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October 15, 2012

你贊成所以我反對


區家麟|絢麗荒涼    (本文12/10/2012 刊於《信報》)

新政府上場百日以來,反對聲、咒罵聲,聲聲入耳;反對你反對、咒罵你咒罵,也在耳窩裡激蕩。批評政府的,不一定對;批評你批評的,也很多時是笑話。

新政府無疑愛玩弄文字,輕蔑民意亦後知後覺。然而,高牆不會每事皆錯,因為坐擁權勢與金錢、有龐大行政網絡,令高牆有資源做些好事;他們自知民望低下,管治欠缺認受性,更會積極做好事實事,以民生工程作民心工程。另一方的雞蛋,也不會凡事皆對,受壓逼的弱勢,容易火遮眼,意氣用事;自詡有謀略有遠見的雞蛋,更暗地推崇以謊言回應謊言,以民粹反制民粹。

對比高牆,雞蛋弱項之一在訊息不對稱。以南丫島撞船為例,特首梁振英第一時間趕赴現場,肯定早已獲得通報,掌握情況,得悉死傷慘重,只是各種原因未即時確認公布;傳媒雖然目睹死傷枕藉,但短時間內未能綜觀全局,只能報道百多人墮海,救起了多少多少人。心水清者或許會想到,欣賞煙花親子樂,很多人不諳泳術,黑夜急沉船,必是慘禍;但網民評論家憑直觀,未悉真實情況前,立即認定又是梁振英做騷時份,於是即行開炮狂轟。事後孔明,這些批判在公眾眼中,失分甚多。

上文《即食評論》談過,現今基本資訊易得、目不暇給,「觀點」更有價值;新聞周期快,論題瞬即淡化,大眾等不及報章評論,「即食評論」遂有市場,網絡眾聲設定了議題,反過來影響主流媒體取材,影響力不容忽視。這裡的「即食評論」,泛指討論區與「名人」面書留言、博客與新興網絡新聞媒體的即時關注等。

「即食評論」品種多,但生態類近,論者多習慣隨想隨發布評論,部分人憑直觀,不加修飾,有時訊息還未全面,背景資料未完全查證,就瞬即發布廣傳。

「即食評論」以批判為主,屬正常事。問責高官大多近親繁殖,無市民授權,掌控權錢,做好事屬應份,庶民可以偶然給一個讚,但毋須歌功頌德。問題是,批評要有事實根據,分清是非曲直。

網民都深明,種種網絡輿論,最受關注者,多是即時快速反應,題材搞笑啜核,令人意想不到,甚至用戲劇性手法突出荒謬點,把焦點簡化至一幅圖、一句說話,這種方式容易賺取掌聲或點擊率;漸漸發現,標奇立異也是吸引眼球的好方式,專唱反調,人家贊成他偏反對,人人在反對他就贊成;你說東,他說西;你要說服他,他未聽就要反駁你。

人的反叛,可能屬本能一部分,有時沒道理可言。有沒有發現,年齡相近、一同成長的兄弟姊妹,性格差異可以很大?孿生子的研究能排除基因差異,Matt RidleyNature Via Nurture一書中,總括一些孿生子性格研究,有意外發現:基因相同的同卵孿生子,一同生活成長的,比分隔兩地的,性格差異更大。從演化論角度猜想,有動力把自己塑造成與別不同的人,能探索更大的生存空間,可能對繁衍有好處,演化成人性的一部分。

網絡生態類同,一些批判、偏激、暴烈、與別不同的言論,常惹人圍觀廣傳。建制派批判反對者「為反對而反對」;親政府者,也常「為反對反對而反對」,理據薄弱,屢見不鮮,如國民教育爭議中,很多人說「中國人就要國民教育啦,你哋嘈乜啫?」他們不討論具體教什麼,總之反對別人反對;一方說「洗腦」,另一方就說「你都係洗腦啦」,而不具體分析教材內容與科目設計宗旨。

往日解決問題,可以回歸事實,「理性分析」,現在無論正反雙方,都有人認為「理性」是唱高調,反正大家都搞煽動玩語言偽術收買人心,我們也不甘後人,不能落後形勢。

內地著名財經記者胡舒立說過,「事實」是記者保護自己的最佳防衛。內地媒介環境險惡,動輒得咎,每一絲自由都得來不易,她甚至主張不用「搶眼球」的語言,避免焦點轉移,論點激化。網絡空間不如傳統媒體有嚴格守則,而且人多聲雜,為了爭取注意,用破格鮮活字詞有時是必要之惡;但網絡新天地,既為庶民提供發聲園地,並有望打破傳統媒體的訊息壟斷,西環之手又未能有效控制,大家應愛惜珍重,盡量基於事實、講理性,逐步建立公信力。

可幸的是,近來香港一些有水準的網絡新聞媒體冒起,既有合時評論,亦能掀動議題,影響力漸增。反國民教育運動,亦展示了理性討論,不卑不亢的公民社會氣質;網絡力量能夠自我組織,有機繁衍,儘管眾聲喧嘩,仍然能夠堅守核心訴求,進退有度。願互勉之。

相關文章: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