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April 16, 2014

抗爭者的精神狀態



(本文16/4/2014刊於《明報》)

最近,在紀錄片分享會、人權新聞評審過程,內地學者的研討會中,不約而同,觸碰到一個話題:「抗爭者的精神狀態」。

講呢啲?原來這是需要關心的事。

上星期,維權律師許志永上訴無效,判刑四年,他因為組織「新公民運動」,協助蟻民請願示威,被控「聚眾擾亂公共場所秩序」。據報道,許志永在庭上情緒激動,其律師希望他「保持理智」。

許志永一向文質彬彬,說話也陰聲細氣,如何在荒謬的世態與強權的壓力中保持理智,是抗爭過程中的要事。

內地抗爭者所受的壓力,除了牢獄之災與無間斷監控,很多細節不為外人道。

例如,他們堅持的理念,家人不一定理解或諒解,年幼子女所受教育,學會了公安是正義的化身,專抓壞人,父母因維權被公安扣押不能回家,小童頓失依靠,又不理解,情緒不易處理。也有不少敢言的人,本來生活無憂,但堅持理念,不肯妥協,結果或遭投閑置散、或遭單位解聘、或遭大幅加租,令生活頓陷困境,只能靠友人接濟,老夫老妻之間也未必能體諒。

一人之抗爭,更可能連累兄弟父母的生意,例如劉曉波繫獄,誅連其妻劉霞遭軟禁,劉霞之弟亦遭翻舊帳判監,只是冰山一角。很多維權人士因堅持爭取,而連累親人,令家庭分崩離析,親情扭曲,都是巨大代價。

相對而言,如果你願意忍氣吞聲,屈膝妥協,活在一個豐衣足食的鳥籠中,反而過得不錯,例如汶川大地震學校豆腐渣工程的死傷者父母,承諾噤聲就有錢收。在顛倒錯亂,天理隱沒的世代中,堅毅不屈者蒼茫中獨行,甚至受人奚落攻訐,前路是看不到盡頭的壓逼,保持理智並不容易,需要強大的意志力。

維權人士深明,異見者在理想與現實中掙扎,在堅持與愧疚中徘徊,抗爭中的孤獨落寞,容易令人崩潰,甚至抑鬱失控,故抗爭者之間需要互相支援,許志永的「新公民運動」,其一目的正是如此,然而,「串連」之舉,正中權貴大忌,小小一個組織,亦不容於強國的威權。

許志永的律師劉書慶在二審辯護辭中說:「南美的一隻蝴蝶搧動翅膀可能會引起一場颶風,但不能因此就不讓蝴蝶振翅飛翔。

黨國強大,卻恐懼蝴蝶拍翼,泰山壓頂之態,逼瘋的力量強大。許志永最後在庭上疾呼:「共產專制的陰霾必將散去,自由公義的陽光,必將普照中華。」在絕望的處境,仍懷抱希冀,許志永驚人的樂觀、不屈的勇氣,令人欽佩。

抗爭者的苦難故事重複又重複,容易令人習以為常,但是謊言說一千次不能變成真理,壞事多做不會成為正道;只要有一枝筆,就要記下時代的荒誕。

***   ***   ***

相關文章:
要在重複中搵嘢寫,好難:新聞獎之二:重複
長毛不能帶過關的書:那些曾經的承諾

1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