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February 1, 2012

發財是硬道理


區家麟|絢麗荒涼    (本文1/2/2012刊於《信報》)

在外國過年時,美國朋友隨俗,不停道賀,說 ‘Kung Hei Fat Choi’ ,轉頭問:其實這句說話什麼意思?翻譯時,確實有點尷尬,「發財」譯prosperous,太含蓄;譯rich,「意境」差太遠;譯fortune,開始接近,但仍然缺少「發財」那種主動出擊、鏗鏘有力、義無反顧的浩大聲勢。

從小就討厭春節,最受不了,是孩子為討長輩手裡一封利是,被指令說盡一切四字祝福語,「恭喜發財」變成口頭禪。發財至上、不談原則、阿諛奉承的國技,從小訓練;廣大人民變成人肉錄音機,恭喜發財恭喜發財循環播放;當電視新聞年輕主播初一至初三在屏幕裡不停說「恭喜發財」時,我深刻體會,「發財」基因,自我複製,生命力頑強。

「恭喜發財」四字,再加上電視裡酒樓裡失驚無神彈出來的財神,拜金之赤裸、意蘊之媚俗,乃世界各民族祝福語中絕無僅有。廣東某團體聲言要把「財神」申報非物質世界文化遺產,甚有見地,此等文化奇觀應屬中國專利;下一步,可考慮把天安門廣場上的毛澤東像換上財神,貼近中國國情,彰顯中華民族的文化底蘊。每次質疑「恭喜發財」這圖騰,我都被批評為反人類反社會,我終於明白,捍衛「恭喜發財」,才是最核心的核心價值。

發財不好嗎,當然很好,發了財,有權又有勢。《經濟學人》新春送贈中國人的大禮,是新闢「中國專版」;一直以來,《經濟學人》大致以地域劃分文章:如歐洲部、美洲部、中東及非洲部,中國一直被併進亞洲部。自1942年以來,只有「美國」享「特殊地位」,獲設獨立專版。2012年春,《經濟學人》為中國設獨立專版,理由是「中國現在已是經濟超級強國,及其迅速增長的軍事實力足以令美國不安……將於未來歲月,呼引與激蕩全世界」。這就是發財的實力,縱使不喜歡,你不能當它不存在。

處身強國邊陲的小小香港,最能感受到財氣的激蕩。蝗蟲與狗之辯,令高登與親子王國合流,極左極右基層中產同聲同氣,成為香港民情發展的詭異現象。

香港之財,一直以全世界最自利最自由的方式發回來,曾幾何時,英國人以「積極不干預」政策來包裝無為而治,甚得港人歡心,奉為圭臬;香港連續十八年成為全球最自由經濟體,雖然大家心知肚明,最自由經濟也代表最瘋狂剝削、最貧富不均、最見錢開眼,但我們沒什麼剩下還可以自豪,只好引以為傲。

一輪罵戰後,大家應該開始明白,經濟最自由的香港,向來大開中門,歡迎各地客人,是我們發達之本;內地客以往不來,是內地限制人民出入境自由所設的關卡,如今客人自遠方來度假玩樂,有人灌其名「蝗蟲」,甚是荒唐。

香港徹底地奉行的資本主義制度,建基於每個人都會為自己謀求最大利益、發最大的財,合法地自私自利,就是社會的公德。內地人青出於藍,孕婦千方百計鑽空子來港產子,奈何這是基本法所容許。我們也早該明白,罵人蝗蟲蝗B,無補於事,只會分裂族群,自毀形象。一個把「恭喜發財」掛在口邊的民族,追逐私利之心,如滔滔江水,難以阻攔;唯一阻擋辦法,只能修改基本大法。

「恭喜發財」一語,據網上資料云,最先記載於十九世紀初廣州的十三行,乃當時商人流行的祝福語。源流難究,但應能肯定的是,人民公社與文化大革命期間,「發財」二字為妖邪外道,不能互相祝頌、宣之於口,「恭喜發財」在內地亦消聲匿跡。直到改革開放以後,「恭喜發財」一語,直指人心,從南方復活,由南至北,席捲全國。

作為全國先富起來的一個角落,香港新一代對「恭喜發財」的態度,開始有轉變;出現的頻率,不如以往有若機關槍掃射般頻密。衣食豐足,物質豐裕的香港新一代,冷眼你手上的利是;不會口是心非,故作甜言蜜語。不少朋友同意,咒罵別人「蝗蟲」,甚是失禮失格,轉而批評內地同胞的公德修養。平心而論,衣食足,才知榮辱;富起來以後,資源豐足,民能不爭,慢慢就重視尊嚴,行為就有體面。發達有一個過程,發財立品需要時間,大家可以多一點包容。

當邊界開放,兩地人民自由交流、錢財互動,兩制藩籬將形同虛設,價值觀互相滲透。香港發財立品後,自由法治的核心價值,仍勉強持守;公民修養仍有可稱頌之處,誰在和平演變誰,還未可知。若香港不能影響中國一點一滴,也可靜靜守在南方一隅,築一個最後的堡壘,告訴人們,發財雖然是硬道理,但發財之後,可以有這樣的一些軟實力。

恭喜發財說了很多,際此新春,願你心平和,不執不著。

有點相關文章:發飊就是硬道理

2 comments:

  1. 赞! 有冲突,才有思辨、理解、融合。

    -- 专程翻墙过来留言

    ReplyDelete
  2. c.f.:「是故君子有大道,必忠信以得之,驕泰以失之。生財有大道,生之者眾,食之者寡,為之者疾,用之者舒,則財恒足矣。仁者以財發身,不仁者以身發財。」--《大學》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