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April 20, 2012

盛女戰俘營


區家麟|絢麗荒涼    (本文20/4/2012 刊於《信報》)

《盛女愛作戰》熱爆,它暴露了一個吃人社會的殘酷現實,我們崇尚工具理性,為求達到目標,一切手段都變作高尚情操。世上已沒有「整容」,現在叫「醫學美容」;也沒有「減肥」,早已是「纖體」;指導你媾仔媾女,叫「人生教練」。披上白袍就變成專業,引幾句英文就是專家,說話滿有信心就是權威。

物競天擇,適者生存,為求在情場、夜場、職場、官場突圍而出,大家都自覺或不自覺地改變自己,取悅他人,積極備戰作戰。大公司愛講企業管治,滿城盡是專家顧問,早不是新鮮事;有一次,部門搞在職培訓,請來的卻是形象專家,教導出外見客的女同事如何裝扮自己,令自己既明艷照人又信心爆膨。

高跟鞋的戰場
 
形象專家說了半天,來來去去一個最重要板斧,是不嫌麻煩,一定要穿高跟鞋。高跟鞋能令女士們自然而然挺直腰板、挺胸收腹,走起路來高人一等,自我感覺良好,容易流露自信心,予人說服力。穿起高跟鞋,每一步「唂唂」有聲,自信的腳步能顯露高貴氣質,未見其人先聞其聲,又能營造先聲奪人的震懾力,吸引旁人注意。專家說,就算你充滿內涵,內在美爆燈,人們都要看表面功夫,否則在激烈競爭裡,你根本不能引起人注意,第一關都不能過。

這些「專家教路」,女士們有些半信半疑,有些掩嘴暗笑,部分甚少出外工作,直言穿高跟鞋不方便,亦謂毋須認真化妝討好別人,她們要做回自己。

形象專家滿臉感慨、不住搖頭:「你們太傻太天真。」她說,打扮自己,穿高跟鞋,催谷自信,在公司內部更需要,畢竟主宰你前途的,往往不是外面的人、也不是單看你的業績,而是上司對你的觀感。「穿高跟鞋,顯露自信,是做給上司看的,在公司裡,更需要打扮。」信不信由你。

放下尊嚴,裝扮獻媚以取悅他人,很多人不屑為之,可喜可敬,但眼前往往路難走,是獨木橋一道;在職場官場,願意自閹獻媚者,眼前卻是陽關大道,順從權勢,投其所好,正是香港最見成效的公民教育。

放下身段取悅權貴

《盛女愛作戰》中,一眾盛女接受身體改造,瘦身減磅、鋸牙矯齒、去斑去皺;眼神要緊,當然少不了「港女三寶」大眼仔、假眼睫毛與粗眼線,再化靚妝、改髮型,彈指之間,就是一個新人。

職場官場裡,放下身段取悅權貴,大有人在;裝腔作勢,塗脂抺粉,口甜舌滑,都是重要學問。在上位者,永遠是自以為是;如果他錯了,那是因為你搞錯;一切與資源緊絀無關,只與你們的惰性有關;非用人唯才,而是按權貴喜好;決策非看專業準則,而是據錢財走向;怨聲載道時,老闆會面露憐憫說:世道如此,你可以選擇離開。你開始深切體會,課堂上所學的管理技巧專業守則,全屬廢話;取悅權勢,忍氣吞聲,扮得一團和氣,才是正道。

《盛女》的價值觀下,為求取悅男人,追求世俗認可的「美」,可以改變自己的儀容、身體、容貌、談吐、性格。歲月留痕,面容上最先失守的,是眼角的魚尾紋,皺紋蔓延,額角開始失陷;地心吸力發威,面頰慢慢下垂,嘴角被脅持,一起下滑,笑臉變作愁容,天意難違無力挽。

香港營vs戰俘營

有人試圖對抗地心吸力,抽脂、削骨、拉臉皮、鑲鋼條、打肉毒桿菌,變本加厲。為了取悅別人,敢於挑戰物理定律,爭取時光倒流,反對地心吸力,其志可嘉。本來,妥協只是戰爭的手段,最後被手段控制;本來只是暫時的讓步,最後迷失自己,沉溺其中。

《盛女》之戰,有戰場,必有戰俘,香港一地,不是唐營梁營香港營,是一個戰俘營。情場職場官場,皆如戰場,能獨善其身,活出自己的能人甚少;戰場上犧牲自己,取悅他人為生,不斷妥協而深陷泥沼,不幸成為制度下的常態。敵人,正是病態的社會風氣與權錢勾結的畸型制度。

無奈活在戰俘營,也需要尊嚴,美軍文件‘21-78戰俘求生手冊,可供參考,總括數項相關要點:

1. 戰俘營的鬥爭是意志之戰,我們要時刻保持反抗之心,不能被敵人磨滅意志。

2. 敵人慣常製造孤獨與疲累,削弱你的自信心,令人不分是非;並會在旁人面前侮辱你,令你自慚形穢,不要中計。

3. 敵人有時會給你一些甜頭,引誘你服從,令你忘記自己是戰俘。

4. 可以與敵人合作,而不能合謀;即是說,妥協合作,若能提高戰俘福祉,可以做;但為求生存,向敵人出賣同路人,就是合謀,絕不能接受。

5. 要與其他戰俘緊密合作,找機會互通訊息,互相支持。

6. 要時刻了解敵人的文化、管理、經濟物資來源與人事、政治的關鍵;留意時機,總有一天,你能逃出戰俘營,重獲自由。

相關文章:

2 comments:

  1. Do you agree that this what women should to do develop their career path? Although I never agree with '港女三寶', especially 大眼仔、假眼睫毛, these re what most young men go for nowadays ( or they believe that their opposite sex have evolved eyes twice as big as theirs as well as the necessity of boobs and bums). about the 戰俘求生手冊, very interesting, but please let me refer you to zimbardo's prison experiment
    :)

    ReplyDelete
  2. 我不相信高跟鞋有這樣能力,但明顯有為數不少的一群人相信。而這個時代,表面功夫、政治化妝都能騙得一時,總之,不要把手段變成目的就算了。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