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August 3, 2015

是誰把大學變作鬥獸場




香港大學遴選副校長鬧劇,荒謬之處,在校委會不討論,不表決權貴集團的眼中釘人選,卻破例要「等埋首副」,「由他決定」副校長是否他心目中的助手,甚至可能推翻早前程序,取消副校長一職。

等同把早已發酵至發臭的政治爛攤子推到這位人選還未定的首席副校長身上,你要優薪厚職,就要硬食這種髒活。報載四位人選中已有兩位自動退出。

有校委掛起一臉無辜,說大學不應政治化,是誰先把大學政治化?如此校委會操作,就是政治化的始作俑者。大學的崩壞,這群梁粉與權力的粉絲,難辭其咎,當然他們也在所不惜。

「等埋首副」有何連鎖反應?

很簡單,應徵的首副候選人中,那些不屑自己成為政治工具的人,會自動抽身。真正重學術重研究重教育的人,不會想受到這些政治問題糾纏,未上任就處於腥風血雨中;他們不想政治化,不想自己被擺佈,被借刀殺人,不會想沾這趟渾水。

剩下甚麼人還有興趣?喜歡玩政治,求名利,投入熱廚房也在所不惜的人;喜歡攀附權力,與權貴同一鼻孔出氣,樂於做傀儡與劊子手的人。

這個人,不需要校方去挑選,因為候選人會自我挑選,無心玩這些遊戲的人,不如歸去;剩下,就是心術不正,理念可待價而沽的人。

同樣的規律,比比皆是,辭了職的兩位校委是什麼人,剩下賴死不走,插水與抽水技巧高超的,又是什麼人。

正直與善良的人避之則吉,不屑泥漿摔角;結果,汰強留弱、汰忠留奸、擦鞋仔就能上位。物以類聚,一池死水;你沒有表態死忠、竟然還有半點異議,你休想有好日子過,權貴們殺一儆百,他就是要所有人看得清清楚楚。不順從不跪低、不甘做一隻快樂的豬,你就無好日子過,又豈只是一間大學、一間機構的問題。

他們口裡說「法治」、「程序」,正是以法治人、以法整人;利用殖民地留下來的威權體制,有權必用、有權盡用,然後說︰我根據程序,我有乜嘢錯?你們投票失敗了為何不認輸?

他們口裡說「民主不是比誰喊得大聲」(),刻意不提那一連串密謀多時的枱底操作︰有人竊取電郵、操控輿論、抹黑學者、暗箱遊說、秋後算帳、拖延開會、迴避討論,盡用掌控人事與程序的權力優勢,置大學自主與既有慣例不顧。香港人面對這種暗黑勢力,唯一能做的,就是大聲疾呼,無權者只能死剩把口。

權貴黑手把大學蹂躪,變作政治鬥獸場,挑起衝突後,就變身馴獸師,來個溫婉笑容,衣冠楚楚,溫文爾雅,扮晒受害者;他們暗自欣喜,找到機會舞劍,悲天憫人,譴責暴力。

香港大學的危機,就是香港淪陷的先聲,核心價值崩壞的缺口;西裝骨骨的魔爪正在延伸,嗜血的獵人在進擊,提防皮笑肉不笑的有識之士。

***   ***   ***

相關文章︰

 (本文原刊於晴報專欄《風起幡動》,此為加長版。)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