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October 27, 2012

救龍尾 不要再讓香港多一個遺憾



(本文26/10/2012刊於《香港經濟日報》)

大嶼山曾經有一個地方叫「陰澳」,但為了迎合迪士尼出售的歡欣與夢幻,「陰澳」改名成為「欣澳」;陰澳曾經有香港唯一的木塘,但當年為了填海建新機場新公路,木塘業被犧牲,還殺掉了一個自然與人和諧共融的人文景觀。

木塘是甚麼?木材要放海水浸泡,較防腐耐用。木塘貯木,一堆堆圓木堆叠於海水中,再以巨木浮橋串連。平日清靜無事,訪客踏著浮木陣,如「輕功水上飛」漫步海面,可以垂釣,亦可靜坐觀海;閑坐浮排上,聽輕濤撫木,載浮載沉,與大海特別親近。

這種人文景觀很特別嗎?人言人殊。九十年代初,保育風氣未盛,玫瑰園基建發展至上,保護木塘的聲音微弱,浮木陣無聲無息消失了。近日路過陰澳,只見海灣空虛,舊村凋零,木材已去,只剩數十根朽木仍插在海心;浮橋只剩下一小段,如無人認領的屍骸。

這些年來,香港很多小風景,一點一滴被抹去。最新的高危地,是大埔龍尾灘。

總理溫家寶去年才批評過,城市建設應吸取「拆了真的、建了假的」之教訓,不要追求政績工程、拆真造假。豈料特區政府堅持犧牲一個有生態價值的泥灘,建人造沙灘。

人造沙灘所在之龍尾,水質未適宜游泳,位處吐露港內海中的內灣,污染物不易散去,規劃時亦深明沙粒難固定,要興建龐大堤圍防止細沙漂走。最荒謬之處,正是要以人造沙灘促進本土旅遊之說。

發展商早已囤地規劃在附近興建水療度假酒店,我們受了甚麼旅遊觀念感染,深信複製泰國式陽光海灘水療按摩情調,才是自己後花園的未來?

龍尾灘事件至今,有一個能照顧各方利益的解決方案擺在眼前。龍尾灘之生態多樣性,已全港知名,它就在汀角路邊,交通便利,已成為本土生態遊的亮點。沙灘,香港多的是,亦只能於夏天吸引泳客;龍尾泥灘,讓大家尋覓海馬、海星、水母,四季皆可。論「經濟潛力」、「吸引人流」,泥灘不遜一個水質污染的人造沙灘;保留龍尾原貌,附近居民與地產商利益不會受損。

再者,汀角路至新娘潭道新界東北一帶,滿是香港勝景。大美篤與船灣淡水湖水壩,適合親子家庭樂;鄰近的地質公園馬屎洲特別地帶,有連島沙洲與香港第二古老的岩石,一直少人問津,連繫三門仔漁村,組織魚排遊,也是本土特色;走遠一點,吐露港海口有塔門,又有赤洲與黃竹角咀,可觀賞地質公園的頑石,只因交通配套不便而遊人較少;愛遠足的,有八仙嶺、新娘潭、荔枝窩。龍尾一帶得天獨厚,何須拆真建假,錯以為人造沙灘才吸引?加上快建成的慈山寺據說有全宇宙第二高的超巨型觀音像,龐然巨物從沙田遠望也看得到,又何須擔心沒有遊人?

政府堅持建人造沙灘,倒三億落海,再提出「汀角+」來「遷移海洋生物」,自欺欺人,倒不如考慮全盤保育龍尾及附近海岸,建簡樸的生態步道與遊客中心;大量餘錢,可用以改善吐露港山水美景的交通配套、訓練專業導賞員;龍尾一帶,成為本土郊遊的核心地帶,村民不須捨本逐末,把自己裝扮成公式化的沙灘水療,仍能得到經濟利益。

為了「發展」、為了「促進消費」,香港已犧牲很多,請不要再多一個陰澳,不要讓香港再多一個遺憾。


7 comments:

  1. 又系自以為自己的特殊回憶大哂, 阻住社會進步, 非得要下一代失去他們有更好回憶的機會. 同唔俾永利街重建一樣,唔重建D落系既舊樓, 只系為自己可以幾年去行一次, 保住 "自己的回憶".

    ReplyDelete
    Replies
    1.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小回憶,小風景,其他人也許沒有同樣感覺,不要緊,也不強求。

      香港有千千萬萬個小風景,有些人會為自己珍惜的東西說點話,常換來如你這些的奚落,「你都係為左自己回憶」。

      大部分舊物,都只有一小部分人有少少感覺,而我對永樂街或天星碼頭,亦不見得有很強烈感覺,但是如果每個人都不為自己喜愛的東西說點話,所有舊物與景緻一一消逝以後,將不能挽回。

      還有,物件會毀滅,事件永遠存在,我的回憶屬於我自己,是不會失去的。

      Delete
  2. 區生不斷說香港"平白無故犠牲了"木塘, 但區生作文還作文, 都要來個事件全面分析, 傳媒對社會先有建設性, 對得住社會. 事實系, 當年啟德舊機場載容量不足, 競爭力不斷下降, 香港要力拒鄰近地區挑戰, 保住空運優勢, 同相關數以萬計港人飯碗, (木塘可能只可以養活一百人) 同時啟德舊機場住處市區, 航空噪音, 同航空意外風險直接影響數十萬住位九龍半島的港人, 因此, 香港銳意發展新機場. 而木塘在機場建成後到至少2005年, 一直繼續運作 ! 近年才結業. (大有可能不敵珠三角同業競爭而退出市場) 區生又無訪問木塘老板, 又無作調查, 更無作木材業經濟分析, 空口作大文. 作為傳媒人, 至少要比一般人做多點功課 !

    ReplyDelete
  3. ???

    我有說「平白無故」嗎?

    我有說不應建新機場嗎?

    文裡已說明:這種景觀是否很特別,人人不同看法,這些小風景一點一滴消逝,是一種犧牲。

    犧牲是否值得,若說木塘,當然新機場及公路重要;若說毀了泥灘建人造沙灘,這樣的犧牲又為了什麼?我完全不明白。那些「支持興建」的人,我見不到他們走出來說句話。

    ReplyDelete
  4. 我認為發展是要分別有需要和沒有需要的。
    當年機場載客量上升,香港是有需要興建新機場,時至今日,當年興建新機場時預計的載客量到今天為止都沒有到達其飽和度,應該說還有一段距離,那到底發展第3條跑道又是為了什麼呢﹖
    到龍尾,說要做一個人工沙灘,香港有不少沙灘,為何偏偏又要再興建一個呢﹖明知道水質不適,何必勉強﹖

    我認為區先生所說的木塘是一個比喻,既然發展是必然的,政府是不是應該想個辦法去保存因為發展而失去的文化及生態﹖但當發展不是真正的有利於經濟,是否應該暫停,以及保護原有的生態﹖我們出外旅遊,日本、台灣、歐洲等,他們都有發展,但他們明白發展同保育是並存,會有一系列的方案去保償;如果認為發展不是真的有利,破壞太大,他們會叫停,最後是可以停下來,你看英國希斯路機場的第3條跑道。為什麼我們去別人國家旅遊時想不到這一點,難道他們的自然景點、文化景點是興建出來的嗎﹖

    ReplyDelete
  5. 發展都要講一個原則, 就是改善生活,
    龍尾建了人工沙灘, 不宜游泳, 改善了甚麼生活?
    何況更要犧牲一個如此生物寶藏!

    第二區的人恨都恨唔到有個咁正泥灘,
    大埔部份人士卻要鏟走去, 有寶唔識享,
    20年後,倡議者的子孫只能憑照片憑弔!

    ReplyDelete
  6. 區家麟,加油,得喜歡您的文章!木塘的確是很特別人文景觀!發展和保育需要平衡?是的,發展和保育從來都沒有平衡!!!!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