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March 25, 2011

當港孩變成港坑

區家麟|絢麗荒涼    (《絢麗荒涼》逢星期五刊於《信報》)

「嘩,又一個峰頂,拍張照拍張照!」愛瘋狂在面書貼相片,即時更新行蹤的人有福了。一般遠足,爬得累死才能登上一個峰頂,拍張「到此一遊」照。大埔八仙嶺,八個峰連成一線,山勢起伏不大,十分鐘翻越一個,八個峰頂:純陽峰、曹舅峰、果老峰……每峰都有標記牌,每個峰頂拍一張照,網誌又多八幅「攻頂」相片,一次過滿足八個願望。時代轉變,這可能是網絡時代八仙嶺的最新「賣點」,但吸引力依然薄弱。

hea精怕辛苦

香港的郊野,清靜得有點異樣。大好星期天,八仙嶺郊野公園山客稀少,偶爾碰到三兩外國遊客慕名而來,本地人屈指可數,這天,主要就是那群每個峰頂都要拍紀念照的青年與一些健步如飛的長者。

同行朋友提起:有沒有發現近年香港郊野少了什麼人?

正是學校老師所組織的郊遊。記憶中,往日的郊野,常見中學老師帶着學生,浩浩蕩蕩,攀山涉水遠足大露營。近年,此等情景幾近絕迹,郊野冷冷清清,正是欠缺了年輕一代的笑靨。

朋友任職的機構常會接待學生,帶他們接觸大自然。他發現老師與家長們事前不斷查詢,關心的細節很奇怪,例如:「那裏是否有蚊?」「太陽會否很猛烈?」「午餐有無雞?我兒子只吃雞。」「活動時間太長,孩子會累,可否時間短一點?」「那些室內地方有沒有空調?」

郊遊,誰能保證無蚊,日曬雨淋誰預測得準?「港孩」成精,除了多得港爸港媽千依百順的培育,最新重大發現,港孩已長大,部分成為老師。朋友謂,小部分老師有 十足「港孩」性格,同是「hea精」,同樣怕辛苦,嬌生慣養,有時候,關心蚊蟲叮咬、怕走山路怕曬太陽的,其實是老師,帶學生出遊,對他們而言是苦差,只 是很多學校為了應付新課程,老師無奈要組織戶外活動,若可以選擇,寧可不做。

「坑」,即「中坑」,港式俗語「中年人」的意思。最近香港種種異象顯示,港孩已蛻變成港坑,滲透每一角落。套用黃明樂《港孩》一書中的分類,港孩五型中的豌豆公主、小霸王、發夢王、無胃孩子與hea精,已出現「佬化」、「婆化」迹象,「港孩」之患正擴散蔓延。

香港人身嬌肉貴,日本地震發生不久,有滯日旅客懂得自駕遊玩轉日本四處覓食,卻埋怨香港政府災後支援不足,沒有告訴他們哪條公路還通行,錯以為香港政府是全能全知的神;又有準備赴日度假的人嫌政府指引不清,旅遊警示不發黑色,令他們「焗住」要到日本旅遊等等,正是豌豆公主與小霸王的混合體。關係自身安危,自己不做功課,卻埋怨政府服侍不周。

聲大夾惡

政府自貶為僕人角色,亦助長公主與霸王的氣燄。長遠大計欠即時效果,特首高官欠領導魅力,只能向市民施以小恩小惠,增加幸福感,渴望孩子乖乖,不要鬧事,既如此,港坑亦樂得聲大夾惡。弱勢政府不幸身懷巨款,臨終前派錢,一如富豪分身家,變成全民爭產案。富的窮的,有份的無份的,都要喊喊「我不依」、「為何我沒有」、「為何他有咁多」、「為何我有他又有」,猶如小孩爭糖,不堪入目。香港變了。

「盲搶鹽」一事與核危機的過度反應,亦反映港坑「無胃」,零思考,平日愛發夢;基本常識消化不良,欠邏輯分析力。一聞「輻射」,以為大禍臨頭;網上資料多,卻懶得尋找,也不懂分辨。一聽謠言,卻信以為真,出動搶鹽。核電很危險,不全在於其洩漏輻射的風險,也在人民的驚恐與無知。一宗源自日本的核事故,令全城哄動搶鹽;若核事故發生在身邊,少少謠言可能導致傾國傾城的動亂,發展核電真的要三思。

「港坑」是hea精?怕辛苦嗎?每年的大型馬拉松,報名人數一路上升,今年升至六萬五人,應是反例吧。原來,當中有一萬人報了名但臨陣失場,過半跑手只是報名參加 十公里賽事,不要被「馬拉松」一字誤導。政府想申辦亞運時,信誓旦旦要鼓勵「全民運動」,鍛煉人民體魄;立法會否決以後,政府與市民一同忘記,我們還是發展商場與豪宅好了。

「港孩佬化」現象暫時只出現於一小撮人身上,但來勢洶洶,值得憂慮,願大家能迅速醒覺,循循善誘,把「港坑」亂象撲滅於萌芽階段。

26 comments:

  1. 鳴謝Q, 「港坑」屬於你。

    ReplyDelete
  2. Cheunglo 即傳來補充資料

    ----------
    老師為何少遠足:
    1. 越來越多學生食煙,棄煙頭,怕火燒山
    2. 講一個佢地唔熟的地方,家長會極煩地問長問短,特別係有少少問題的學生,佢地的家長會不厭其煩地詢問
    3.遠足時間未必100%能完全掌控,過鐘可能好麻煩
    4.校長未必批。最好的地方係平地,去沙灘唔可以近水,或者係到海洋公園一天遊,任其自生自滅
    ----------

    唉,點解會變成咁

    ReplyDelete
  3. ----------
    老師為何少遠足:(我是老師, 來點補充)
    1. 越來越多學生食煙,棄煙頭,怕火燒山 (我覺得學生食煙問題比我做學生的年代少了很多……)
    2. 老師的工作量本身已經很大, 假日還要帶學生出團的話, 那就連只剩下一點點的私人時間都犧牲了, 如果真是很想去的話不如自己跟友人去就好
    3. 以學校名義帶隊出遊是一件相當麻煩的事,若只以私人
    名義的話,出事後老師背負的責任會很大,壓力也很重。那就不如多一事少一事了。
    --------

    ReplyDelete
  4. 港人治港嘛,0係我印象中,好多香港人本來就係咁廢,而家只不過係原形畢露兼放大報導姐

    ReplyDelete
  5. 我相信,很多香港人本來就係咁,問題看起來嚴重了,實際上也嚴重了,也因為幾個因素:

    1. 確實放大報道了
    2. 人命越來越驕矜了
    3. 父母把全部心力財力都放在一個小孩子身上,怎能不緊張?
    4. 於是,大家也越來越謹小慎微
    5. 社會流動減少,權錢勾結,香港人死剩把口,就只能罵罵罵

    ReplyDelete
  6. 1. 香港的郊野,清靜得有點異樣。---> 這點真的不能認同!我每次去行山又唔見得係wo! 通常係太多人兼好多垃圾,連多蚊餵既鳳園都係處處是人。

    2. 每年的大型馬拉松 --> 大會有定要16歲以上先可以報名,何來有港孩去跑? 報名人數多了, 失約的或出席的人都多了, 我跑左三年10km,跑既人確是越來越多的。

    究竟寫blog者係沒有做足功課,還是根本冇經歷過自己所寫既例子亂寫?

    ReplyDelete
  7. Hi Florence Anima, 可能大家去的地方不同? 其實鳳園或郊野公園燒烤場都多人,港島也不少。不過新界的郊野,我就覺得很清靜,最少比以前清靜得多,而且少了學校遠足團。

    有關馬拉松....所以,我覺得這現象只在少數人身上出現。

    ReplyDelete
  8. Hi aukalun, 我去過的郊區有大埔滘段、烏蛟騰、萬宜水庫落浪茄....不知算不算是你所說新界的郊野。

    不是不認同「港孩佬化」現象,只是覺得還有很多更好的例子去support。

    ReplyDelete
  9. //「港坑」是hea精?怕辛苦嗎?每年的大型馬拉松,報名人數一路上升,今年升至六萬五人,應是反例吧。原來,當中有一萬人報了名但臨陣失場,過半跑手只是報名參加 十公里賽事,不要被「馬拉松」一字誤導。//

    //每年的大型馬拉松 --> 大會有定要16歲以上先可以報名,何來有港孩去跑? //

    九唔搭八。

    ReplyDelete
  10. 替蚺蛇道人 重貼

    //以學校名義帶隊出遊是一件相當麻煩的事//
    無錯。學校不想負責是主因,而歸根究底也是家長的問題:諸多要求,動輒投訴。而學校又不爭氣,一味以公開試分數主導,無教育立場,遑論理念。要與眾不同,學校便令教師「打造」一籮籮假大空的計劃,又實行偽專管理,教老師不由自主,疲於奔命。

    以前學生自發舉辦課外活動(現在還有「課外活動」這個概念嗎?),三天兩夜遠足露營,一手一腳學生包辦,「負責老師」是應學校要求,由學生誠邀,一路上是由學長指導學弟妹,學弟妹帶領參與同學,並由學生「照顧」老師。「天好像要下雨了,你們還上蚺蛇尖嗎?」老師會作出提點,而行動則由學生決定,老師通常十分放心,因為學生的考慮,往往比意想之中周全。「以現在速度,我們相信可依時下山。」老師釋懷,一些負責的同學陪伴老師抄山旁捷徑先到士多等候,嘆碗公仔麪,閒話家常。師生的互信與感情,自是而生。好多所謂的「工作坊」,可以慳返。

    但曾幾何時,校方愈來愈龜縮,事事問責,樣樣「交代」。學生不再扮演主導角色,遠足要聘請教練。選擇地點自然也要守規矩,蚺蛇尖想也勿妄想,麥理浩徑也要選低星級路段,減低風險。時數需縮短,以免影嚮學習心情,三天變兩天,兩天變一天。露營太危險,可能家長擔心晚上有野獸突襲,就在私家營舍外的草地上扎營算了。還有的是現在的「小朋友」很早熟,乾柴烈火,怎生得了?於是就算是宿營活動,也必宵禁,男女學生並須各由男女老師看管。沒有「搣匙」得閒?那最好不要搞這麼多事了,下次啦!為保險計,課外活動陸續「外判」,帶領活動須「挪正牌」,甚至體能鍛鍊如sit up,掌上壓,也要由「合資格體育導師」指導。

    凡此種種,確有其事。試問「九十後」是否都是玻璃骨不堪一擊?仰或學校時興效法庇護工場?在這樣的大氣候之下,難怪郊外不見學校團隊了。

    ReplyDelete
  11. 蚺蛇道人的留言,令我想起兩件事。

    年前在蚺蛇尖行山,的確見到老師帶著一大群學生,行上蚺蛇尖,那些都是小學生,大概七、八歲,他們是日本人,蚺蛇尖上山路石級很高,看著小朋友們死命向上走,有點感動。

    道人說得對,大概是我記錯了,中學時行山,不是老師帶隊的,是學生自己組織計劃,邀請老師一齊玩的!!

    ReplyDelete
  12. 咦?點解篇野唔見咗你都可以搵得返兼重貼嘅?

    ReplyDelete
  13. I got the email alert of the full content of your message but the comment didn't appear here, strange!!

    ReplyDelete
  14. 家兄有一次帶一些學生去海外表演﹐回港時其中一個家長來機場接機﹐順道載家兄一程。在爸爸面前﹐這個學生變得很沉默﹐整個車程只是打機﹐他爸爸則不斷和家兄說他這個小朋友的喜好習慣。

    這個爸爸口中的「小朋友」當時已經23歲。

    ReplyDelete
  15. 我廿六、七歲, 次次去行山相遇的過路人均起碼三十五歲以上, 打招呼時總聽到他們說「嘩, 後生仔行山呀!」, 原來後生仔行山是很少有的...不過文章重點並非有多少人行山. 我看到的港孩, 最大問題是沒有一種「天真傻勁」, 家長關心學業成績、課外活動, 港孩們難逃劫數, 在上學、功課、補習與課外活動的蹂躪之後, 壓力使然, 時間榨盡, 很難不躲進電腦世界之中. 小孩是應該到石灘抓魚抓蟹玩的. 回想小時候, 我們不會每時每刻都為升學前途賣命, 有更多時間做一些看似無聊, 但卻帶給我們無限懷念的活動, 這些甘甜回憶沒半點褪減. 既促進自己計劃活動的能力, 亦是往後在社會奮鬥的精神支柱.

    ReplyDelete
  16. 其實有很多後生仔行山的 不過 不是好事
    好幾次在山頭就聽到一群年青人在唱不文山歌 大煞風景

    ReplyDelete
  17. re Anonymous: 即使是不文山歌, 也無傷大雅啦, 開下玩笑可以將壓力釋放出來. 只是必需主動注意別人會否被你騷擾.

    ReplyDelete
  18. William & 阿森, 我覺得現在社會富裕了,很多家長時間太多,或是主意太多,另外錢太多,把所有最好的,都放到子女身上,照顧無微不至,如果我身為家長,也可能做同一樣的事,這個世界的遊戲要咁玩,也許無可奈何,所以不敢評論。

    港孩嘛,身不由己,挺可憐,至於長大後,應屬自己的選擇,就不要往港坑方向發展了。

    ReplyDelete
  19. 留言不見了或跟道人gmail戶口被盜有關。

    ReplyDelete
  20. 我冇留e-mail㗎喎。咩叫被盜?咁可以點?

    ReplyDelete
  21. 還幸,我仍然有一群很喜歡遠足和看日出的學生,雖然只是全校的少數。他們愛挑戰難度,走過了是會感到疲倦的,但以後仍然是會繼續參加的。我認為,很多時候大人們太愛護小朋友了,把他們養成溫室小花小草,沒有想過/不想冒險(怕萬一出事,好煩﹖)讓他們去吹一點風,淋一點雨,才能讓他們成長得更茁壯。當然,作為負責人,我們要做足事前的工夫..

    ReplyDelete
  22. aukalun 你好!

    最近天氣乍寒乍暖, 如果遇著天氣好的週末, aukalun 會否組織行山郊遊團?

    ^_^

    ReplyDelete
  23. JoeJoneS 近來忙得要死,這個春季可能無機會了。但我正研究進行一個結合行山與文化研究的project (講真的),遲些有理由逼自己不斷行山!

    ReplyDelete
  24. Elaine, 有時,家長的緊張,我也能理解,獨生子女,如珠如寶,全副心機放進去,豈會不緊張,但這種風氣,導致學校緊張,老師緊張,每樣事情都不敢造次,安全系數要求最高,對學生的成長甚至社會發展,不會是好事吧。

    ReplyDelete
  25. 香港人以甚麼自居,就會有甚麼的行為。


    縱使道出並非普遍的現實,卻不能抹殺文中的可信性。香港人,就是喜歡口是心非,就算不滿意,仍會繼續一邊罵,一邊用。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