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une 24, 2015

哭泣的季節


(本文原刊於晴報專欄《風起幡動》,此為加長版)

華麗轉身等埋發叔,案情重組,事情清晰了,有十幾個「竟然」。

建制精英們,竟然不懂拉布卻玩拉布;拉斷了,竟然不懂應變;臨場提早投票,竟然不早通知發叔;竟然又不提示政改三人組最後發言拖長一點幫忙拉布。竟然為等一個人投票,試圖拖延會議;竟然在無充分協調解釋下,投票關頭十多秒前,話走就走。主事者竟然以為,他們揮一揮衣袖,所有蝦兵蟹將,就會乖乖跟大隊。竟然,又有近半數議員,真的胡裡胡塗,莫名其妙「走住先」,綑綁離場。竟然,連投票繼續進行也懵然不知。竟然,如此大動作,無人負責點算離開與留下的人數,幼稚園小朋友都懂的數學,他們就是不懂;旅行團領隊上機落機上車落車玩笨豬跳前前後後都要點人數,他們就是不做。

這種技術性失誤,需要深度的愚蠢、狂傲與盲從,層層疊加,才能成大事。

竟然,這只是故事的開始。

出事前,機關算盡太聰明;出事後,互插爭寵露出原形。鑄成大錯後,議員竟然還未向選民認錯解釋,就第一時間向中聯辦排隊叩門、稟告、招供、求原諒,向誰問責為誰忙?

又竟然有議員沾沾自喜,有人宣告獲中聯辦「稱讚」留下投票的決定,有人宣告得到主子的安慰。

竟然,六月天變成哭泣的季節,四位議員當眾哽咽流淚;但是,哭泣聲絕無意義,為自己政治前途而哭,擔心中聯辦不再配票,憂心中央不再射住自己,技術性哭泣,演技尚欠火喉。

然後,建制精英們開火互插,自己跳船又罵人跳船,自己戇居又罵人戇居,誓要把這場荒誕劇演下去。

是的,笑一日不夠,但是笑一萬年,我怕笑唔出,只怕同聲一哭。

這些都是當事得令的權貴紅人、行政會議成員、黨鞭黨核心、政壇大佬。

自信心爆膨,執行力欠奉,判斷力稀缺;擅長跟大隊,睇阿爺面色,憂主子震怒。有聞香港「空轉」、「內耗」,就多得這班人僭奪高位。

內地朋友打電話來問,「建制派」是甚麼人,離席不投票是甚麼意思。他們看到的事實,就是28票反對,只得8票贊成,一個地方議會大比數否決中央政府的方案,這就是歷史留下的紀錄。

一直以來,本人沒興趣深究甚麼陰謀論,看看這次鬧劇就知道。小小的算計,牽涉變數多,人的心思難測,容易失控,結果多是弄巧反拙。貪勝不知輸,機關算盡,反被聰明誤;二十個月的歪理,因果循環,報應不爽。
網上圖片

***   ***   ***

相關文章︰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