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August 4, 2015

海膽政治化


(花山記‧之七)

花山巖岸,聽海的呼喚;崖壁的迴聲,似旋風,藏暗湧,凝結於空氣;任你狂號呼喊,都被風聲浪聲擋住。

花山海邊,有一個長二、三十米的潮池,一頭裁進寂靜的池水裡,幾乎撞上了長刺海膽的毒針。

牠是新朋友,是那種一碰上,以後必會記得的朋友,黑紫色的長刺,令海膽看起來有大半個籃球般大,比常見的短刺海膽,巨型得多。

看似激烈的海膽,毒刺是牠們唯一的防衛武器,敵人來臨時,牠們會把毒針調向敵人的方向,牠們移動緩慢,只能被動防守,無力主動出擊。牠們附在岩石上,吸食石上的藻,全身尖刺,卻有弱點,就是體殼底部柔軟的嘴。牠們豎起尖刺,啜緊岩石,保護一張嘴。

第一次見面,牠的「眼睛」盯著我,似乎有點驚懼,牠附在岩壁上後退了半步。


那真的是眼睛嗎?海膽有眼嗎?

長刺海膽是牠的俗名,人給牠正式名字叫刺冠海膽,容易辨認,因為體積大,滿身長刺,似水裡的皇冠。最出眾特徵,正是體殼頂端,如葡萄一樣的泡狀「眼睛」,中間黑色一點,似瞳孔;四周有鮮橙色一圈,似虹膜。四周還有對稱的五顆白點與紫藍色星狀圖案。

鮮艷的眼睛,奪目的構造,回家一查,噢。

不是眼睛,是肛門;漁護署的月曆解說︰「牠有十分美麗的肛門。」

原來,那一泡「眼睛」,是一個強力水泵,把排泄物噴出體外,避免積聚於殻上或長刺之中。更奇特的是,那一圈橙色環,能感光,有偵測環境的作用。(資料見《香港水底奇兵》,李錦華著)

既是肛門,也是觀察世界的窗口,一物二用,方便又環保。刺冠海膽說,大驚小怪!你們人啊,腦袋生在屁股,屁股又指揮腦袋,難道見得少嗎。

對不起,我把刺冠海膽政治化了。
***   ***   ***

相關文章︰


(本文刊於晴報專欄《風起幡動》,此文略為加長)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