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une 17, 2011

香趕特別痕淨區


區家麟|絢麗荒涼    (《絢麗荒涼》逢星期五刊於《信報》)

也許出身「廣播界」,對「懶音」有點執著。往日面試實習生時,若要硬性規定應徵者不能有懶音的話,只需開口對話三十秒,已大概可「叮」掉七至八成應徵者。

語言不斷演化,沒有永恆的讀音,懶音不是什麼關乎生死的大問題,但學生們雄心壯志,想當電台記者,想做權威新聞主播,懶音問題就是一座難以逾越的大山,告訴他們噩耗:你說話有懶音。換來的總是驚訝表情:「吓,懶音?身邊朋友都是這樣說話啊。」

「恒生銀行」,變成「痕身銀寒」;「寒冷」讀成「航懶」;「香港」變作「香趕」;「特別行政區」就是「特別痕淨區」,嘴型扭曲、舌頭放在錯誤位置、尾音拉長變調;最大問題,是不知自己有懶音,要花很大力氣才能改善;很多菁英分子就此被擋在廣播界門外,甚覺可惜。究竟懶音潮流如何開始,為何普及,對我來說,一直是個未解之謎。

懶音普及,理應無關個人性格,一定源於深層次兼影響範圍極大的因素。有人說,是某些紅透半邊天的歌星,美艷紅唇總是張不開,愛說不說,矯揉造作,令年輕人不自覺模仿。不過,幾個明星有這樣大的影響力嗎,不太可能。最近在中學的演講場合,讓我發現懶音謎團的線索。

每次演講前,學校的訓導組老師總要上台訓話,叫學生安靜、留心、不准睡覺。有一次,一位年輕的訓導主任上台,他銳利的目光橫掃學校禮堂,一臉凝重、眉頭深鎖、憂心忡忡,以沉默等待同學安靜,然後輕輕搖頭,義正辭嚴,一字一字吐出來:「你們令我太塞望!」。老師滿腔熱誠,但一口懶音,勉勵同學:「你們要自盡!(自重)」日復一日,年復一年,學生耳濡目染,刻骨銘心,正音懶音不能分。但是,不能怪老師,他的懶音又從何而來,總有個源頭吧。

有天飯聚,朋友一家大小齊集,好媽媽平日字正腔圓,怎料向三歲女兒說話時,竟然舌頭與上下顎糾結一團,嘟嘴捲舌、拉長音調,說起「BB話」,句句是最標準的懶音。腦裡的燈泡突然亮起:難道新一代的懶音,是從父母的「BB話」開始?這時代的父母,對孩子呵護備至,不打不罵,說話溫柔兼扮可愛;父母的「BB話」伴隨孩子成長,不離不棄;直至入讀大學,仍有不少父母以為子女只有八歲。

在大學工作的朋友報告,近年碰到有阿媽闖進大校校園,替子女查詢開學問題,例如:「到哪裡可以買齊新學期的教科書?」父母把大學當成小學,在旁的子女則呆若木雞,毫無反應;一個應當獨立自主的大學生,阿媽還會每天打五次電話問安;孩子入住大學宿舍,一小件行李也要開車接送,惟恐孩子搬搬抬抬太辛苦。忘記交學費,有父母找職員理論:「為什麼你不把學費單寄給我?不寄給我,我怎麼知道要交學費?」職員只能沒好氣地解釋:「學費單電郵給學生,不會寄給家長。」

從父母過分關愛的行徑可以推測,他們對子女的溫婉軟語BB話,可能延續一世。大學的門口,應貼大字標語:「嚴禁父母陪同子女進入」;父母對年滿六歲的孩子說BB話,理應接受再教育。

這懶音猜想是真是假,要勞煩語言學家探究。不過,語音由人創造,有常亦有變,所謂對與錯、正音與懶音,難以一概而論。如北京話的捲舌音,曾經有很多人奉為普通話「正讀」,實質只是全國一小撮北京人的習慣。但世情就是如此,又如「香趕特別痕淨區」,荒誕走調,很多事情大家隱約感到不妥,但無時間細想,又無力改變,時日一久,便習以為常,甚至心安理得,感覺良好;語音走調還算吧,不講邏輯則無可救藥,香趕特別痕淨區正是表表者。

要改變其實不難,說話斬釘截鐵,多點自信,多點剛陽之氣,懶音腔調已可十除七八;但很多人就是不會挺直腰板說話,甚至拒絕承認有問題,更認為歷史潮流,浩浩蕩蕩,不能阻擋。香趕特別痕淨區的走板腔調將成為主流,堅持舊日的一套,代表落後形勢,將為時代所淘汰。我等乃抱殘守缺、早死的一群,還是收聲為妙。

14 comments:

  1. //這懶音猜想是真是假,要勞煩語言學家探究。//

    語言學家不叫這現象做「懶音」,而會叫做「語音演變」,他們還會樂觀其成。如果語言萬世不變,他們還有甚麼好研究的?

    ReplyDelete
  2. 個人感想是…我覺得香港人生活節奏急促,也不無關係。
    有一種人是慣於機關槍式說話,也有另一種人純粹是急促生活方式間接衍生的"那西"態度有關。好像那些茶餐廳即使抹枱布臭了也不去洗,隨便抹一下枱面,視覺上沒有異物就算,甚至那些"異物"被掃到顧客的腿上…;用英文寫電郵時全不理文法,只要每個單字的意思拼起來可以明白就算;有些courier只是急著要收、送件,一句話也不說就跑掉了(這我可以理解)…
    所以人們說話時也是,覺得別人大約知道在說什麼就夠了…
    另外…還覺得經常出現的懶音是"跟住"變成"跟予","國家"變成"各家","其實"變成"其日"。

    ReplyDelete
  3. > 老師滿腔熱誠,但一口懶音,勉勵同學:「你們要自盡!(自重)」

    我相信他是真心這樣說的 :ppp

    ReplyDelete
  4. OMG I can't agree with you more! For goodness sake it is our mother-tongue and so many people here can't even manage it! If we local-born Hong Kong Cantonese can't even speak it correctly, what right do we have to look down on those from the Mainland or elsewhere who can't speak Cantonese accurately?

    Ask 10 people on the street to read "大豆芽菜炒牛肉,又煙又韌又黐牙”and I bet 9 out of 10 won't be able to say it right!

    I have to bear with my co-workers (who are not young - and being a post 80 isn't an excuse) who can't pronounce words correctly everyday, for example, 他姓“角”(郭);中“角”(國)just to name a few and i wish I could point it out to them...sigh...

    我無意貶低亞視新聞部的記者,可是他們大部分的懶音非常嚴重,令人搖頭嘆息!還有在商業電台報天氣的,那句“火警[危]險警告”也是一絕!

    I share the same feelings with you:我等乃抱殘守缺、早死的一群,還是收聲為妙。

    ReplyDelete
  5. 古讀書人也習音律,耳朵靈敏,發音亦準。而且懂得欣賞韻文,詩詞歌賦、平仄聲韻,一絲不苟。如今音樂科是閒科,浪費時間;古文更是抱殘守缺,可有可無。以前才子修六藝,今天叻仔攞九A。怎可同日語?

    ReplyDelete
  6. 此乃中角仁社會既返祖現象, 可悲

    ReplyDelete
  7. 慚愧慚愧...小妹的懶音問題亦十分嚴重~
    歸究原因,大概就是學校從來沒有教過廣東話發音,在家也沒有人糾正~
    到面試才發現懶音問題,已有D為時已晚~唯有針對常用常錯的字加以練習

    ReplyDelete
  8. // 老師滿腔熱誠,但一口懶音,勉勵同學:「你們要自盡!(自重)」

    我相信他是真心這樣說的 :ppp//

    絕對贊同﹐那個老師其實是想那些同學一死以謝天下。(爆)

    ReplyDelete
  9. 可能是愈來愈受大陸移民影響

    ReplyDelete
  10. 我覺得要分清楚:
    正音與鄉音的分別(例如把香港讀成康港,應屬鄉音);
    正音與懶音的分別(例如香港讀成「香~趕」);
    字典讀法與俗音的分別 (例如骨灰um or hum);
    正經音與玩野之分別 (如春田花花幼稚園校歌).......

    ReplyDelete
  11. 有位二十多歲的朋友在fb回應,是很好的「見證」,借用分享:

    -------------------------------
    「……我常有個比較:
    我的小學老師們當時大多年過四十,教我中文的過六
    十,他們頗執著於糾正學生懶音,說不好的小息再練...連英文字的讀音,那個是英式美式,也教得清清楚楚....但我中學的,則多為年輕的老師,有些才剛大學畢業,教中文中史的也懶音多得礙耳,有次我不識好歹問了老師,何解他文史出身卻會有懶音,他說了句:「有咩所謂,慘得過我當時考試攞晒A!」......

    現在的中文試ORAL要考正音,但我阿妹常抱怨,老師教的讀音,一個字總有多個版本....
    -----------------------------------------

    ReplyDelete
  12. 懶音不只是近代年輕人的弊病,我身邊亦有多位七十後的懶音王,病因不明,雖未至於要「自盡」,但此文實在精彩,我急不及待要在面書跟各位友好分享。

    ReplyDelete
  13. 商業電臺!簡直是垃圾,懶音極多,"墨煉川貝枇杷膏",你敢吃嗎?"痕身指數"升得過癮嗎?有懶音未至於要自盡,那裏來的厚顏竟然做節目主持、主播?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