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February 29, 2012

《豬狼紀公園》之末日決戰


區家麟|絢麗荒涼    (本文29/2/2012刊於《信報》)


事情發展至今,各位看官剝花生,看的劇目叫《豬狼紀公園》。豬狼對決,血淋淋的慘烈廝殺場面,如電影《侏儸紀公園》中,暴龍與速龍互咬。本來安全系數甚高的小圈子主題公園,禍起蕭牆,內訌失控。暴龍與速龍露出本性,殺紅了眼,震動全島。

交戰數回合,互有死傷;最後決戰,就在《侏儸紀公園》裡的核心殿堂。

暴龍體型龐大,但腦袋如豆,不成比例。它背負沉重包袱,但獠牙巨爪,大小統吃,成就一代霸權。暴龍雖蠢,但背後力量強大,一被激怒,變本加厲,橫衝直撞展露實力;暴龍張牙舞爪,流著惡臭的口水,罵對手「狼且辣」,咆哮著「我-會-贏」。

速龍一直沉著應戰,它體型雖小,但老謀深算。一雙狡猾的眼睛、一張叫人猜不透的面孔,深沉地不動聲色,令人心寒。速龍擅長等待,潛伏一角,伺機而動;它每次出擊,皆狠辣準繩,欲致暴龍於死地。奈何暴龍飽食,背後的力量深不可測,縱使傷痕纍纍,仍然屹立不倒。不要忘記,暴龍是生物圈裡的頂級掠食者。

暴龍速龍惡鬥,把侏儸紀公園內的展館大堂搗得稀巴爛,旗幟拉倒、櫥窗打破、老祖宗的化石從高處墮落,粉身碎骨。戰況慘烈,血濺連場時,大家不妨把目光,轉移到地底裡在暗處活動的小動物。

暴龍生活在六千五百萬年前白堊紀晚期,臨近恐龍時代的末日,古生物學家大致同意,當年有小行星襲地球,「天譴」令氣候變化,恐龍滅亡,哺乳類動物才有生存空間,開始繁衍興盛。最早的哺乳類動物,體型有如現代的長鼻鼠,在恐龍稱霸的時代,牠們在地下活動,晝伏夜出。生物學而言,這些小動物還不是鼠,只是外型似鼠的哺乳類動物始祖。恐龍滅絕以後,就是牠們的世界。

千萬不要小覷鬼鬼崇崇的鼠,它所屬的齧齒目品種,今時今日,佔哺乳類動物四成。鼠類繁殖力驚人,生命力頑強;據說,每個城市,地下的鼠,要比地上的人多,牠們深掘壕、鑽地洞,不動聲息;牠們習慣地下活動,潛伏在你四周。不過我們看待老鼠要公平一點,齧齒目動物中,並非所有都是惹人討厭的過街老鼠,松鼠、倉鼠、旱獺、河狸,都屬齧齒目,活潑可愛,也歸為「鼠」類;世上最大的「老鼠」叫水豚,最近加盟海洋公園成為新寵;也有老鼠扮天真純情正義,叫自己做「米奇」與「米妮」,一舉手一投足,皆設法討你歡心。

演化生物學家道金斯 (Richard Dawkins) 在《祖先的故事》(TheAncestor’s Tale)裡有一狂想,假設出現核子災難,人類滅亡,誰將是地球的主宰?必是老鼠無疑。頑強的老鼠,將會湧出地面,佔領紐約、倫敦、東京(香港當然不能倖免),牠們將會鋪天蓋地,踏遍荒涼的城市廢墟,吃盡途上每具腐屍,擊退同樣頑強的蟑螂,繼而自相殘殺。五百萬年後,將演化出新品種的巨鼠,牠們聯群結隊縱橫原野,統治全世界……

想得太遠了,現實世界裡,老鼠稱霸,時機未到,但在關鍵時刻卻可以左右大局。我們回到暴龍與速龍爭霸的豬狼紀公園現場,踏入決戰時分,雙方已經血肉模糊,早前精密設計的安全電網,機關算盡,卻已無力阻狂瀾。醜陋的咆哮、狼狽的糾纏,「日日新鮮日日新」。

希臘神話告訴我們,眾神早已吩咐,潘朵拉盒子不能打開。潘朵拉耐不住,有一天她掀開蓋子,原來內裡收藏著一切人世間的罪惡。盒子打開,數不清的疫病、禍殃、罪惡、陋習,統統飛散,暴露人前,一發不可收拾。潘朵拉急忙閤上盒子,卻已經太遲;神話是這樣的,幸好盒子裡還剩下一樣東西:「希望」。「希望」成為烏煙瘴氣的噁心亂象裡,人們僅餘的慰藉。

潘朵拉盒子打開,讓大家看透密室裡的醜陋,認清弱肉強食的殘酷真相;請好好欣賞掠食者的嘴臉,研讀背後的覓食鏈網絡。當群魔亂舞,禮樂崩壞,暴龍與速龍惡鬥難解、血肉橫飛之際,也是庶民醒覺一刻、大徹大悟之時。

相關文章:

3 comments:

  1. 獻給《豬狼紀公園》原創者Q

    ReplyDelete
  2. I very rarely leave comments. I stumbled across this site in search of 蟛蜞 on Google, and am very impressed by your blog, and found out that you are a journalist (or just the same name?) !
    Please keep it up!! :D

    ReplyDelete
    Replies
    1. Sure! Great to know I have a new friend here. And yes, I am the journalist you might stumble across some time ago on TV.

      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