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December 8, 2013

半世紀一回‧百萬零一夜




賣花讚花香,是一件十分噁心的事,令我猶豫多時,不知此文如何下筆。

中大五十周年校慶匯演,「百萬零一夜」,我唯一不滿意,是用了「匯演」兩字,這二字由於早被濫用,太俗氣。

開場前,前奏燈光亮起,我旁邊的同學已經頻呼:好正啊,好滾動啊,好浪漫啊。我心諗,唔係話下,都未開場,使唔使咁快就滾動?

的確,把大學圖書館變成投影幕牆,雕塑「仲門」作前景,剛柔相合,虛實交織,坐著也滾動,是為此期最大發明。




投影幕牆,小白腰雨燕的沙畫,小思老師的文字,黃念欣老師朗讀。

小思寫雨燕,引錄幾段: 

牠們出去,牠們歸巢,為了生的目標。牠們為生命延續,為生活,在外邊沒一刻停留。牠們知道風,知道雨。牠們熟悉寒,熟悉熱。

地面行人,出去、歸來,從一幢建築物跑到另一幢建築物,為了甚麼目標?誰撫心自問過:我幹嘛如此匆忙?人們沉默走過,清水混凝土、玻璃幕牆,困住腳步、隔開大千世界。

偶爾,有些人,在烽火台上,朝百萬大道,抖出咻咻的呼叫,聲音隨風消散後,時間流逝,掃不了多少凡塵。




據說,有一種夾層玻璃,引進天然景致和光,卻阻檔熱力滲透,人們在裡面,受著不知寒熱的保護,不必到外邊,世界就在眼前浮現。

甚麼時候,人們都該出去了。如小白腰雨燕,為生的目標飛翔。迎風破浪,寫一首詩——屬於自己的詩,更屬於人類的詩。作一生在外邊世界工作的匯報。



一群學生會會長,談烽火台的熱血與回憶,多少社會運動連綿,反對四改三運動、北京戒嚴那一夜、反國教運動、質詢校長、百萬大道上直播世界盃。每個同學的私密回憶,仲門下,階梯上,發生過很多。

老鬼們分享當年熱血
一如其他院校,校慶總要頒「長期服務獎」、「金針獎」之類的東西,今次獲獎者是medi canteen的檸檬批,頒獎嘉賓是medi canteen的蛋糕仔,兩人在台上發生爭執。

蛋糕仔與檸檬批的爭執

送蛋糕仔環節,有幸坐台前第一排,搶了一個蛋糕仔,原來medi canteen的蛋糕仔真係幾好食,同檸檬批有得揮,蛋糕仔不滿無獎攞,是可以理解的。(聲明,本人坐台前第一排正中,絕對是一個巧合,我們早一小時到達,到處已坐滿人,但主辦單位突然在我眼前,宣布開放台前通道讓人坐,於是我們坐在台前正中地上,而後來沈祖堯校長走到學生中拍照,就坐在我旁邊,那更是絕對的巧合。)

有一環節,講述宿舍打蛇時,兩男生躲於衣櫃裡的故事,說著說著,原來其中一人是鬼。老老實實,燈火通明,人山人海的百萬大道,我心裡發毛了好久。(寫後補註:多位知情人士告訴我,衣櫃裡是平行時空,主角之一是二十幾年前的舊生,不是鬼;諗番轉頭,應是我解讀錯晒,但是:一,我真係驚咗;二,「作者已死」嘛。)


搞校慶,這時代,好易出事的,嘉賓越大越尊貴就越危險,尤其是一百年,五十年的大慶。平平安安,沒有警察到場,沒有黑影卡手,萬幸。

這夜,焦點是同學、舊生、先賢、一家大學的回憶與情意。我們多謝了校巴司機、清潔女工、園丁,一切默默耕耘的人;多謝了水塔、合一亭、烽火台、仲門、民主女神像;感恩這裡的山水天地,多謝了蛋糕仔與檸檬批。

校長的最後一句是,叫同學們:返去了,考試了,要讀書了。

五十年僅此一次,百萬零一夜,燦若繁星。


最後,校長走進了學生群中,坐在地上,一同舉起手機裡的海報,拍大合照。(他衝了落台,剛好坐我旁邊,有人拍了照,勞煩給我一張啊。)

考試了,要讀書了,但同學們不願走,流連烽火台,有人瘋狂dem beat,老實說,這是我第一次聽到dem beat沒有打冷震。

***   ***   ***
相關文章:

7 comments:

  1. 檸檬批實至名歸!

    ReplyDelete
  2. 文章中有誤處:一為,我幹麼如此「匆」忙;二為,應是「反對四改三」運動

    ReplyDelete
  3. 其實那衣櫃內的不是鬼啊,而是兩個不同時代的人在時空交錯下遇到,然後因為這次偶遇而改變了自己的固有想法。看完後再細想當中的細節,覺得非常回味啊。

    ReplyDelete
  4. 師兄,角色設定,我應該唔係鬼啦~ 多謝支持!!

    ReplyDelete
    Replies
    1. 樓上兩位,諗番轉頭,應該唔係鬼,但我真係驚咗喎。XD

      Delete
  5. 為可以成為中大人而感恩,感恩一切.
    希望可以盡綿力,貢獻社會,回饋社會!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