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July 22, 2012

只有觀點沒有真相?


(本文原版20/7刊於《香港經濟日報》)

繼「胡錦濤」成為新浪微博不能發布的「敏感詞」後,網民發現,「真相」二字也不能搜尋。若你在微博搜尋器裡輸入「真相」,搜尋結果會告訴你:「根據相關法律法規和政策,『真相』搜索結果未予顯示。」直至近日,「真相」才解封。(北京暴雨,網民報告,連留言「北京地鐵六號線工地塌方了,也被刪掉。)

國家機器壟斷「真相」,恐懼大家知道「真相」,嚴格管理「真相」,粉飾一番才給你「真相」。李旺陽離奇死亡的驗屍報告,又是否真相?

不信者恆不信,法醫與公安都說,依法辦事,然而國家主席胡錦濤對司法界的「三個至上」指導,開宗明義要求司法機關工作,「黨的事業至上」排首位;參與驗屍的法醫專家叢斌亦曾明言法醫的政治要求,「忠於黨」始終排於「熱愛人民」、「不要為權勢所動搖」、「維護國家公平正義」之前,法為黨服務,如何足信?

信者則恆信,如葉國謙謂「很難質疑」驗屍報告,亦確如是,調查過程不公開不透明,旁人難以證偽,但「很難質疑」卻又「接受報告」,則道理難明。一如羅范椒芬評論六四,由於六四「未定性」,所以「不知平反什麼」。有權勢者發落的就是「真相」,他們對當權者無條件信任。

世上沒有無緣無故的信任,神州大地,黨國一體,驗屍報告以專業詞彙充作權威,但沒有獨立的專家,不可能出現具公信力的調查。我們如何在紛亂的說法中理出一個頭緒?歷史學家Edward Carr解說什麼是「歷史事實」,正是「一團爭議性事實中的核心詮釋」(A hard core of interpretation surrounded by a pulp of disputable facts.) 事實儘管有爭議,總有眾人公認的「核心詮釋」。何況在李旺陽死亡事件中,有些事實無可爭議:李旺陽因言被入罪,坐牢約二十年間,健康惡化,死得不明不白,無論如何,他是被國家機器逼死的;事件後,他的親友被失蹤、調查無獨立或民間人士參與、媒體被阻止報道。退一萬步來說,縱使李旺陽自殺,也不能掩飾管治機器的罪惡。

然而,善詭辯者則愛搬出大量深奧的技術語言,魚目混珠,企圖用觀點取代事實。如最近的國民教育爭議,愛國教師們以「北京共識」為「中國模式」教材,刻意突出那是西方學者所倡議的理論,以增「洋味」添公信力,實則僅是極具爭議的觀點,並未成為眾人公認的核心詮釋。真正的國民教育教材,應該把各種客觀的爭議性事實羅列,嘗試從這些事實及數據,推論出站得住腳的核心詮釋,並讓學生討論是否合理。黨八股只有觀點,毋須根據,結果假大空横行,遺害幾代人。

國民教育手冊的「中國模式」與李旺陽的驗屍報告,有點類似,同樣是一堆偏頗兼缺乏說服力的觀點。國家機器有錢有權,壟絡知識分子與專業人士,生產各式各樣的「觀點」,意圖以觀點淹沒真相,妄想謊言重複千遍就變成事實,監控部門千方百計操縱真相,這就是真相。

***   ***   ***


12 comments:

  1. 科學家每天都在尋找萬事萬物的真相。剝削他人尋找真相的自由,本是一種「罪」。

    ReplyDelete
  2. 區先生:

    你好!我是聖保祿中學的中六學生,抱歉因找不到你的電郵地址所以只好在此唐突地留言,希望你見諒。

    晚生現正進行一個獨立專題探究呈交到教统局,專題為"To what extent does self-censorship undermine the professionalism of journalists in Hong Kong?" (在何種程度上自我審查削弱香港記者的專業?)現在則欲邀請區先生接受我的訪問,內容圍繞傳媒自我審查,訪問僅約長十五至三十分鐘,日期則得看區先生哪天有空才可以決定(八月十五日前)。

    如若區先生願意接受訪問,可以發電郵到20071gd44@spss.hk 回覆晚生,不然先在此給晚生你的電郵地址,我亦會主動再聯絡區先生並且商討詳情。希望區先生能夠抽出寶貴的時間幫忙,接受晚生的訪問,要是得到區先生的首肯,晚生定必非常感激。

    期待得到你的答覆,謝謝。

    聖保祿中學中六學生
    梁敏姬 Maggie Leung

    ReplyDelete
    Replies
    1. 敏姬:

      第一段:

      (1)刪 ”抱歉“ 二字
      (2)”電郵“ 二字後加逗號分隔句子

      另,
      互聯網世界設留言區, 目的係為互動、交流,博主没有將留言功能刪除或上鎖,可見博主開放言論,你不用害怕如此留言會 “唐突”。

      第二段:

      (1)你坦誠告訴人家你做的專題 “探究” 會交教統局,很好,但可否再說明交教統局的目的為何?參加比賽?申請資助?或是,作為中學生的你,所見的傳媒生態對社會人文發展有影響而要向教統局發表意見?給準受訪者清楚說明你的來意、目的及訪問的作用,是邀請函或請求信的基本要素、禮貌。

      (2)「 "To what extent does self-censorship undermine the professionalism of journalists in Hong Kong?" (在何種程度上自我審查削弱香港記者的專業?) 」你打算用中文還是英文來寫你的專題研究呢? 專題的題目原本是用中文還是英文來定的呢? 你認為 “To what extent does self-censorship undermine the professionalism of journalists in Hong Kong?", "Does self-censorship of any extent undermine the professionalism of journalists in Hong Kong?" 及 "自我審查會削弱香港記者的專業性到哪種程度/地步?“ 這三句說話有分別嗎?

      (3)刪走 ”則“ 一字,否則,準受訪者會以為你在得不到另一名理想受訪者的首肯下,你才邀請他。

      (4)「邀請區先生接受我的訪問」﹣ 你可以邀請人家 “吃” 飯,可以邀請人家 “出席” 你的畢業禮,但不可以邀請人家 “接受” 你的什麽什麽,“邀請” 加 “接受” 在這種情況下合用有語病,會有種 “迫人上轎” 的語調(接不接受的主動權在別人手上呀!)簡單說成:「邀請區先生做一個訪問」就可以了。

      (5)「訪問 “僅” “約” “長 ” 十五至三十分鐘」﹣ 字贅問題
      一、 「訪問 “僅” 十五至三十分鐘」
      二、 「訪問 “約” 十五至三十分鐘」
      三、 「訪問 “長 ” 十五至三十分鐘」
      你會選擇哪個說法呢? 但請記住,你的十五至三十分鐘不等於人家的十五至三十分鐘,會否考慮再修飾說話?

      (6)「日期 “則” “得看” 區先生哪天有空 “才可以決定” (八月十五日前)」﹣ 如果區先生這樣說:「訪問嘛? 日期則得看我哪天有空才可以決定。」或者,區先生的助理或秘書說:「日期則得看區先生哪天有空才可以決定。」是没有問題的。 由你來這樣說,你看得出問題在哪��嗎?

      第三段:

      (1)「不然先 “在此” 給晚生你的電郵地址」﹣ 有些博主不在網頁留下電郵,總有他們的原因(這純粹自己的看法,並不代表區先生)。 你留下聯絡方法就好了,不要定下人家如何聯絡你的方式,否則,在請求人的過程中,那是很 “唐突“ 的。

      (2)「我 “亦” 會 “主動” 再聯絡區先生並且 “商討詳情” 」 ﹣
      一、 刪除 “亦” 及 “主動”
      二、 見你 “晚生” 前 “晚生” 後的,想必對準受訪者恭恭敬敬,那建議你修飾 “商討詳情” 這句。

      (3)最後的六句(連第四段結尾語),完全展露英意中寫的誠意,可以的話,可以修改到既俐落又誠懇嗎?

      言語和文字表達如穿衣服,衣著如何,別人是可以看到的。

      祝事事順利!

      過路人

      Delete
    2. (2)”地址“ 二字後加逗號分隔句子 @ “電郵” 二字

      Delete
    3. Dear Maggie,

      I want to say a few words but please don't take it as an insult as I only take you as a 晚輩 / 子姪.

      It was a very nice, well-written and well-organized letter. But whenever I read "區先生" and "晚生", I would 打個突.

      Since you already addressed "區先生:", you may use "先生" instead of "區先生" in the text. "先生" is already very respectful. Using "區先生" is, as 過路人 said, 英意中寫 ! And if put in Hong-Kong-style context, it may sound threatening and rude.

      "晚生" seems too old fashion and humble, I would think that "學生" or "在下" is a better substitution, unless your letter is written in "文言" 文.

      "希望區先生能夠抽出寶貴的時間幫忙,接受晚生的訪問,要是得到區先生的首肯,晚生定必非常感激。" So if Mr. Au refuses, will you be very angry?! :) Thus you may say "望先生能撥冗接受訪問。先生的幫忙,在下感激無已。" or "在下感激不盡。"

      Avoid redundant words. Such as in "現在則欲邀請", "現在則" is redundant, as when Mr. Au reads your letter, it is as if you are talking to Mr. Au in person, so your invitation is already "現在". "欲邀請..." is already good enough to express "現在則欲邀請".

      Of course, there could be lot of ways to express the same idea, as each person has his/her style. Don't let our comments discourage you!!

      Delete
  3. 也不見葉國謙之流真心相信,他們只不過是因為利益而講大話。

    到國家謊言危害到他們利益的時候,看他們還是不是照舊無條件相信。

    ReplyDelete
    Replies
    1. 我們或者不知道真相,但要盡力貼近及找出真相!
      之前跟國民教育服務中心主席楊耀忠談過,他跟我說了兩點我覺得是不可思義的:

      1)中國模式都是說正面的觀點是因為小朋友在社會已經要面對很多不快的事情,他們需要一些正能量的東西。

      2)他在採訪時最後跟我說,國民教育 = 愛國教育

      無言!

      Delete
    2. 現在啊,就是腦殘的人有錢有權。

      Delete
    3. "偉大的毛主席"...在廿一世紀還有人這樣的讚頌他。但在兩千多年前,聖經早已經預言及稱呼他為"卑鄙的人"。這就是真相。(自己翻查一下網上聖經。很易找。)

      腦殘的人倘若真的腦殘,他們還可算是無罪。他們說出與真相(真理)相反的話,早已被聖經定罪 -- 他們本不屬於上帝。莫說不可悲。

      Delete
  4. 點解同學仔你F.6先做IES?

    ReplyDelete
  5.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the author.

    ReplyDelete
  6. That's not "viewpoints", but propaganda. That is the payroll of 50 cents, to mingle the fact with "various viewpoints". That means your society is slipping into a single cultural society.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