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February 22, 2012

推土機與吊臂陣


區家麟|絢麗荒涼    (本文22/2/2012刊於《信報》)

蘭州市郊一景
香港約道七號一景 (明報圖片)
(截稿時未知事態發展迅速,只想向爆料的記者、在升降台上忍尿(及沒有忍尿)的行家致敬。不管爆料者居心何在,香港人需要知道真相。經過查證,有合理懷疑,這不是抹黑,這是認識一位領導人的過程。) 

***   ***   ***


於內地遊歷,只要睜開雙眼,很容易發現街頭五金雜貨店也售賣那些如巨獸一樣的推土機;市郊空地,簇新的推土機延綿一條街,高舉巨臂,準備拆遷重建,展示「拆了真的建了假的」、「發展是硬道理」的民族精神;還記得溫州動車追尾相撞意外嗎?五部推土機,三扒兩撥把車廂就地掩埋。推土機,是時代的精神、瘋狂的象徵。

大國腳底,九龍塘豪宅區,約道七號的天空,吊臂升降台擺出攻城架勢,富豪的高牆,阻擋不了記者的鏡頭、逃避不了一雙雙銳利的眼睛。在內地,推土機有效率地掩埋真相;在香港,真相不易掩飾,地窖密室會曝光,吊雞車會來找你。

感謝唐英年,締造了香港人少見的大團結,讓我們暫時從「蝗蟲與狗」的泥沼中,伸出頭來透一口氣,重新認識香港最核心的核心價值。感謝唐英年,他妄想胡混過關,得過且過,一拖再拖,等待黃袍加身,結果締造了香港新聞史上的經典,是香港記者求真精神的一次完美演繹,約道七號外震撼的吊臂陣照片,將會留存史冊。

現代政治,民意透過媒介凝聚;製造形象、爭奪符號,是重要戰線。傳媒的堅持,無心插柳,吊臂陣交織成網,意像豐盈,懾住香港人的目光。吊臂升起,鎂光燈照亮了深埋地窖的結構性黑暗,把全民注意力聚焦富豪高牆內的陰暗角落。

唐英年的故事,有懸疑、有情節;有感情瓜葛、有二世祖的想像。到吊臂陣出現,想像中的劇情,插入了活生生的畫面;地鐵中、小巴上、茶樓裡、遠足時,嘲笑之聲四起,奏起唐氏的終曲。

感謝唐英年身先士卒,壯烈自焚,訂下了香港政治倫理的規範,確立了香港人對政治人物道德操守的底線,為國民教育及通識課程提供了上佳教材。

香港人也許能體諒婚外情,但不能容忍睜大眼講大話;我們明白奸詐權術有時需要,但難以容忍今天說「做男人要有膊頭」,明天卻擺女人上枱;一時疏忽可以饒恕,但不能原諒口裏說「做公職要有腰骨」,原來一直知法犯法;期待他知錯能改,卻不斷玩文字遊戲,死不認錯。

吊臂陣上的眼睛還提醒我們,僭建是富人的奢侈專利。平民百姓,窗外放一部分體式冷氣機也會被管理處窮追猛打;富豪違法僭建,政府視若無睹,專業人士協助走法律罅。有錢有權有膽量的人,把我們珍惜的法治與合約精神,一概不放眼內。

敗局已呈,唐英年民望慘跌,全城痛罵之時,卻仍想浴火重生頂硬上,展現了另一個血淋淋的現實:參選人背後,你爭我奪的暗角裡,是龐大利益集團,主子未叫你退,豈能言退。尚幸人民眼睛是雪亮的,唐營支持者將一同成為笑柄,車毀人亡。

我們也要多謝唐英年的語言與思考拙劣,每天為公眾提供砌辭狡辯的實例,笑騎騎不代表誠實,堅定的眼神只是排練出來的掩飾技倆。操練多月,香港人明白了文字遊戲的虛偽,初時說自己緋聞「相當具娛樂性」,看似否認,實則留有後著;不說「婚外情」,改稱「感情缺失」,婉轉典雅,屬創意寫作;不說「沒看過」圖則,說「印象中沒有看過」圖則,自以為立於不敗之地;說地窖用作放雜物,原來沒有什麼不是「雜物」;又說「我所講的全是事實」,大家明白了,是事實,不過不是事實之全部。

競選數月以來,唐氏一力展露「腳頭好」與「神的感召」之虛妄,體現聖經舊約《詩篇》所言:「他掘了坑、又挖深了、竟掉在自己所挖的阱裡。」(詩7:15),應驗了「出得來行,預咗要還」的天理。

同樣是建築工地冰冷的重型機械,內地堆土機埋首拆毀、掩飾真相;在家掘坑「掘深咗」的香港權貴,促成全行記者組成吊臂陣,兵臨城下尋根究柢。獅子山下,多了一樣集體回憶;我們笑中有淚,笑到出血。尚幸有吊臂高舉,居空監察,這不是抹黑,這叫真實,也是香港的時代精神,庶民不屈服的最佳象徵。

相關文章:
推土機的魔爪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