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March 4, 2011

革命的濫用、誤用與妙用

(原文3月4日刊於經濟日報)

讀新聞,常遇上大惑不解的事情,例如,一個抗議預算案的集會遊行,為何會用「革命」作號召?毛澤東說過,革命不是請客吃飯,也不是繪畫繡花,革命是暴動,是推翻一個階級的暴烈行動。孫中山與楊衢雲泉下有知,若聽到「革命」二字貶值至此,可會彈起?

社會運動,應小心選擇語言,每句口號,每句標語,都是一種符號,能引起聯想,運用得宜,可引發波瀾;口號用爛,就無以為繼,更甚者有如「狼來了」故事,無人再相信你。星期日的遊行,借「中東波」之震盪,用「革命」作宣傳,可能趕客,不過時機卻是天作之合,迅即逼得政府打倒昨日之我。

三月初是什麼日子?正是全國人大與政協在北京開幕,舉國上下的維穩與訊息監控亦達到高潮。營造祥和氣氛,突出兩會勝利召開,是各地方領導的天字第一號政治任務。新聞裡,全國一片昇平,不僅茉莉花活動撲滅於萌芽階段,普通的上訪請願也消聲匿跡,就連火警與車禍等尋常意外也大幅減少。此其時,若香港異軍突起,數十萬人上街,曾特首正在北京見領導人,叫他如何解釋大好形勢,盈餘充沛下,竟然派錢派出禍?

所以,曾俊華不惜破天荒修改預算案,加碼回贈,開倉送大錢,理財哲學拋諸腦後,慌不擇路。在曾班子眼中,星期日的遊行,絕不能出現七一翻版,試想想,零三年的七一遊行,已經把每年本來好好的回歸紀念日,變作七一例牌抗議日;若再來一個三月初的遊行紀念日,每年北京兩會開幕時,香港則遊行開步,哪位特首承擔得起?

群眾運動之能波瀾壯闊,需要具體目標或共同敵人,才能同仇敵愾,團結爭取。當年東德有柏林圍牆、八九民運有李鵬、埃及變天有穆巴拉克;今天的中國,領導層裡沒有明顯的「壞人」,難以凝聚情感。民眾雖然有怨氣,通脹、房價、貪腐都是計時炸彈,但畢竟人民物質生活豐裕,服從的收穫與抗爭的懲罰相距太大,加上沒有一同要打倒的目標,中國的「茉莉花革命」,未逢其時。

不過,特區政府卻做了一個活生生的示範,明明富甲一方,坐擁巨額盈餘,可以開心派錢收買人心,一夜間卻四面楚歌,星火燎原,傳說中的火藥庫是真的,火頭更是由政府自己點的。

革命不會在香港發生,但我們目睹了曾班子終結的開始。

相關文章:

7 comments:

  1. 曾氏突然轉軚,新派錢方案未經深思熟慮,自然不夠周全。大拿拿幾百億的「維穩費」花了,香港社會能否保持一片歌舞昇平的歡樂氣氛,仍未可知。

    ReplyDelete
  2. 特區坐擁巨資, 卻諸多藉口不願還富於民; 市民要求回水, 財政司長卻向強積金公司輸送利益. 是可忍也, 孰不可忍也! 於是, 全城震怒.

    ReplyDelete
  3. 接下來應該做的事:
    1. 為了自己健康著想,曾俊華應辭職
    2. 為了政府威望著想,曾俊華應辭職
    3. 以後每年財政預算案,應於人大政協閉幕後才公布,避免每年一次尷尬的「革命」機會。

    ReplyDelete
  4. 派$$$$$$乃狗急跳牆之舉~

    1). 倘若『鬍鬚曾』擁有悔咎之心,挽回政府威望,應瓜分班庸官嘅三個月人工予市民,包括宣讀財政預算案被悶親嘅D9林睡麟

    2). 倘若『鬍鬚曾』尚有知恥之心,換取民意,應遠離『禮義廉』,貼近民情,例如在三月六日出去遊街示眾

    3). 倘若『鬍鬚曾』還有良知,自我救贖,應認清香港嘅『深層次問題』:貧富懸殊、人口老化、殺校、學位少、住屋難、搭車貴、工時長、人工低、產業萎縮…

    4). 倘若『鬍鬚曾』真有愛港之心,為香港人之福,應制定實質的社會福利政策:縮窄貧富競爭差距,扶助弱勢、定立全民退休保障、實施小班教學、推行十五年免費教育、增加大學學位、復建居屋及增建公屋、回購東西兩條過海隧道、訂立最高工時、調高最低工資、拓展本地優勢產業(食物安全驗證及工業產品驗證、醫療服務、科技產業、文化及創意產業、環保及教育服務等等)…

    否則,別再搖尾求憐了,乾脆拖埋『當奴曾』,共赴『董事長』後塵吧,香港人絕對不會為您們的下台而心口痛的。

    ReplyDelete
  5. 派錢不是一個"有為"政府該做的事,不過如果政府冇信心,冇能力好好用錢的話,回給我們點零用也不錯.大家小心D用.
    政府他們上上下下都好似認為錢可以解決問題,財大氣粗富二代一般...

    ReplyDelete
  6. 曾班子的終結早已在05方案失敗、曾特首自暴自棄開始。

    其賨,可考慮施政報告和財政預算案一同/連續發表。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