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uly 29, 2015

明德格物笑騎騎



圖︰學苑即時新聞

堂堂校委會殿堂,誰是外人誰是鬼?那些把百年老店弄得污煙瘴氣一團糟,明德格物校訓下,擘大個口笑騎騎,還有時間練習演技的,就是外人就是鬼。

梁振英集團,最叻就係用無比的耐性玩鬥爭,有權盡用,同你玩人事、玩程序,透過人事布局,操弄決策程序,推倒既有的大學自主,誓要鬥倒一個副校長,此謂之攻陷學術自由堡壘的功業,全盤操控學術界的重大戰役,爭取阿爺信任獲准連任的重要功績。

直至今天,所有梁粉校委都迴避對副校長人選陳文敏直接表態,為什麼?因為不敢表態;為何不敢?因為根本找不到見得光的否決理由。

若說陳文敏「包庇」戴耀廷搞佔中?甚麼叫「包庇」,有何理據?

匿名捐款問題?遴選委員會已考慮了早前的審核委員會的捐款報告,報告謂接受捐款過程「不符預期標準」,但大學規章裡從來無標準,校委員也一直不公開報告讓人評理。(還未追究誰人這般神通廣大,竊取了教授們的電郵,再在建制喉舌報大書特書;種種部署,誰是幕後黑手?)

又退一萬步,如何去衡量學術捐款來源是否「合標準」?

多少英資大行以鴉片起家?多少愛國商人以走私揚名?多少黑社會集團成為愛國中堅?多少毒犯成為正義之聲?賭王的錢背後有幾多陰質事?各位校務委員大國手,你收的藥廠捐款又有幾高尚?內地大企業,有多少人的第一桶金,是清清白白見得人?就算是科網巨子,startup經典,不是靠抄襲、不是靠賣假貨,如何起家?他們的錢,道不道德?你要不要?

捐款問題,莫須有,找藉口整人,整不到,不能直接置陳文敏於死地,找不到否決副校人選的理由,於是先則拖延,不放議程上校委會討論,一拖半年;拖無可拖,始終要傾,放上議程,卻不否決、不通過、不討論,「等埋首席副校」的意見。

至這位「首席副校」,不知是誰,仍在遴選,之前一直無這個「程序」。當然,最後「首席副校」就算同意陳文敏,波又回到校委手上,總有辦法繼續拖。

如此玩弄程序,校委李國章才可以大喇喇地問︰「()滿」。程序上,校委會有權拖延決定;態度上,他從未表態,你無從批評。枱面上,用盡權力跟足程序猛力拖延;枱底暗箱操作,他不認。

梁智鴻醫生,一副難為了家嫂的表情,你是堂堂校委會主席,76歲了,一生還有何求?為何你愛的香港大學,被一名從天而降的「沙皇」蹂躪,而甘於屈膝配合?

坐在校委會內,還有良知的人,難道還要啞忍,當然要爆發、要爆料,難道忍氣吞聲任你用程序用人數去宰割?

港大校委會,正是梁特治港的縮影,成為無限延伸的689的手,他挪用殖民地制度留下的大權,隨意任用粉絲,在程序上鑽空子;側翼有暗黑勢力盜取政敵的機密電郵,伺機用喉舌爆料抹黑。

一群奸得不能再奸的人,找來一群蠢得不能再蠢的人,入侵每個香港最後的淨土。刪除副校長一職,刪除陳文敏,刪除敢言的人,甚至刪除香港大學的光環;對那些大言不慚只愛騎騎笑的人而言,又有乜所謂,他們睇得開心,玩得放心,根本不在乎。挑起爭端,他們才有存在價值;永遠鬥爭,才能向主子證明自己忠誠。

如果香港大學頂不住,當下一個浪要來時,全港無一間大學能獨善其身。

***   ***   ***

相關文章︰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