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May 6, 2014

理所當然的事


(本文刊於晴報專欄《風起幡動》,此為組合加長版)

兩件小事,看似無關,又有點關係,提醒自己「同理心」三字。

[之一]

寫這篇文章,絕對沒有埋怨的意思,這些遠足的小經歷,不斷提醒自己的盲點。

一直以來都喜愛遠足,往日三五知己,都是郊遊常客,荒僻小徑、山野泥路、海邊岩岸,我們眼中,皆屬野外常態,山路當然崎嶇不平、下坡路沙泥易滑倒,也屬正常不過,遠足要穿行山鞋,就如吃飯要用筷子,那是不言而喻。有時發現郊遊徑全鋪上水泥,碎石路變作整齊梯級,山林的野性馴服了,甚覺不是味兒。

近年,常有機會帶領一些平日甚少遠足的朋友,四處郊遊,卻有些令我驚愕的觀察。

例如,事先嚴正聲明要穿行山鞋才能參加,卻仍有人認為,她那對三吋的「鬆糕鞋」可以穿山過水。又例如,有些日常穿高跟鞋如履平地的女士,縱使穿著運動鞋,站在沙石路上,竟然舉步維艱,一步一驚心;原來,很多朋友若不能「腳踏實地」,是難以走路的。

行山啟示錄:你認為理所當然的事,可能只得你認為理所當然;郊遊徑鋪得如康莊大道,有其道理。

[之二]

海鮮上桌時,還未吃就知道,我錯了,錯得離譜。

假期,兩位美國朋友來香港,帶他們到西貢吃海鮮,他們愛吃,聽聞椒鹽蝦美味,說非常期待這一餐。

本人盡地主之誼,不加思索就點了椒鹽瀨尿蝦,選了最大隻的;還有地道港式海鮮煮法:薑蒽蟹、蒜蓉粉絲蒸扇貝;墨魚如何煮?老闆娘建議白灼,她說難得新鮮,當然要白灼、吃鮮味,我同意。

椒鹽瀨尿蝦上桌,我的美國朋友呆了,才想起,瀨尿蝦外型怪異,肉雖鮮嫰,但不容易找出來吃,兩位朋友不知所措;接下來是薑蒽蟹,同樣不知從何入手,不是「啖啖肉」,沒有半絲雀躍之情。唯一冇得輸的,是蒜蓉粉絲蒸扇貝,他們才第一次點頭頻呼「噢,美味」,可惜,每人只有兩片。

最後,白灼墨魚,配蝦醬;他們不吃蝦醬,墨魚切片,非常清淡,「味同嚼蠟」四字,寫在他們臉上。

嗯,故事教訓︰那些我們自己認為最好的東西,往往是acquired taste,乃經過長期訓練才學會欣賞,也許,只有自己認為是最好。

*** *** ***

相關文章,有關同理心:

1 comment:

  1. 所以叉燒炒飯,咕嚕肉是老外的中餐,有‘特色’又易入口,可不用筷子也能吃。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