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December 9, 2013

受精卵與打噴嚏

  (本文9/12/2013刊於晴報專欄《風起幡動》)

若說,每個人生於世上,都只是一個巧合,很多人不會相信。

經濟學家康納曼在《快思慢想》中談機率之重要,很多影響深遠的重大歷史事件,源自「巧合」。他叫大家想想希特拉、史太林與毛澤東三位歷史罪人,任誰一人沒有在這世界出現,歷史都會變得不一樣;然而,主宰他們是否出現的,是一顆卵子受精前一剎那發生的事。千萬顆精子湧向一顆卵子,出來是男是女,是野心家還是平凡人,只是千鈞一髮的事。

演化生物學家道金斯新出版的自傳 An Appetite For Wonder 中,也談到生命演變與人生際遇之巧合元素。他說,我們能存在,可能是由於古代一頭恐龍獵食時碰巧打嚏,抓不住當今哺乳類動物的那位始祖,才令我們的遠祖有機會繁衍。他也談到希特拉的出現,很可能取決於他父親的一個嚏—卵子受精前一小段時間,發生很多事,父親的一個嚏,肯定影響重大。

巧合千萬重,我們誕生世上,自然要珍重每一刻;然而,萬古長空,你沒有必然存在的理由,不要看得自己太重。


相關文章,生物系列:
有一種動物叫海鞘

1 comment:

  1. 閱讀區生的文章多了 , 有個觀察所得 , 是區生您絕少提及您自己的戀愛經歷的 , 甚或是 .........
    其實您結咗婚未 ???
    在您巧遇凡塵眾生的潮池裡 , 有遇過令您心動不已的絕代佳人沒有 ?
    又或者 , 好似區生您這種 "愛浪遊不羈中男" , 您 "射出來的" , 也跟您本人一樣 "難停下來" .........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