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April 10, 2015

大愛無疆基本法


區家麟|絢麗荒涼 (原文 10/4/2015 刊於《信報》)


本人對基本法有濃濃的愛意、深深的感情,體現於家中珍藏的《基本法》及香港前途相關文獻。當中,《中英聯合聲明》封面已長滿黃色污漬,符合其宿命,政治亦正確。

其他基本法文獻,三十年來,不離不棄,閑來隨便翻閱,總有體會,長了知識。

本人贊同,齊來認識基本法,接受補腦再啟蒙,是香港人民的義務兼責任。為了百分之二百響應護法王振民「人手一本、隨身攜帶」基本法的呼喚,緊跟「上有所好,下必甚焉」的時代精神,本人是日隨身攜帶1988年的徵求意見稿及1989年的基本法草案,細心研讀,既感受到愛,又能溫故知新。

毋忘初衷,往日之日不可追,當年的討論與徵求意見稿,有關政制部分,何只有「公民提名」與變相的「政黨提名」元素,連當今十惡不赦、講一講都要打落十八層地獄的「全民公投」都有,而且寫進了最後階段的基本法草案。

19892月,基本法草案附件列明,香港人可以「全體選民投票」的方式,決定第四任行政長官(即2012年的一任)及第五屆立法會(即本來於2012年選出的一屆)是否實行全面普選,2012年前要預先擬定「全體選民投票」的具體辦法,為全民投票作準備。


當年草案,立法會改革之最終決定權,落在香港人身上,原因淺顯,亦合常理;你不可能期望原有制度的既得利益者,即是立法會功能團體議員,主動犧牲自己界別的特權引入全面直選。「公民投票」才能消弭分歧,解決僵局;才能有足夠公信力,引領改變。

今天,「公投」被指違憲違法、鼓吹港獨、無視一國,帽子千萬重;原來,當天中央政府也同意港人「命運自決」,最少容得下全民投票,讓港人集體表達意志。中央對香港人的大愛,字裡行間,裡裡外外、前前後後、左左右右,清清楚楚,愛到滿瀉。

如果全民公投否決全面直選又如何?草案附件想得周到,每隔十年來一次全體選民投票。

十年一次公投!曾幾何時,公投不是夢,不是離經叛道大毒草,一次不行,還可以再來。

不過,草案裡這些條文,後來煙消雲散。

被甚麼取代了?就是把立法會閹掉一半的分組投票制。這個制度,以功能組別少數壓制直選議席多數,於當年基本法諮詢期間,幾乎無議論過,但平地一聲雷,最後一刻跑出,為甚麼?

草案發表後的最後諮詢,碰上了八九民運、六四鎮壓;大愛變質,面具脫落,露出了真面目。

正是「行百里者半九十」,任你漫長的基本法諮詢有多開放坦誠,聽了各界多少意見,諮詢稿寫得多美妙,最後十里路才見真章。基本法這些關鍵條文,廿五年前頒布,臨門一腳改動,沒有諮詢過多少香港人的意見,種下內耗與忿怨的禍根。

法律由權力壟斷者所議,頒布後若不夠稱心如意,怎麼辦?不要緊,可以妙用「釋法」,然後「依法治國」;你有異議,是因為你不認識;你猜不透,是因為你常識過時;你讀不懂,乃因你學習態度差。

細讀基本法,且再看附件一行政長官產生辦法最後一條,討論多時,清楚講明「三部曲」,選舉辦法如須修改,須經「立法會全體議員三分之二多數通過,行政長官同意,並報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批准」。

世上有種無緣無故的愛,情到濃時,無邏輯可言,不須講道理。基本法頒布後第十四年,以釋法之名,修改法例,既環保又快捷。「三部曲」變了「五部曲」,一聲釋法,愛得深沉,日後五部曲變七部曲,七部曲變七十七部曲,有先例可援,既省時又方便。

以法律作為工具,以釋法代替修法,以抓權取代限權,愛胡言輕諾言,用一國壓兩制;大愛無疆,如滔滔江河,滾動。

香港人確實需要再啟蒙,大家從小學開始,齊來認清基本法,學習必須全面,文獻必須細讀,你才能領會黨國的大愛,耳聞歷史的冷笑。

***   ***   ***

相關文章︰



2 comments:

  1. 香港人確實應該多了解這些基本法的正式文獻,由此可見中共這個土匪政權六十幾年來賊性不改,置這些正式的文獻不顧,隨便解釋基本法,還天天在說依法治港,依法治國,真是荒謬之極!

    ReplyDelete
  2. 惜乎港共基本法25年宣傳片,空洞無物,惟一實指只一句︰「香港特區是是中國不可分離的部分。」
    https://youtu.be/C9v4smr7Atc?t=7s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