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April 13, 2013

寶鼎折足十六年



(本文13/4/2013刊於《明報》)

遠足大嶼山狗牙嶺,路過寶蓮寺。

大佛腳底,長梯對落,有一個黑壓壓的物體,名曰回歸寶鼎。

還記得九七回歸,當年有兩大「寶物」,一為中央政府贈送的「金紫荊」,現放於會展海旁供奉,成為「收番香港」標記,內地遊客必到景點;另一寶物,由慶祝回歸之「各界港人」鑄造的回歸寶鼎,慘遭遺忘。

事緣寶鼎當年運抵香港,碼頭落貨時,意外撞斷一足;寶鼎折足,《易經》謂凶兆,自古以來大忌諱。回歸大慶,豈容斷足之鼎,遂遭即時遣返,修復後亦無人大張旗鼓,瑟縮山野一角。

十六年來,我一直不信邪。

無疑太天真。

普及而平等的選舉,你說是「西方花園」;
普選要公平公正公開,包括平等的選舉權提名權,這是常識;
你說基本法只寫普選,普及不一定平等;
我們說要遵守已簽署的國際公約,你說只需根據基本法條文;
我們說基本法寫明要遵守《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你說有保留條款故不適用;
我們說你曲解條文,你無語。

我們關心國家,你說這是對抗中央;
我們說司法獨立,你批評司法獨大;
我們說普世價值,你說「中國特色」。

你說,普選是「普及選舉」,無說過「平等」;
猶如你承諾每人發一個橙,原來是爛橙,因為爛橙也是橙,無說過給你靚橙。

原來,所謂普選,我們所擁有的,只是投票那一剎的歡愉;
香港人也許要慶幸,你承諾的民主,竟然不是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的民主。

你說,「普選」、「廣泛代表性」、「民主程序」,
是基本法條文內的一套,不是西方的一套;
那麼,「愛國愛港」、「不對抗中央」,基本法條文找不到,
你說,那是「體現」基本法精神、「體現」一國的主權。

條文有的,解釋權在你;
條文無的,你僭建,你說了算。

回歸前,苦口婆心強調「兩制」的保證;
如今事過境遷,則板起面孔厲言「一國」的威權。

不跟從國際公約、不信服普世價值、
不理會往日承諾,以狡辯掩飾強權,
如今這副面孔,當天香港人不曾想像。

沒有道德力量,缺乏共同價值,如何團結大眾?你們推崇「務實」。

然而,沒有理念而追求「務實」,是悲劇。

不談核心價值而追求團結,只有兩道板斧,一是軟攻、二是武嚇。

你擅用蛇齋餅糉的貼心關懷,籠絡人心;
你擅用權位的誘惑,團結一群無底線的 ‘Bloody Chinese’
你擅用解放軍的威武,在適當時候演練,槍口對準中環;
你擅用群眾的弱點,說反對者受外國勢力操控,
你擅長製造敵人,把天真而單純的人民團結在自己周圍。

今天,我看著大佛前的回歸寶鼎,當歪理日復一日轟炸,常識每天被扭曲強暴,十六年前的警示,叫我如何不信邪。

附帶一提,寶鼎前「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神聖大字,被香油箱牢牢遮住了。



相關文章:嚴禁扮天真
有關「普世價值」之爭,早前寫過了:新年祝願:齊來擁抱五歲價值

忽然驚嚇:寫這篇文章時,我又想起,本人曾經親眼目睹:

6 comments:

  1. 「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神聖大字下面好像是「基本法」……

    ReplyDelete
  2. 謝謝,我都無留意,原來圖案係一本書!

    ReplyDelete
  3. 原嚟就喺嗰個嘢, 都唔知來頭咁大! 上幾個星期都上過昂平, 然後行山走落石壁, 途經九牙嶺, 區生走ge喺咪嗰段呢?
    鼎折足, 車撞人, 回歸夜傾盆大雨, 人雖不迷信, 但南方小島回歸中原王朝, 世界前沿的金融中心要退回到大國的一個邊緣中型城市, 怎講也是凶兆. 其實, 八九六四當日的八號風球, 罡風淒雨, 何嘗不是凶兆. 那時我在台灣, 六四當天艷陽高掛, 多不協調啊! 可台灣自解嚴以來, 是日見進步. 國運不同, 香港就是一個蕞爾小城而已, 能夠爭扎十六年, 已經很不容易了. 想台灣二二八事件, 那時國民黨從日本接手台灣才多少年? 八九年侯孝賢的悲情城市上畫, 那時他在訪問中以台灣和香港作比較, 也說過香港回歸, 這二二八式的情況也將會發生. 此話雖未實現, 但香港捱到現在這樣的關頭, 前面也許就是一個大轉折吧?

    ReplyDelete
    Replies
    1. 八九六四當日沒有八號風球,不是凶兆.不過我八卦,未知區先生幾時會分享有關回歸寶鼎的鬼故事?

      Delete
    2. 本來想等七一應節,但提早寫了,快出街。

      Delete
  4. 凶兆嗰樣嘢,信則有,唔信則無,或未必無,大可存疑不論。「不問蒼生問鬼神」?區生不大可能這樣,但也不見得全不可取。政府無能,蒼生無助,你能掂樣?唯問神明。起碼信頭上有把天稱,而人的能力有限(無論物理的,還是道德的),不至妄作胡為。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