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anuary 3, 2014

詭辯一年結


區家麟|絢麗荒涼  (本文3/1/2014刊於《信報》)

(耳語系列之13)

詭辯年年有,2013特別多;論辯時局,權貴一方有幾個「萬能key」口號式詭伎,無論何時何地,辯論任何話題,總有一個合用。特此總結羅列,立此存照,以儆效尤。

(耳語13.1: 外部勢力干預)
「外部勢力干預」,乃年度最就手罪名。為何反對派要佔中?因為「外部勢力」支持;為何自由黨反骨?因為「外部勢力」潛伏;為何退休高官死唔斷氣?因為「港英餘孽」搗亂;為何痛罵反對派訪問台灣?因為他們「勾結外部勢力」。一切穿鑿附會,不需提出充分理據。人心不歸,反對者眾,不問罪於己,不自我反省,一句「外部勢力」,打你落地獄,講完。

(耳語13.2: 內憂外患)
「內憂外患」,則屬「外部勢力干預」加強版,出自全國港澳研究會副會長劉兆佳之口,中央對港態度趨強硬,據說源於「內憂外患」。國家籠絡人心之時,吹噓形勢大好、超英趕美、嫦娥登月、偉大成就、世紀豐碑;要抓緊權力時,則強調內憂外患,不能放手、不能改革、鐵腕有理、要蟻民下跪。一如內地作家熊培雲所言,此伎內地慣用,一直強調「摸著石頭過河」,其實河早已過了,當權者還在假裝,不願「過河拆橋」,自削權勢而已。

(耳語13.3: 美國都係咁)
一見美帝出事,立刻喜上心頭,2013年,斯諾登大爆美國情報部門監控手段,香港一眾「愛國者」眉飛色舞,明示暗示「天下烏鴉一樣黑」,藉此洗脫自身罪行。再進一步,利用簡單二分法誘導人民的單純心思,強調外國偽善,令人覺得中國不偽善;外國衰,自己就好;美國是魔,自己就是救世主。權貴卻不敢明言,絕對權力使人絕對腐敗,美帝濫權監控,最少有傳媒國會與人民窮追猛打;內地政府濫權監控,則對傳媒與人民嚴打。

(耳語13.4: 沒有普世價值)
權貴聽見自由人權民主,會嘿嘿兩聲偷笑,說沒有所謂普世價值,要講中國特色。過去一年,則進一步出現各式草根莽漢、西裝打手、學術偽證、網絡五毛,你說你為了公義,他說他也代表公義;你說你爭取真普選,他說他那一套也叫真普選,全方位派人對著幹。此論調之能成功,端在於不承認普世價值,於是沒有討論基礎,各有各定義,大條道理不講道理。

(耳語13.5: 根據基本法及人大常委有關規定)
此句成為永遠合用的政改論據;不論談什麼,都說「根據基本法及人大常委有關規定」,但條文訂得彈性,誰來解釋?當然由權貴解釋。為何可以這樣解釋?因為「根據基本法及人大常委有關規定」。我們大可節省時間,不須圍著法律條文玩遊戲;所謂權威法律詮釋,就是中央聖旨;所謂「愛國愛港」定義,其實是由中央「不言而喻」;政改討論,其實不須談論據,一句「因為中央喜歡」就講完。

(耳語13.6: 民調不可信)
任何民意調查,就算是學術機構經過嚴謹隨機抽樣的調查,只要結果不合心意,民意插水,權貴們都說不可信。慣見的低水平批評方式:「嘩,只訪問一千人,不能代表幾百萬人。」殊不知,只要抽樣隨機,一千個樣本已很有參考價值。下次批評,請專業一點,例如質疑回應率是否夠高、問題是否偏頗誘導、取樣是否夠隨機。最重要是,不要自打嘴巴,若認為民調無論如何都不可信,政府就不應花錢做民意調查,往日民調謂香港人支持中央政府比率創新高,就不要奔走相告興奮吹噓。

(耳語13.7: 傳媒不可信)
諉過傳媒,方便快捷。見到對權貴不利的消息,首先就說新聞不可信;一兩篇偏頗報道,就批評所有傳媒都誇張失實。事實上,香港絕大部分主流傳媒,擁有者皆為權貴同路人,條數又點計?

此等disinformation之伎,以假亂真,以偏概全,雖然蒼白無力,但勝在製造紛擾混亂,營造喧鬧吵耳、爭論不休之氛圍,於是進一步證實「社會太多爭拗」,「沉默大多數」會覺得厭煩,「政治很髒」,於是繼續沉默;想理性討論的人也會感到噁心,哀大莫於心死,熱情轉冷。

於此時勢,有心人須常保心境清明開朗,不被擾亂、不被逼瘋,準備長期作戰。不管你喜歡不喜歡,抗爭與罵聲,未來數年,將無休無止。

***   ***   ***



不經不覺,原來寫了很多,一籃子詭辯: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