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October 9, 2012

耳語(2): 國教、升旗、亂



最近,繼續有很多人在我耳邊說話,來來去去大概是這些:

耳語2.1:「而家的社會運動,搞到好多學校,升旗唔敢升,唱國歌唔敢唱……白色恐怖」

我心大惑……其實,升旗唱國歌有什麼問題?
你理直氣壯,對得住良心,你怕什麼壓力?
鮮魚行學校的校長,就願意站出來解釋,堅持推行的理由。
聽到很多耳語,他們的邏輯,都認為「總之中國人就要國民教育」(他們不討論具體教什麼,總之就要)。看情況,堅持推行國民教育的學校,奇貨可居,應該大有市場。收生會激增的,一個大機遇,你怕什麼?


耳語2.2: 「我都唔係好贊成國民教育,但班人又哂冷,用人數來壓人,逼政府就唔好…..

和諧,真的有市場;善忘,真的是人的本性。
大家很快就忘記,當初醒覺的人很少,政府不聽,無反應。
正是政府凝聚民意,逼大家「哂冷」
不「哂冷」,政府當你無到
香港人已經不能用選票選擇政府,以雙腳走出來表態,又話用人數壓人,又係唔啱……


耳語2.3:「教育歸教育……」「教育不要政治化……」

真的不明白,今時今日,還有人用「不要政治化」來作論證。
教人認同一個政權,看見升旗應該感動,政府第一步正是把政治滲入教育。講完。


耳語2.4:「成日嗌交,立法會又掟蕉,搞到好亂……

所有「亂」,你關掉電視、關掉收音機,就聽不見了。
每天行出街,我都覺得香港很平靜,很有秩序,一切井井有條。
連示威都是靜坐唱歌,自檢垃圾自洗廁所,亂?


耳語2.5:「班人成日嘈,我在大陸,黃金周,所有景點好擠逼,公路又大塞車,又唔見大陸的
人嘈?又唔見他們示威抗議…..」

這位朋友大概忘記了
在大陸,除了反日乜都得外,隨便上街示威,好高風險,會被消失的。


又來了。
耳語 2.6:「英美實現全面民主,也要百幾二百年呀!」

有沒有見過西藏的喇嘛,十年前他們連landline電話線也沒有,現在人手一部HiPhone,這叫跨越式發展,西人百幾二百年來發展的電報電話通訊技術,合用就手到拿來,不用等百幾年循序漸進。


耳語 2.7: 最後,有一位有名有姓,是尊貴的行政會議成員張志剛,他評論國慶升旗禮旁觀者中,有很多黑衣市民,沒有任何動作就被抬走時說:如果有人在升旗禮時喊口號,造成的傷害是「覆水難收」。(《明報》 8/10

祖國偉大,我很相信,升旗時有人喊口號,不會傷害那支旗,更不會傷害國體(更何況學民思潮早聲明,升旗時不會抗議),有什麼事情會嚴重到「覆水難收」?

受「覆水難收」傷害的,是那些唯恐擦鞋擦唔切的大官們。

相關文章:

4 comments:

  1. 2.3 看似無聊, 卻是最多人BUY的. 實在不明白何以大批人只看到反國教的"政治"而看不見政府的政治. 也不明白何以"政治化"一詞在香港竟然是一個全然負面的詞語, 只要一扣上政治化的帽子好像就是死罪一般, 無需任何解釋. 歐生可以深入探討下嗎?

    ReplyDelete
  2. 會為文討論何謂「實現全面民主」嗎?

    ReplyDelete
  3. 上文所謂「實現全面民主」的語境,都是「普及而平等的投票權」而已。

    至於「政治化」,真係講到口水乾,可能同香港人對「政治」有一種天生的恐懼,一講政治化就好驚好驚好驚......

    ReplyDelete
  4. 看罷以上7點,我發現說每句話看似不同,其實相通。我嘗試將全部共通點整合,卻在腦中浮現了的三種動物,像駝鳥的「怕事」﹑鸚鵡的「學舌」和熊猫的「混噩」,可能是比較古怪的聯想吧!但只有第七點,我認為可圈可點,須知「覆水難收」的結果可以是指更可怕的手段或政策上台,所以我會把它解讀為獄卒的警告。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