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May 9, 2014

政改便便一覽



區家麟|絢麗荒涼    (本文9/5/2014刊於《信報》)

(耳語系列之19)

新聞話題,持續是便溺,不停是政改,才發現,旺角街頭隨地便便事件,與五個月的政改諮詢出現的荒唐論據,異曲同工。我們花費大量唇舌,辯論顯而易見的常識︰「為何不應該隨地便溺?」「為何香港的政治權力不應該被小撮人壟斷?」

落後於世界文明,污染市容,嘴臉令人噁心;振振有辭,以我為先,還要你感激恩賜,給你黃金,你要頂禮膜拜。政改諮詢第一階段完結,是時候總結荒唐論據廢話大全。

耳語19.1︰基本法沒有!
不同意「公民提民」、「政黨提名」或不同意大幅度改變提名委員會組成方式,大可提出五十個理由,但水平低者之「論據」,往往只是「基本法無寫」。若基本法無寫就不准提,那麼「政改五部曲」、「愛國愛港」、「機構提名」、「集體意志」,基本法絕無這些字眼,權貴卻愛掛在口邊,變成金科玉律。自打嘴巴,臉頰紅腫。

耳語19.2四大界別均衡參與!
所謂四大界別,組成方式無準則、無邏輯。早已式微的漁農業,竟佔二十分一共六十席;商會會員有資格投票,工會會員卻無資格投票;行業分組胡亂併湊,團體票公司票準則含糊,一群人上人自命精英。所謂均衡參與,等同權貴分贜,有錢人佔大份,順從者亦得一杯羹,留少數席位當民主點綴,塞你把口。這把戲玩了十七年,世事早已被香港人看透。

耳語19.3勾結外國勢力!
每有人到台灣取經交流,或到歐美遊說爭取支持,必招口誅筆伐,被指罵勾結外國勢力。請大家不要善忘,還記得董建華當年做特首時,建制中人及特首自己,也標榜董建華國際人脈關係特別好,直通外國政經高層,簡直是人中之龍,政壇奇葩。只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的最佳寫照。

耳語19.4香港不是主權國!
一個城市要聽中央話,外國都係咁。」政府以民為本,為人民服務,非為中央服務,放眼現代政治,一個市長與一國之首,來自不同政黨,有不同政見,稀鬆平常事,看看美國日本台灣,例子俯拾即是。還有論調說:「要民主,不只是七百萬香港人決定,應該全中國十三億人來決定!」好的,就由十三億人投票決定香港的政制吧。

耳語19.5面對政治現實!
總有人語重深長說:這是政治現實。「政治現實」四字,語意曖昩,說穿了,包含兩個「不方便的真相」,自己也不好意思直言。政治現實其一︰「我們既得利益者,豈會輕易放棄已經落袋的政治特權?」政治現實其二:「阿爺不喜歡,我們無謂頂撞。」這些人,擁抱特權階級、膜拜特權階級、抓住特權不放,然後叫我們「面對政治現實」,其實,就是婉轉一點,叫你「認命」。

耳語19.6民主不是萬靈丹!
此金句乃政制爭論三十年來廢話之最。「民主不是萬靈丹」一出,扮作理論核彈,滑稽得人仰馬翻,世上何來萬靈丹,什麼藥可以包醫百病?有什麼東西真的「萬能」?民主不能治癒香港所有問題,但那是收窄分歧向前邁步的前提、保衛市民基本尊嚴的基石。諮詢期間不少權貴中人賣弄學術,舉例指西方國家有很多觀點都認為,民主制度有很多弊病,這種轉移視線之伎,甚為狡詐。

民主發展與民主鞏固,一直是學術界熱門議題。世上沒有完美制度,西方實行民主多年,深明代議式民主有其毛病,他們立足於公平公義的理念,論辯研究,促進善治,民主改革沒有終站。好些倚傍高牆的政客,把人家的反思拿來作抹黑武器,捍衛主子的威權管治、歌頌無形之手的暗室操控;活在豐衣足食的豬圈,卻去譏諷翱翔天際的飛鳥,想想都覺得可悲。

種種常識,遭便便埋沒。香港政制之辯,糾纏了近三十年;一城之沉淪,自有前因。

相關文章︰
這是上集︰畫出腸談政改陰招

2 comments:

  1. 耳語19.1︰by 愛搬龍門的中共芝麻官。
    耳語19.2︰by 左派議員。
    耳語19.3︰by 官媒。
    耳語19.4︰by 中共外交部。
    耳語19.6︰by 死全家的五毛。

    只有耳語19.5 是代表平凡而無奈的大部份舊香港人,認命是迫不得已,更可悲的是有心無力,這批人其實知道文明和法律是制衡不了共產黨的野蠻暴力。在對外沒有強援,對內只有無能的偽民主黨,而最後的第四權-傳媒亦紛紛投共的情況下,意志和憤怒都被日漸沖刷,實在不能怪責他們。

    面對著將藏僧自焚,新彊自爆視作等閒的共產黨面前,區區甘地式絕食只能感動得了英國人,依中共過往手段 ,絕食人士會被灌漿,或被自殺收場。

    回顧中國古代歷史,各位還認為香港現在的言論自由是還受到前朝英國遺留的法律保護之下生存嗎﹖

    ReplyDelete
  2. 想起了近日的名句:不是因為有希望才堅持,而是只有堅持才有希望.....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