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August 7, 2012

最長壽.最宜居.最惡頂


區家麟|絢麗荒涼    (本文3/8/2012 刊於《信報》)

活在香港,我有一個感動時刻。年前在四川山區被狗咬,左腳一口、右腳一口,回到香港查查維基百科,發現全世界瘋狗症病例中,病發後死不了的,僅有一宗,於是匆忙到急症室,負責分流的護士二話不說,先打破傷風針,只等了二十分鐘,可以見醫生。

醫生看到我傷口,呵呵兩聲笑了出來:「牙印很完整啊。」聽說打瘋狗症針好得人驚,我問,是否要圍住肚臍打十二針?醫生笑說:「那是粵語長片的橋段。」

忙碌的急症室裡,亂中有序,醫護人員有條不紊,打了針,再排期多打四針,盛惠一百蚊,我偷笑了。想起可以對瘋狗免疫,我感到無畏無懼兼交稅有理。走出急症室看到藍天白雲,我感恩自己生在香港。

日本厚生勞動省的統計說,由於大地震死亡者眾,令日本人平均壽命縮減,加上女性自殺率提高,港男港女已經超越日本人成為世界上最長壽的人,香港男性平均壽命80.5歲,女性86.7歲。香港人素來生活緊張,食無定時,假期少、住屋窄,供樓命苦,成為全球最長命的人,簡直是一個謎。

香港醫療設施一流,窮人也可獲得基本治療,孕婦產前檢查完善,嬰兒夭折率低。不過,大家應有疑問,這些因素,不應是香港獨有吧?按理很多國家地區都有同樣的醫療配套與設施,為何香港獨佔鰲頭?

查閱一下其他國家的「長命」調查,有點線索,美國中情局的World Factbook,包含更多地方的數據,香港人壽命排全世界第八,首四位,分別是摩納哥、澳門、聖瑪利諾和安道爾,日本第五。排在前列的國家地區,除日本外,都有一個特別之處,就是地方細小。

地方小,交通方便,加上醫療系統發達,代表一出事,病人可以短時間送到醫院,中風有所謂「黃金三小時」,平常車禍急症,總有醫院在附近,自然更快得到治療,存活率更高,壽命就更長了。

香港另一個感動位,是我們後花園的小秘密,密集公屋的背後,是杳無人迹的山野,塔門的天與海糧船灣花山崖壁的壯麗六角柱石木棉洞的拍岸驚濤、沙螺洞的青葱綠野流水淙淙,距離我們的國際金融中心大陽具,只是那麼的一小時車程。到訪的外國朋友常驚嘆,原來香港不只是一個發狂大都會。

很多香港人身在福中不知福,直至《經濟學人》智庫的「宜居城市」調查,竟然把香港排在全球最宜居城市之首,我們又一次掉了眼鏡。

當然,類似的排名遊戲,我們不宜太認真。《經濟學人》的評論也說,調查結果奇怪,相信只有香港人高興。看清楚調查方式,香港排名飊升九位,原來是一個比賽下的產物,智庫採納了他們主辦的一個研究比賽的「得獎新指標」,加入「城市空間」這個創新的「宜居概念」。雖然香港在污染水平與文化資產的指標中得分甚低,但「城市綠化」與「自然資產」等指標,領先各大名城;這個概念,連「城郊不混雜」也是指標,香港市區與綠化地帶分界清晰,也得極高分。歸根究柢,是香港擁有佔全部土地四成多兼不准發展的郊野公園,世間罕見。《經濟學人》評論說,香港潮濕多雨、夏天酷熱,一年四季能盡情郊遊的時間不多,綠色的香港,大部分人難以享受,指標意義成疑。

當然,我等香港人,自然照單全收,找時間逃離劏房與蝸居,盡情享受藍天綠野執執膠也開心;還不相信的話,看看香港八號風球,地鐵仍然行駛;十號風球,強颱風正面吹襲,狂風呼嘯,大家仍能安睡半夜,香港只是塌了幾千棵樹。

人最長壽,地方又最宜居,打風落雨也不怕,活在香港,我們三生有幸,今天應該很高興。就只欠那麼的一點點。

獅子山上的馬騮
香港人最長壽,我不想活到八十歲,仍然要爭辯「愛國和愛黨的分別」、「香港什麼時候適宜實行民主」;香港最宜居,但充斥著最惡頂的面孔,小圈子選舉內定分贓,十六個功能組別小圈幫陌生人自動當選;當權者近親繁殖,密謀派糖攫取民心而又有很多人樂意被收買。香港人,就只欠一點點尊嚴

相關文章:

7 comments:

  1. 最宜居? 《經濟學人》咪講笑啦!

    從前在下一個人可以到處去時,香港才是最宜居的時候。自從有了集體打劫,連太平山的小路也可能有劫匪,在下便終止了大部份獨行活動 (當然除了去大街大巷、行街、逛書局等等)。從前的藍天、斜陽、寧靜的山郊,才是香港最美、最宜居的時候。自從有了自由行,在下連 "去大街大巷、行街、逛書局等等" 都大大減少很多...勿說香港的旅遊點... 。

    今年重要"上街" (i.e.遊行) 上咗咁多次,都無意慾行出街。

    ReplyDelete
  2. 身在褔中不知褔,所以很多也人不懂珍惜所擁有,譬如說:自由
    在香港這塊褔地,我們生下來就享受著各種各樣的自由,人們都認為這是理所當然的。可曾想過,有天可能都給收回?
    假如今天沒有好好捍衛和守護我們的民主自由,讓它一天一天的給蠶食,別說三五十年後,恐怕三五年後香港已經變天。
    醒來吧!別再給蛇齋餅糭等小恩小惠蒙蔽雙眼!

    ReplyDelete
  3. 如果這作惡的政府一天不被推翻,只怕那四成多的綠地也要被開發,那優良的醫療制度也會被取代!

    ReplyDelete
  4. 我一直不能理解,那些還要在直選裡投建制派的人,腦袋在想什麼。那幫人,早已在功能界別裡劃地自肥,為何還要在直選給他們一票?

    ReplyDelete
  5. ...“那時必有許多人起來攻擊南方王,並且你本國的強暴人必興起,要應驗那異象,他們卻要敗亡。” (Not an accurate translation when comparing with NIV version.)

    區生,“五四運動” 對中國人是浩劫的開始。有人卻當它是件好事。 強暴人做強暴事,卻覺得在為人民服務。 (國民教育會點教 “五四運動” ?) 今天類似的強暴人繼續橫行中,可能是要應驗某個預言...別忘記他們 "可以任意而行四十二個月" 。 (但如何計算 "四十二個月"?)

    寧靜的八月似是暴風雨的前夕。

    儘管現況 discouraging, "聖徒的忍耐就在此"。

    ReplyDelete
  6. 原來區公子是 "一直不能理解" ..........
    那麼,大概 "好多人" 都會 **唔理解** 區公子您的 "不能理解" 的了 。
    細心算一算 ,區公子閣下,您也好像年紀過了 40 外開的了 .........
    此時此刻您都 "不能理解" ,就請 please feel free to "處之泰然" 好了, 世界上,您 (or inclu. Everybody) , 不理解的事太多了,不必都要答案。

    ReplyDelete
  7. "香港人,就只欠一點點尊嚴" = 獅子山上的馬騮 :)))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