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June 2, 2015

六四二十六




(本文原刊於晴報專欄《風起幡動》,此為加長版)
 
大學校園裡,又掛起了悼念六四的橫額。26年了。

屈指一算,今年入學的大學生,大約生於1997,這一代大學生,連2003沙士蔓延時,也印象模糊,更何況是26年前在北京的血腥鎮壓。

但是,有些影像,刻骨銘心;有種不義,知道了,就不會忘記。

和平的學生運動,被坦克輾碎,人民的軍隊,向著手無寸鐵的人民開槍。當天狠下心腸、殺紅了眼的人,仍高坐殿堂之上;當天純良的大學生、義憤的市民工人,26年,沉冤未得雪,仍然飄零海外。

六四風暴,也很本土,橫蠻的權力,喚醒了香港人對自由民主的珍重,證實了當權者的偽善;鐵甲的鎮壓,令數十萬中產移民,成為幾代香港人生活的轉捩點;為加緊控制,當年草擬中的基本法借勢改寫,種下不解的結。

26年來,也是一場赤裸裸的國民教育。我們看到了奸人得逞,善人蒙難;轉軚者飛黃騰達,堅持者含冤莫白。26年來,當權者拒絕認錯,開動機器,重寫歷史,淨化國民記憶;膜拜權力者,趨炎附勢,歌頌國力,眼下只剩下金錢,腦袋只有狂傲。

從來,參加任何遊行集會,不代表要認同主辦單位的每一句口號。

每一年,維園的燭光,代表人民不會忘記,提醒權貴手上沾血,數十年未洗。

每一年,維園的燭光,提醒那些依法冷笑的人,你曾經感動過,你曾經矢志不渝。

每一年,維園的燭光,代表良知未泯,縱使歲月流逝,仍留在我們寸心。

***   ***   ***

相關文章︰

1 comment:

  1. 人民不會忘記?
    現實是,人民忘記了。
    不能忘記的,別無選擇,只有試圖忘記自己是人民。
    此生不做中國人。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