水電的大問題,是水壩水庫壽命不長,只有幾十年到一百年,因為水庫泥沙難帶走,終會瘀塞,而令水庫死亡。專家的說法,一般就是:技術進步,我們的子孫會解決。我認為這種心態非常不負責任。

    ReplyDelete
  8. "life will find its own way"
    地球自然會作出平衡的,然而要付出代價的,這個代價,可能是下游數以萬計百姓生命。然而,在當官的人眼中,十三億中國人中的數萬人和花綠綠的銀紙比較,當然是後者重要。

    ReplyDelete
  9. 剛讀到林超英在主場新聞一文:http://thehousenews.com/nature/h7n9-%E7%82%BA%E7%94%9A%E9%BA%BC%E5%A0%85%E6%8C%81%E8%AB%89%E9%81%8E%E9%87%8E%E9%B3%A5/#.UWuU7h5eWV0.facebook

    有一句剛好說到心裡:

    //「以我為主」蓋過一切,傷害了其他人或者生物,一點感覺和悔意都沒有。

    現代居住在城市的人,跟自然的聯繫幾乎斷絕,忘記了人是存在於自然的懷抱中,反而把自然視為敵人//

    我以為,人要當然要利用自然,但要取之有道,而非當今之橫行無道。

    ReplyDelete
  10. "life will find its own way",我想汶川地震就是那WAY了吧? 地球是會報復的, in its own way.

    ReplyDelete
  11. 好啦,見大家咁激,等英文唔好,中文唔好,乜都唔好嘅我,又娛樂吓大家。

    原文(*) "life will find a way". A, indefinite article, a way, any way, 無指明邊一條路, extinction 都係 one of the options。If dinosaurs require our absence to survive, not our presence, should we?

    初刻拍案驚奇 第三十七卷:『「天生萬物以養人,食之不為過。」這句說話,不知還是天帝親口對他說的,還是自家說出來的?若但道「是人能食物,便是天意養人」,那虎豹能食人,難道也是天生人以養虎豹的不成?蚊虻能嘬人,難道也是天生人以養蚊虻不成?若是虎豹蚊虻也一般會說、會話、會寫、會做,想來也要是這樣講了,不知人肯服不肯服?』

    人若不服,殺雞、滅蚊,食肉包括食菜,已非自然,還是自然本身一部份?

    今日好忙,忙到做錯嘢,要求 perfection 嘅我唔開心咗兩個鐘,哈哈,都係噏兩噏開心d 。

    (*) -- http://www.imdb.com/title/tt0119567/trivia?tab=qt
    John Hammond: It is absolutely imperative that we work with the Costa Rican Department of Biological Preserves to establish a set of rules for the preservation and isolation of that island. These creatures require our absence to survive, not our help. And if we could only step aside and trust in nature, life will find a way.

    ReplyDelete
  12. 哈哈,始終上咗網唔專心,响另一網(崔少明)講開 Andy Rooney,好啱今日心情,又噏噏畀大家 enjoy。

    -- We're all proud of making little mistakes. It gives us the feeling we don't make any big ones. (啱啱講過今日 made 咗 mistake,唔使唔開心,little mistake,仲無s 添)

    -- People will generally accept facts as truth only if the facts agree with what they already believe. (所以大家拗囉)

    -- The 50-50-90 rule: Anytime you have a 50-50 chance of getting something right, there's a 90% probability you'll get it wrong.

    http://www.brainyquote.com/quotes/authors/a/andy_rooney.html

    拜拜。

    ReplyDelete
  13. 而且中國地域主宰住亞洲區主要水源,真係唔明白點解可以起咁多水電站,GDP可以當水飲嗎?
    ^^
    有一個說法,是中共 CCP 要藉著在中國西南地區的重要 "水資源" 地區上 進行戰略上的 "玩嘢" 手段, in doing so ,用來 "要脅威迫" 、 "欺凌打壓" 印度和中南半島諸國 e.g. 泰、寮、柬諸國。

    1.) 西南地區,其實包括了青藏高原上凝結了 Per-ma-Frost 的冰雪水源地帶 ,而 that Area 又緊連著喜馬拉亞山另一邊的印度東部地區 ,在那個地方的 "Cross-National-Boundary" River and Water Source 上 "玩嘢" , 其目的根本就是以 "絕人哋水源" or "對別人施之以Flooding洪澇災禍" 的手段來欺負 India 。

    2.) 同理 ,中南半島流域湄公河的 Well-being ,牽涉到泰、寮、越等國的農業生產,但其實湄公河的生命,又緊緊連繫於哪一水系的 Water Bodies ,答案也唔洗問了吧 ?

    一個 "國家" 行歹惡之事 ,可以做到這個地步 ,算是 "精彩" 乎 ???

    ReplyDelete
  14. 很沉重的事情
    沉重到讓我幾欲捂住雙眼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