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June 30, 2015

十八年




三年又三年,十八年了。

一個人,十八歲,是成年禮,性格大概成型;一個特區,十八載,軌道大定,積重難返。

十八年,社會獎勵有錢有資產的人,讓他們賺更多錢,讓他們繼續享受政治特權,讓他們繼續交微不足道的稅,富二代富三代繼續錢搵錢,然後叫人努力拼搏,記住儲錢。

十八年,樓價飛升,求一安身之所,呎價過萬,樓價負擔比率,昂然踏上全球之冠;低下階層薪金無實質增長,身在劏房之都,求一窗而不可得。

十八年,教育改革紛亂,一個直資制度,保障了富裕人家的孩子,有更優質教育;階級固化,上流機會大堵塞;貧窮跨代,弱勢者倒在起跑線上,獅子山下精神的傳說,只在昨天。

十八年,中港融合、自由行,更緊密接觸,帶來更深刻認識,價值觀的分野,演變成文明的衝突。而且,這只是剛剛開始。

十八年,人心何只不歸,更失去一整代年輕人,有權貴更謂,要放棄這一代不順從不認命的人;傲慢偏執,激發本土思潮,國民教育,越看清國情,越令人沮喪。

十八年慶回歸警世第一幕,建制群英在政改歷史關鍵時刻大蝦碌,再上演一幕集體拜見中聯辦陪罪道歉,竟然大眾又習以為常。

十八年慶回歸警世第二幕,是高鐵超支醜聞終於冚不住火,好大喜功,急就章,起住先,變無底深潭,承建商大條道理撳住搶,26公里路,造價幾近一千億,錢財如糞土,都倒進大財團的口袋裡。(泰國高鐵,曼谷到清邁,660公里路,日本高鐵以出血價搶合約,只須六百幾億港元。)

十八年的統戰培育,發掘了一群跟風奉迎,唯權是尚,信奉發展是硬道理,缺乏獨立思考,背後則為自己利益攻訐泄密的當朝大紅人。所謂「兩制」,就是消亡於這幫人手上。鐵達尼號沉沒,不要怪罪乘客,要問責掌舵的人。

十八年,幸好香港底子厚。司法仍算獨立,學術自由還能頂住一會,新聞自由一息尚存。鐵達尼號沉沒,也需要一點時間。

十八年前,若有人告訴我想移民,我心裡不屑,香港明天未必更好,但為何不來一同守護?今天,若有人告訴我想移民,我會說,如果你覺得這裡不值得留戀,就跳船吧,命運總是掌握在自己手上好。

 (本文原刊於晴報專欄《風起幡動》,此為加長版。) 

***   ***   ***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