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May 23, 2014

無日無之厚多士

區家麟|絢麗荒涼    (本文23/5/2014刊於《信報》)

遇過多次了,曾經和一些內地朋友在國內同行,他們當中,有些是知識分子、有些是官員。長途旅程上,他們在旅遊巴上熱烈地剝瓜子、吃生果,部分人隨手把果殼果皮扔在車廂地上,一片狼藉。

有一回,我客氣地說:「有垃圾袋啊!」

得到的答案是︰「扔在地上,方便師傅打掃呀!」

這群人當中,我算是後輩兼無名小卒,也確實有點窩,不敢直斥其非,不知如何相勸,再說,不是自己地方,無謂「厚多士」,只好默默地,做自己平日做的事︰找來紙袋掛於椅背,每次丟垃圾,都隆而重之又小心翼翼地放進袋裡,做個示範,他們是否看見,看到了會否覺得我多此一舉,就管不來了。

同行的人,都是見多識廣,在某個領域學養甚深的人,為何「不要隨地丟垃圾」這現代文明理所當然的事,還有部分年長一輩的人不屑一顧?可能純粹是習慣使然,也可能是一種根深柢固的權力支配思維︰我付了車子的租金,司機就要負責清理。

最後,是司機惱火了,他一邊清理一邊罵︰「你們剛才不是埋怨北京空氣污染嗎?那麼,為什麼又弄髒我的車子?」司機一開口,大家都收斂了。畢竟,大家都知道,在長途車上,司機權最大:他掌握著我們的生命。

TC2 Cafe 特製厚多士
鳴謝:Wai Ching Fung
習慣與教養差異所造成的爭執,本來無日無之,但今時今日,透過網絡,壞事儍事、狂人笑料,皆可無遠弗屆,瞬即廣傳。前陣子港鐵車廂內「厚多士姐」對「淡定姐」飲食爭執,爆紅網絡,「厚多士姐」讓小兒在車廂內飲食,「淡定姐」理直氣壯指她違規,說「車廂是大家的」,「厚多士姐」大動肝火,連珠炮發「你好多事你好多事」,鄉音未改,「好多事」音如「厚多士」,遂令無辜的厚多士從此多添一重意義。

厚多士事件,非車廂內飲不飲食的問題,其實,我們應反問,為何地鐵車廂要嚴禁飲食?如今的飲品,多連杯蓋,不易濺濕車廂。香港人起床匆忙,巴士嚴禁飲食,地鐵又不准食,回到公司與學校每每無時間食。車廂內連麵包也不准咬,甚為不人道。記憶中,紐約的地鐵、東京的鐵路系統,都可以飲食,人們自律,小口小口地吃,就不會弄髒車廂;只要飲食時不妨礙其他乘客、不要大模斯樣吃雪糕吃薯片、不留下碎屑不弄污車廂不難為清潔工,很多香港人也見怪不怪,多會體諒。

事件中突顯的文化差異,更不能歸類為「中港矛盾」問題,兩位主角的廣東話都有口音,誰是「中」、誰是「港」,如何矛盾,根本說不清。

此齣地鐵飲食鬧劇的矛盾張力,突顯在「厚多士姐」有錯不認、老羞成怒、反口罵人,而且聲大夾惡,認為別人「多事」;「淡定姐」則從容面對,道出「車廂是大家的」。

一方出於「愛港」,關心自己地方;另一方以我為主,說你多管閑事,這就是衝突之源。沒錯,香港有很多厚多士姐,他們是西裝骨骨的厚多士,說話溫文,懂得威逼利誘,自大又自卑、妄想受逼害,最愛叫你乖乖坐下、收聲,少管閑事。

最近,常聞「不要厚多士」言論︰我們要安穩、要吃飯;言必穩定,只著眼經濟發展,怕亂、怕無啖好食,一談政制發展就說民主不能帶來經濟增長;一談佔中就叫你小心影響前途丟飯碗。潛台詞就是,有飽飯你就吃,你不要厚多士,不要怪我無情。

對,吃飯大過天,我們香港人,都很努力,掙了飯錢,早已不愁吃飯問題。我們不想開電視送飯時,只見日日夜夜無無謂謂飲飲食食笑笑嘻嘻的電視節目;更不想看新聞送飯時,見到那些不知為香港做過什麼事而攫奪高位又大言不慚而令人飯不下嚥的人。只希望一頓安樂茶飯,吃得有尊嚴。

車廂是大家的,香港也是大家的。不能認命,不能啞忍,只能繼續厚多士。

相關文章:

不可忍︰狼瘋 
好難忍︰嘔吐



1 comment:

  1. 從對話中聽得出「厚多士」對「洋蔥圈」有半分敬畏,是嗎﹖
    一物治一物的食物鏈﹖
    看來這道出了強國背後的另一種生態系統呢。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