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October 29, 2012

爆料錄音觀微



區家麟|絢麗荒涼    (本文26/10/2012 刊於《信報》)

傳媒機構的董事會會議錄音,「絕密流出」,甚為罕見;香港數碼廣播電台的義播集會上,披露了主要為20115月籌備階段,鄭大班意圖聘請名嘴李慧玲加盟時的董事會討論細節,雖然時間上不似是壓垮DBC的最後一根稻草,但直率的表態,是一扇讓我們窺探權力運作的窗口。

大孖沙的意態,傳媒朋友也許似曾相識;言談裡有意無意漏出的忌諱、留白和避重就輕,不只是傳媒界的潛規則,正是香港時代的寫照,在中環、灣仔、添美道每張會議桌上聲聲入耳。

「中聯辦好反感」大孖沙談到「李慧玲…是好惹火,你同我講過後,我地同彭……,中聯辦好反感。」一個惹火人物,傳媒大孖沙擔心什麼?聽眾感受?還是怕惹官非?有否足夠理性討論?不,他們第一時間想到的,常常是「中聯辦的感受」。

最近不少報章專欄、博客、時事節目訪問裡,以哈里波特的「佛地魔」比喻共產黨;聽到錄音裡,那個「彭──」說到口邊,硬生生吞回肚裡一刻,很難迴避 「佛地魔」的聯想。哈里波特故事裡,每個人都害怕法力無邊的「佛地魔」,他的名字無人敢說出口,‘He-Who-Must-Not-Be-Named’

中聯辦有沒有干預?也許它真的不需要出手,只要安坐西環,拈花微笑,自有人急其所急、找上門求神問卜。每人心裡都有一個佛地魔,佛地魔就笑了。

「我哋唔想參與政治」大孖沙又說,賺錢當然同意,但「我們不想參與政治,或者捲入漩渦」。富商與高官飲茶吹水坐遊艇租賃新屋,叫「友誼」不叫「政治」;生意有可能得罪權貴時,就說「不想參與政治」。政府高官面對反對聲音時,常誣陷批評者「高度政治化」,如國民教育爭議,高官把「教育歸教育」掛在口邊,暗批反對者「政治化」,卻不顧政治灌輸與偏頗教材正是將教育作為政治手段的始作俑者。

「政治」兩字本無貶義,否則中共領導核心也不會叫中央政治局。香港當權者卻愛污衊「政治」二字,扭曲字義︰支持政府、巴結權貴與「政治」無關、批評政府則是「政治化」,十惡不赦。商家們樂得有如此方便的藉口,繞過可能得罪權貴的地雷陣。

「我哋剩係睇返香港」大孖沙前文後理,是井水河水互不相干,暗示少評內地時局,只「睇返香港」,正是活脫脫的「去中國化」。

國民教育叫人認識祖國,主流媒體醒目,為免麻煩,趨吉避凶,又以省錢為名,主攻本地新聞,祖國異象,不合比例地少。受眾難以察覺傳媒的「去中國化」,因為內地新聞仍有,只是因為不主動採訪,資訊來源慢慢轉向倚賴官方訊息,庶民印象中的執政集團,自能越來越無私、進步、團結。

「今日個個都講艾未未,你唔講唔得,咁講完咪算囉。」遇上敏感新聞怎麼辦?大班為安撫股東,也道出了很多傳媒為應付壓力又要維持公信力的策略:人有我有,不爭先。

很多敏感話題,如李旺陽或艾未未,他們的遭遇可算一葉知秋,直搗大國痛處、「體制」荒唐之本,具公信力的傳媒不能詐作不見,怎麼辦?其他傳媒都在談論時,不能不講,但不須爭先去講,也毋須深入、持久地講,「講完咪算」,篇幅細小,人有我有即可。

「你亦知道點解我唔賣得(股分)畀你…」正常商業行為,股東不和,可以賣掉股分退出,大孖沙解釋寧願全蝕都不願賣股份是「你知點解」

「你知點解格!」是一個萬能key,這句說話沒有內容,但好使好用,說者暗示有不可抗力、不言而喻的暗黑勢力;聽者若反駁反問,會顯得自己入世未深兼無知天真。配合有權勢者不斷營造的「老大哥盯著你」氛圍,「你知點解格」竟然成為做事或不做事的理由,甚至問一句「點解」都顯得不識時務。這時候,我們需要識破「國王新衣」的純真心境,認真地反問:「我真係唔知點解喎。」

「中聯辦好反感」、「你知點解格」,乃很多機構高層的潮語,大家可以隨時活學活用,再迅速演化至一顰一笑大家心照。政府行政,常常遇到一些莫名其妙的變化,例如三個免費電視牌照臨門一腳遲遲不發,阻礙競爭,逆民意也逆世界潮流,但政府噤聲不敢發一言,遇到這些情況,請你不要驚、不要亂,你知點解格。

相關文章:

1 comment:

  1. "最近不少報章專欄、博客、時事節目訪問裡,以哈里波特的「佛地魔」比喻共產黨;聽到錄音裡,那個「彭──」說到口邊,硬生生吞回肚裡一刻,很難迴避 「佛地魔」的聯想。哈里波特故事裡,每個人都害怕法力無邊的「佛地魔」,他的名字無人敢說出口,‘He-Who-Must-Not-Be-Named’。

    中聯辦有沒有干預?也許它真的不需要出手,只要安坐西環,拈花微笑,自有人急其所急、找上門求神問卜。每人心裡都有一個佛地魔,佛地魔就笑了。"

    文學比現實更能道出真相,歐生呢篇呢個比喻,實在精彩!
    可現實能與佛地魔抗衡的哈里波特又在哪裏呢?!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