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April 29, 2014

是誰偷走了我們的廁所?



嗯,這夜,做《自由風自由phone》,感覺詭異。我們竟然認真在談,隨地便溺如何才算犯法?如何在大街上文明地痾屎?聽眾來電,群情洶湧;中港矛盾,在屎尿中爆發,尿的顏色、屎的氣味,繪形繪聲,每人都有一個見證。我直情感覺到,回歸十七年,人心不歸,這麼近,那麼遠,我們相距著不能逾越的一坨屎的距離;一國兩制,就在便溺中潰散崩壞無力挽。

旺角尋廁難,內地小遊客街邊便溺,引發中港網民罵戰。此時此刻,我們不單要體諒包容,更要心平氣靜,回首前塵,尋根究柢:是誰偷走了我們的廁所?

那些年,旺角西洋菜南街,是有廁所的。戲院旁的地庫,有家炸雞店;街頭二樓,有家「大」字頭快餐,洗手間衛生不敢恭維,但最緊要救急扶危,乃喧鬧亂世中一大功德。可惜,炸雞店已消失,快餐店被連鎖電器鋪吞噬,只剩下一家漢堡包店屹立不倒,但瑟縮地庫,遊客不易找,而且永遠排長龍。(附帶一提,十面埋伏的電器鋪,琳瑯滿目,卻一式一樣,旺角的電器鋪,絕大部分沒有我需要買的電器,有一回,我要找吸塵機抽濕機,無;洗衣機,更加無。店員回贈眼神:你儍的嗎?)

那些年,旺角街頭還有很多小餐廳,人有三急,硬著頭皮衝進去借用一下,也無人阻你。只是,這些小店一一退隱江湖,取而代之,是延續不絕的藥房、藥房與藥房。

廁所的微妙平衡遭打亂,便溺落在路邊,就是遲早的事。福禍相倚,有果必有因,道在便溺,此之謂。

實用指南:花園街球場那邊有公廁,如有需要,請移玉步。


(本文刊於晴報專欄《風起幡動》,此為加長版)   
 
***   ***   ***

旺角文章:惡俗重災區
應市,屎之妙用:吃屎的理由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