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July 14, 2015

暴力維穩戰



圖片︰《紅網》

「暴力救市」,匪夷所思,一邊說金融要「與國際接軌」,同一時間搖滾上了火星;「暴力維穩」,則變本加厲,全國公安聯合行動對付維權律師,一朝回到《1984》、回到1966

內地酷愛戰爭語言,以「戰爭」作比喻,很美妙,「戰時狀態」,從來是槍口對外、團結民心、譭過敵人的招數。救市維穩,叫「A股保衛戰」,券商銀行搖身一變,成為「國家隊」,本應是球證的中證監,一同上戰場保家衛國。證監下令救市,中央放水買股,大股東只准買、不准沽、更不准沽空,無錢買也要借錢買;不想跌,則隨便停牌;公安部副部長踩進證監查「惡意沽空」。

一呼百應,精銳盡出,進入緊急狀態,市場倫理拋諸腦後,以國家之名,公然造市;危急存亡之秋,儲足彈藥上戰場,入市謂之愛國、謂之忠誠。

好了,敵人是誰?

狼煙四起,荒涼的戰場上,軍官嚎叫,要勇武殺敵,矛頭直指「外國勢力」,卻只見小貓三兩洋鬼子;再羅織「惡意沽空」罪名,劍指內鬼奸細,草木皆兵,卻找不到敵蹤;誰有呼風喚雨的財力?誰有早著先機,洞悉「國家政策」的人脈?

敵人難尋,找得到也說不出口,因為敵人是自身失控的貪婪,敵人是自身權錢的同謀苟合;領導者迷信軍備而沒有軍紀,狂傲的軍官,他們掌握輿論陣地,舞動股票市場,繪畫美麗憧憬,動用中央喉舌,誘使大媽入市;沒有行軍經驗卻以為自己是戰術專家,未有妥善監管而縱容場外孖展賭局;財技失控,慌忙暴力救市,一輪衝鋒,轉移視線,然後,宣布自己殺敵成功。

殺滅了平民大媽,美其名教訓無知股民;同時保障國企央企黨企,股價飛昇不倒,繼續以無限的錢財,不受監督的權力,主宰蟻民生活。

暴力救市,把股票與國家財富玩弄於股掌之中;暴力維穩,則把法律與司法體系,盡為己用,以法整人。

最近,內地維權律師,被失蹤、被抄家;一大堆陌生名字,他們是誰?

借用一位中國綫記者的提醒︰你也許不認識誰是「唐荊陵」,但應該識得李旺陽,一個被自殺的六四民運人士,香港曾經有好多人為他的死而震撼,為了他走上街頭喊冤,唐荊陵就是協助李旺玲和調查李旺陽死因的維權律師。好了,如果你不認識名單裡的「隋牧青」,你現在識得唐荊陵了,隋牧青就是李旺陽的律師唐荊陵被捕後的代表律師;即使你不清楚唐荊陵案,也應該要知道,佔中時,好多內地人因為聲援佔中被捕,隋牧青就是幫他們打官司的人。

簡單來說,這幾年來,異見分子都拘捕了,早就開始拘捕異見分子的律師,異見分子的律師都拉光了,現在開始拉異見分子的律師的律師,拉異見分子的支持者,拉異見分子的支持者的律師

律師都拉光以後,接下來,異見分子的支持者的律師的支持者,報道異見分子的律師的遭遇的記者,處境堪憐。經濟上有「惡意沽空」,現在政治上也有新罪名叫「惡意維權」、「炒作維權」。

誰來定義「惡意」與「善意」,當然是掌握暴力的人。

權威如最高人民法院,還未開審,網站已轉載公安一面之辭,指控「維權黑幕」,力數被捕律師的「詭計」,難怪制度失信,訪民不絕,有冤無路訴。

財雄勢大,萬億救市,何時建立一個有公信力的司法制度,獨立公正解決糾紛的機制,遙遙無期,卻有無盡錢財,投入維穩監控、網上巡邏,全方位殺滅異己,只准買股,不准發聲。

這麼近,那麼遠;一條邊界,牆內牆外,我們活在兩個時空,卻不幸交錯。

一場金融鬧劇,再讓大家看清楚香港的價值,保持現有的優勢與價值,等待中國來接軌,而非迎合劣質管治與無盡貪婪,香港已能活得好。

再加一場維隱殺敵戰,把僅有的健康力量消滅於萌芽。那些酷愛極權體制的朋友們,也請看清楚,不要以為今天的自由是必然,不要以為今天可上網高談闊論是必然,也不要再說今天的中國已經有很大進步。拜託。

***   ***   ***

 (本文原刊於晴報專欄《風起幡動》,此為加長改寫版。)


相關文章︰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