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August 13, 2012

王惠芬: Why me? Why not me?

王惠芬Fermi應該是我遇過的最佳受訪者,她真情直率、敢愛敢做,有笑有淚,會說故事,自動波,natural high。而且你會不明白,她說的故事,竟然在香港發生。

大家可能沒有時間看完這一小時的節目《七百萬人的先鋒-王惠芬》,我嘗試把要點寫出來。

她是外展社工,融樂會總幹事,為香港的少數族裔奔走發聲。很難想像:

九十年代末,她工作的一個社區中心,不招待少數族裔,她把兵乓球桌搬出中心外招呼少數族裔小朋友,遭同事排擠。

第二份工,又是自動辭職,原因是「破壞團隊」,她堅持服務少數族裔,這項服務不在中心的工作計劃,同事十個有八個反對。

離開社工行列,她有天在街上,碰到一位尼泊爾父親,他跪下求王惠芬幫忙,他一個兒子已死,另一兒子懷疑吸毒,Fermi問,為何不到以前的社區中心找社工求助?尼泊爾父親說,他去過,但職員說:No Fermi Wong, no service.

於是王惠芬成立了融樂會,既然主流社福團體不做,她自己做。

有一次,她和一群少數族裔小朋友到海洋公園玩,坐巴士,小朋友很興奮,吵鬧,後面有人破口大罵,口出惡言,臨下車,還向他們吐口水。

有一次,一位青年失學,他問,為何另一朋友,可以到正生書院讀書?Fermi答,那學校是給吸毒青少年入讀的。後來,那位青年藏毒,上法庭,Fermi很惱怒,那青年說:我現在可以讀書了。那青年在正生書院讀了中三至中五,後來到了英國當兵。

無數次,有少數族裔青年問,為何同班的華裔同學,考試成績沒我好,但可以讀毅進課程,後來做政府工?

這些少數族裔,都是香港人,在香港,已是第三、四代,但仍處於社會邊緣,不知何處得到援助,沒有多少社福機構直接提供服務。

又有一次,林寶案 (尼泊爾裔男子林寶在土瓜灣山邊遭警員開槍擊斃事件),開死因庭,五個陪審員,都是華人。休庭間,Fermi陪林寶遺孀,排隊等洗手間,她親眼目睹,一個陪審員走過,看到林寶遺孀,刻意用手掩鼻。

為林寶一家出頭爭取,Fermi在討論區被人罵,收過恐嚇信,指她「維護廢人」「駁出位」,有署名「中華英雄」恐嚇她,說這些人「見一個殺一個」。

王惠芬1981年來香港,算是半個新移民,她家裡有很多成員是智障人士,她是唯一能考上大學的家庭成員,她是家中經濟支柱,自己搞服務團體,沒有固定人工,賺不到大錢。

以往,她常問自己 ‘Why me?’;後來,看到很多弱勢社群的處境、三餐不繼,在停車場執剩食,她懂得了謙卑,學會了貧亦樂,知道自己其實很幸運,懂得幸運的時候,要問 ‘Why me?’, 目睹不幸,也要想想 ‘Why not me?’

十年前,「母語教學」政策開始後不久,她問教育政策官員,什麼母語,你叫少數族裔同學怎麼學。官員說:噢,我們忘記了這班學生。

忘記了。

在香港的教育制度裡,從來沒有「以中文作為第二語言」的課程,令少數族裔難以學習,升學就業亦無所適從。
反國民教育遊行,碰到Fermi (左),政府與社會一直忘記了他們
母語教學如是,國民教育如是
政客或所謂政治家們,不會為少數族裔做多少事,因為得不到大眾的掌聲,還可能被罵資源錯配。Fermi對從政者說:請你們關心無聲的一群,為他們做點事,假以時日,你靜下來,回看自己做過什麼,會覺得自己做了一件好事。

王惠芬說:「一個族群失去希望,很可怕。」

「最嚴重的歧視,是忽視、漠視,當你不存在。」

***   ***   ***


相關文章:

4 comments:

  1. I salute you Ms Wong.

    ReplyDelete
  2. I watched this programme yesterday, she is very respectable and I admire her determination and her eyes on the ignored communities in HK. All my thanks to her.

    ReplyDelete
  3. 在一個完美世界,人人各司其職,再通過稅制將資源分配,人人 **祇** 取所需。 (**祇** is an important keyword.)

    (資本主義 + 人人各司其職 is already a 完美世界 -> Some people earn more and ** willingly ** share more... whereas 社會主義 and 共產主義 ... 哈哈哈...)

    很多問題的根源,是"錯配職份"。 (Just see some of our gov. officials' duties vs their skill sets -> wrong people take up wrong jobs making wrong decisions.)

    少數族裔在香港,應該借用 "唐人街" 經驗 -> 即如節目尾王惠芬所說的方法, 生了根的少數族裔幫助其同族成員,雪球才能滾大。(Of course the newly came members really need to put efforts and determination to integrate into the society, rather then the society disintegrates for the minorities. E.g. 廣東話 vs 普通話 in Hong Kong.)

    Of course "唐人街" 經驗 has its failure point -> e.g. become a shelter or excuse for some people who are not willing to integrate; another example is praising communism while living *non-communist-ically* [sorry, but you know what I mean] in a non-communism country.

    ---

    人人各司其職... that's what God has created us for. Then why would 王惠芬 want to get rest from her current "職" assigned by the Lord?!

    Will 王惠芬 explain "the little details" in the Bible better than me, or I help the minorities better than 王惠芬 ?! 哈哈哈... That's 各司其職。

    Anyways, 王惠芬, you have been doing a great job. & Thank you, 區生。

    ReplyDelete
  4. 少數族裔學童既然要撰擇在香港生活,不是應該學好中文嗎? 括免中文考試入學又對受由小就要被迫接受中文教學的本地學生公平嗎?難道美國/日本又要接受我們中國人括免英文/日文教學?手指拗出唔拗入,是否壞腦了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