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uly 5, 2012

榕樹根裡




看到這相片,你想到什麼?

作者Bobby Yip說:In the city’s King George V Memorial Park, a plaque from the colonial era is hidden behind the roots of a banyan tree. I found this to be a good symbol of the fading former colonial links to the territory’s past.

他在英皇佐治五世紀念公園,盤根錯節的榕樹枝幹中,找到這塊隱沒著的殖民地時代牌匾,象徵著那逝去的年代。
 
Photography Blog 在此: Pearl of the Orient, 15 years after the handover
(記住一邊看片,一邊聽音樂,一邊讀啊。)

那些相片,淡淡然的,觸動了一些什麼。

Mills Sociological Imagination 裡,開宗明義第一句: “Nowadays men often felt that their private lives are a series of traps.”

我們陷於一個不能擺脫的旋渦,我們被禁錮於自己的年代。

我們的墓誌銘上,也許什麼都不用寫,但總會記下生卒之年。

我們也許能選擇生活之地,但不能選擇生死之日。我們這代人,就在「回歸」的前後左右團團轉;活在這個時代中,我們看著維港的水波,記起那年有一道彩虹,日換星移,驀然抬頭,已是2047

而那深陷於榕樹根裡的牌匾,仍在訴說那一點小秘密。

1 comment:

  1. 耶穌以死亡戰勝死亡。香港這個榮美之地,早已注定在歷史長河中有其職份。

    啟示錄 12:15-16
    蛇就在婦人身後,從口中吐出水來像河一樣,要將婦人沖去。地卻幫助婦人,開口吞了從龍口吐出來的水。

    這章節不一定是在訴說「香港故事」,至少香港人曾是最有福的一群。從前的英國人在香港是高高在上,怎會想到有一朝香港反過來給了失意的彭定康「愛」與「希望」?

    啟示錄第十二章為中國近代史的「對與錯、善與惡」下了定案,不是任由當權者自說自道的。

    無論 2047 會如何,天地間自有大愛,祇有為香港感恩再感恩,為香港人奮鬥再奮鬥。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