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April 24, 2015

走向崩壞之路,綁上命運戰車



區家麟|絢麗荒涼 (原文 24/4/2015 刊於《信報》)

一場從無開始過的諮詢、從未有商有量的討論;政改草案出籠,乃視承諾如糞土的里程碑,模糊真偽的赤裸陽謀。給你換個大一點的鳥籠,告訴你,這就是權力最慈愛的恩寵。

所謂低門檻「十分一入閘」,說得動聽;生果店也許有光猛窗櫥,陳列著的士多啤利香蕉芒果蘋果橙,不過,有人代你先選三樣︰發臭的榴槤、化水的蕉與發霉的橙,叫你三選其一「袋住先」;你抗議嗎,你實在不識時務,不懂感恩。

林鄭月娥云,提委會入閘推薦數目上限為240名,「制度可容許最少有五個和最多有十個參選名額」,標榜數字上的可能,製造有競爭的幻覺,卻連數字也搞錯。提名委員有權不推薦,參選人數目有可能少於五個。如此重要文件都搞錯簡單數學,hea 做之心,見微知著。

十個人參選又如何?提委會組成,一如所料,選民基礎不變,代表小圈子本質永續。曾經說過的增加廣泛代表性,亦束之高閣,當無講過,丁點誠意亦省卻,擺擺姿態也懶得做,還說甚麼「一定要得」?

最後莫名其妙之處,在市民投票階段,不設兩輪投票,只有一輪;意味著,當選者可能最少只得三成多選票,大有可能成為弱勢特首。早前討論,大可設兩輪投票,若第一輪無人取得過半數選票,次輪選舉篩走第一輪得票最少者,最後由二人對決,勝者票數較多,可取得較高認受性,管治籌碼較多,推行政策阻力較少。兩輪投票制度並不複雜,諮詢期間亦為多數黨派同意,為何不做?

政府解釋,竟以「簡單易明」、「時間與資源較少」等理由,犧牲直選特首數字上的認受性,選票本來可以作為權力的裝飾,也不想要,為甚麼?一個弱勢特首,誰最高興?

當然是一直於幕後指點江山,違法干預香港政治,插手地區事務,操控大棋局的中聯辦及其代理人;特首縱使是遭牢牢掌控的自己人,也要維持其弱勢,他們才有左右大局的空間,日後任何特首只能靠攏紅色陣營,百分之二百忠誠,祈求施政順暢,才能容易保住名位,求鏡頭裡的風光。

也請留意林鄭月娥的說法︰「事實上,行政長官實行由全港合資格選民以『一人一票』方式普選產生後,即已實現《基本法》第四十五條的規定有關行政長官產生辦法最終達至由普選產生的目標。

目標已達,意味著承諾實現,已是終極一步;目標「實現」後,「優化」亦無期,「袋住先」毫無懸念就是「袋一世」。

政府的陽謀,掛在臉上,寫在牆上,說自己很有誠意,特別的撬票技巧,是放風講明要「撬十三票」;不暗地拉票,卻大鑼大鼓公開叫陣,傳媒自然去「捉鬼」,在泛民間挑動猜忌,製造分裂信不過的形象;另一戰線,則由些高薪厚職,面目可笑的馬前卒,充當先鋒,四處點起火頭,惟恐天下不亂,四處發話,問人「是否支持港獨」、「你是否中國人」,繼續挑動對立情緒。

猶記起基本法初衷,行政長官修改辦法在附件一寫得清清楚楚,只有三步︰須經立法會全體議員三分之二多數通過,行政長官同意,並報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批准。「三部曲」被釋法修改成「五部曲」,實際運作可見,其實是中央一錘定音,行政長官通傳,立法會你喜歡過就過,否決罷就,你要承擔責任。同一時間,掌權者以其建制優勢,調動公帑與大氣電波,開動宣傳機器,先發制人,企圖製造民意倒逼泛民,把政改失敗責任推到泛民身上,並順勢部署在未來選舉中收割,企圖一舉數得,陽謀路人皆見。

政改偽諮詢,權貴們放棄了以選票化解紛爭、團結社會的最後機會,反而變本加厲、指鹿為馬,確立一個撕裂的大時代。我們聽到了時代的呼喚,一同綁上了命運的戰車;崩壞之路,已無人能擋;中庸路窄,在屈辱與尊嚴之間,亦沒有選擇。各位坐穩。


***   ***   ***

相關文章︰

1 comment:

  1. 如果当年一人一票,cy 同唐唐就會有唔同结果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