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May 2, 2014

畫出腸談政改陰招


其實,這些應該算是常識,但花言巧語不斷轟炸,語言藝術包裝高明,操控手法設計精巧,迷迷糊糊營營役役掛住搵食的「沉默大多數」聽聽吓就會以為「係喎係喎」。趁政改第一階段諮詢終結時,又要畫公仔畫出腸,總括一下眾多陰質事。


陰招之一:「一人一票,係咪好想要?」

當政府用這種姿態宣傳政改時,我第一個反應是,這群公關spin doctor「屎片醫生」做到嘢,一人一票「人人都有份」,直指人心,係人都想要。第二個反應,見到電視政改宣傳片,那群笑騎騎努力交戲的「街坊」,演著興奮的表情說:「我們快要有份投票選特首,我哋人人都有份!」那種肉緊笑容,我真係想打爆電視,用納稅人的錢去洗納稅人的腦,你話係咪好陰質?

一人一票喎,係咪好想要?

正如真普選聯召集人鄭宇碩話齋:「北韓都係一人一票!」是的,以前薩達姆統治伊拉克,都係一人一票的。

一人一票當然重要,同樣重要,是我們有什麼人揀,誰決定我們有什麼選擇?為何有一群人上人替我們選擇?

陰招之二:算計三重,搞到你頭暈眼花

諮詢最後階段,權貴中人的保守方案出籠 (如民建聯、鄉議局的),提名及隨後的預選篩選建議中,有很多數字,有很多程序,一大堆文字,不易吸收,留意其暗藏殺著的詭計:

1.      提委會過半贊成 (民主程序嘛)
2.      全票制 (投票嘛,全票好正常好民主)
3.      候選人數目有上限,例如最多三至四個 (我們好好心,為免你花多眼亂,等我選給你再選)

第一項,以往選委會八分一票支持即可成為候選人,現時竟增加至二分一,門檻提高四倍,這是一個極大倒退。

第二項,全票制,懂選舉政治ABC都知,全票制代表winners take all,例如每人有三票,最高票三位者入閘,即是只需操控一半票數,就能決定全部候選人,效果等同第一項。

第三項,客觀效果,就是提委會裡的少數派,根本沒有出選的機會。

小心不要中計,以上三招,單獨1、單獨2、單獨3,若能實行,都已經能達到操控效果。所以,若政府日後的方案有所「退讓」,只要保留以上三項的其中一項,仍然是建制派玩晒。

學民思潮黃之鋒話齋︰「只係畀ATVTVB你揀,咁叫有得揀咩?」


陰招之三:冷眼旁觀,等泛民自己打餐死

有無留意,建制中人大部分主要的保守方案,都在諮詢期最後幾日才出街?

建制中人最愛欣賞泛民窩裡鬥,暗地竊笑你班友一盤散沙,再向市民宣傳泛民信唔過。他們明知自己的保守方案太早出街,一定成為泛民團結一致攻擊的目標,當然不會一早就浦出頭來給敵陣同聲同氣的機會。於是在諮詢首四個幾月,都幾乎缺席討論,等泛民自己互咬、內鬥、分裂。這種陰招,要讚,高!


陰招之四︰狂妄自大,視民意為垃圾

這是基本法委員會副主任梁愛詩說的,她反對公民提名,很坦白、很赤裸,視民意如垃圾:

「我哋政治體制入面,沒一樣嘢係一部分市民同意,就要接受,否則今日就係行政長官提名,公民提名。第日公民集中起嚟,作出要求公投香港獨立,係咪又成為一種制度?所以,呢一個係唔被接受。

上綱上線,連聯署提名,都竟然聯想到公投香港獨立,權貴中人是否自視太低?對自己的管治威信無信心到這種地步,卻又要擺明市民的意見我就係唔聽。狂妄自大,卻又恐懼人民意見,精神分裂。

還有,「我哋政治體制入面,沒一樣嘢係一部分市民同意,就要接受」。嘿,一直以來的小圈子選舉,就正正係我們政治體制核心裡的核心。那群選舉委員,沒有多大代表性,對大部分香港人而言,那些小圈子權貴,只能代表自己,他們也只是「一部分市民」,但他們選出來的特首,市民就要硬啃接受,咁又點計?

歪理陰質事,當然無咁少,待續。

相關文章︰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