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August 19, 2015

電車,可能是香港唯一的共識



照片︰本人的珍藏,來源已忘記

想不到,有間一人「顧問」「公司」,提出一個無研究支持的建議,「取消電車」,成為網絡熱話。

政府剛發聲明澄清,這聲明有一個特點,沒有那些「電車存廢並不存在不能存在的空間」之類的廢話,而是斬釘截鐵謂︰「這不是政府的建議,亦不是政府委託的顧問建議」、電車政策「並無改變」。

我信,這政府雖然與民為敵,但不會戇居至此。

且讓我們看看這位提出取消電車的前政府規劃師薛國強的背景。(這些資料來自香港電台《自由風自由phone》節目及背景資料。)

**根據公司註冊登記,智仕顧問公司是「一人公司」,成立兩年,公司秘書係佢,董事亦係佢,只得一人,就是薛先生。
**他不住在港島。
**他向城規會提交的建議非常簡潔,並無附加任何交通評估或可行性報告。
**他在節目中說,建議只是他個人看法,公司無受人或其他公司委託。
**他以前是政府規劃師,已退休超過十年,他的仕途及升職經過,可參考《壹周刊》早前的訪問
**他滿腹大計,看來是一個充滿熱誠的退休人士,除了「取消電車」建議,他已第二度向城規會申請,改變中環添馬艦解放軍總部的土地用途,改劃酒店用地(咦,我贊成,點解無人討論),另外,他亦有意,提出填平半個吐露港起樓兼擴闊公路(我覺得填平維港仲好,填出來的土地更有價值);他也建議,改變中環規劃,起樓都要好似滙豐總行咁樣,空出地面一層,供遊人步行兼通風(我贊成,最好起高三層,甚至離地建築,更通風)。

這件事,我們學到好多嘢︰
**任何人,有少少錢,就可以成立「公司」,然後叫自己間公司做「顧問公司」。
**那些專業人士,乜乜師物物師,不一定是專家,說話不一定有理據,也不一定做過任何認真研究,就可以講好多嘢。
**向城規會遞交建議的門檻很低,你只要識幾隻字,在大綱圖裡畫幾筆,略懂程序,就可以入紙乜乜乜,城規會就要跟程序諮詢,排進議程,做吓樣都要討論。
**雖然大家都應該知道,這個「建議」流流地,但卻起引起廣泛迴響,政府都要澄清,可見大家對電車的感情,非同小可。


可能是,老樹老建築與一切昔日情懷,已連根拔起而我們無所依靠。

取消電車?以後外國朋友來香港,還有甚麼好做?

每次有外國朋友問我,香港有甚麼好玩,我沒有好建議,只有兩件事必定要做,坐天星小輪,和坐電車。

坐電車,有固定路線。可以考慮黃昏時份,從堅尼地城出發,必定要坐在上層前座。前文寫過,我愛帶外國朋友坐電車,沿途訴說香港故事︰

叮叮鈴聲引領,穿過塘西風月,走過海味街的鹹與腥;電車路軌就是昔日的海岸線,車廂裏的昏黃暗燈、被歲月磨掉了棱角的木椅,讓你細味滄海桑田,追憶香港傳奇;電車穿梭中環,你居高臨下,看開篷跑車上的少爺仔,看急步趕路的白領麗人,看默默彎腰的擦鞋匠,看推着紙皮汽水罐的拾荒老人;銅鑼灣崇光門前,你會遇上瘋狂的過路人潮、雜亂無章的新舊建築;再往前行,可以在香港殯儀館門前思生死,到筲箕灣看市井平民搵兩餐

還有,如果電車往北角,記住留意春秧街一景,電車穿梭街市人群中,很奇;如果電車總站在筲箕灣,那就順道帶朋友去東大街吃晚飯,還未受自由行侵佔的街坊名店,香港已經不多了。
北角春秧街一景。圖片︰Joey Kwok Photography
電車無用?電車吓吓都塞滿人,有人坐,就證明有需求。

$2.3一程車,去邊度搵?

111年歷史的舊物,已經無幾多剩。

多謝薛先生,香港各界與特區政府與廣大人民,終於找到一件事,能夠達成共識了。


***   ***   ***

相關文章︰
我連電車想翻新都反對︰電車自殘.香港自閹
中國夢驚心
平行時空‧彼岸台南

 

1 comment:

  1. 什麼狗庇不通的顧問,勁離地,除咗摧毀,仲識做什麼!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