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August 31, 2015

輿論操控,一如層層水瀑,以「等埋副校」為例




偶讀一位美國政治傳播學者 Entman ,以層層瀑布為喻,談權貴引導輿論之先天優勢。

這種梯級瀑布,行山澗時總會遇上,有何特徵?就是上游可能只是涓涓細流,但層層水潭,匯集溪澗點滴,一級一級地加碼,到下游洶湧澎湃,勢不可擋。

政府高層,身處輿論制高點,猶如佔領水瀑上游,發布簡單訊息,就能同時啟動建制精英的敏銳觸角,總有人聞歌起舞,主動附和;主流傳媒則慣性兼惰性地,認為政府消息必然重要,必屬真品。政府與附和者發聲後,經傳媒加碼,再散播至其他建制精英與普通民眾耳目,他們的意見回饋,再經傳媒一層層放大,變得水浪隆隆,喧聲震天。

Entman 稱之為 cascading activation,政府官員在高位,訊息向下流容易,平民百姓,要扭轉局勢,把訊息向上傳,則甚為艱難,大概要一個龐大抽水站,才能引起注意。(故此,高官巨賈,要引起輿論,理應可以很高雅;平民百姓有嘢講,有時要高超抽水技巧,才能引發共鳴。)

港大遴選副校長事件,正是建制精英製造輿論之表表者。

權貴首先透過黨媒爆料,一犬吠影,大家就洞悉主子心裡面條蟲,隨即引來百犬狂吠;梁粉黑手潛伏校委會多時,好整以暇,否決副校人選之理由說不出口,就拖延時間等待變化;學生衝入會議室,真係求之不得;有人突然自稱腳痛插水,有人自稱腎痛要報警,一個「暴力」標簽,層層加碼,你好戲,奧斯卡金像獎要頒畀你。權力的巨獸操控了傳媒、侵擾了大學,重重水浪繼續洶湧下流,引發精英學者稱學生「禽獸不如」,示威僱傭兵則大大字宣揚學生「暴力」,傳媒則樂於「客觀報道」種種批評,繼續推波助瀾,正是 cascading activation 的完美示範。

這幫人,把政治從後門輸入後園,然後就聯群結黨,指罵在前門反抗的學生與校友。

他們首先把事情政治化,然後誣衊別人政治化。(星島日報這消息人士,就很坦白告訴大家,是誰在政治化了。)

他們自己先在黨媒爆料,違反保密原則,然後告狀說反對者爆料,違反保密原則。(不信的話,請自行到 wisesearch,搜尋「陳文敏」及「副校長」,是誰先爆料,如何發動抺黑攻勢,一目了然。)

非港大校友,潛伏校委會以政治理由干預院校自主,卻誣蔑港大校友關注母校是干預院校自主。

他們鋪天蓋地對一位學者發動文革式批鬥,卻誣蔑發出最後的呼聲的學生是紅衛兵。

這幫人當大學是一間公司,當自己係「老闆」,卻忘記了,人民才是你老闆。

他們痛罵殖民地管治,卻盡用前朝留下來的殖民體制,張牙舞爪。

一定會有人說,每個政府都想操控輿論,這種事有何稀奇?大學都是拿政府公帑,政府委派人進入校委會監督有何問題?

真正民主社會,政府獲人民充分授權,做得不好,隔幾年一次有機會被趕下台,不會來來去去都是一個老闆。公帑不是政府錢,是香港人的錢;市民的錢,不用那些無正當授權的一大幫謀士去代我們監督。退一步說,現時大學撥款,已由教資會控制,錢銀如何用,早有人監督(還盛傳將由高級梁粉擔任主席);關乎學術行政的,就請過主。

事到如今,這幫爛頭卒搞了甚麼出來?他們本來說「等埋首副」,八月底有結果,現在不等了,為甚麼?報章引述消息謂,四個人選,早有兩個自動退出,最新說法,短時間都不能有「首席副校」的決定。那些學者們是否被嚇走了?把這個政治任務加諸還未上任的首席副校身上,又是誰把事件政治化?荒唐的「等埋副校」,嚇退了那些只求「一張寧靜書桌」的學者,令大學高層團隊遲遲不齊班,該當何罪?

可悲香港,來來去去那班人,背後只有一個老闆,為了完成政治任務,不擇手段;權貴代理人僭奪高位,佔領輿論制高點,得主流傳媒同聲同氣,當然可以振振有辭︰我有權。

***   ***   ***

香港大學畢業生議會,九月一日在會議展覽中心召開特別會議,委託授權書期限已過,有意投票者請親身到會展。

相關文章︰
ROBERT M. ENTMAN (2003) Cascading Activation: Contesting the White House's
Frame After 9/11, Political Communication, 20:4, 415-432, DOI: 10.1080/10584600390244176



(本文部分文字刊於晴報專欄《風起幡動》,此文為特別加長版)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