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une 10, 2015

為強者發聲




記者訓練的第一課,我們就不斷被教育被提醒,記者的其中一個重要角色,是 Voice of the voiceless,為無聲者發聲。

為何如此?因為有權者發聲,傳媒往往自動波撲埋去報道,高官說句話、寫博客,他們手握權力,說話份量略重,總會贏得寶貴新聞篇幅;新聞專員開金口,投稿報章,無論論據有幾廢,報紙總會找到篇幅版面;有錢者發聲,開記者會講業績,明明信口開河,也恍若字字珠磯,傳媒大幅報道,也成定例。

有錢者想發聲,更直接手段,就是買起報紙電視,自己當老闆,指派總編輯,或明或暗,指導方針。美國傳播學者Schudson說過,報業大亨買起報紙,「不是為了發財,是為了發聲。」 (Eugene Meyer did not need the Washington Post to make money, his money was already made, he ran the paper to make a statement.)


近年,好些媒體,尤其是內地報章,開設「金錢、財富、名人」版,派專責記者,為強者發聲,報導奢侈品市場,名人軼事發迹史,財經分析則類同賭博指南,股海浮沉有財演明燈,寶貴大氣電波教你 0283,1766 幾時掃幾時放。商場盛事,近年多了一批記者,花枝招展滿場遊走,以靠近權錢者為己任,採訪要務,來一張自拍合照大集郵,打好關係,謂之有遠見。

新聞傳媒的高層,午宴飯局,多是商賈權貴;出入政總,聆聽政府收風吹風。以前寫過︰「上了岸」的一群新聞工作者,他們的消息來源、人脈關係,多來自政府高層、建制之內,故學者 Todd Gitlin 說,傳媒高層,多從社會上的既得利益階層的角度,去設定新聞框架。再者,新聞出街後,傳媒高層渴求讀者反應,這些對新聞內容的反饋,亦難免來自他們既有的消息來源與建制社交圈子,他們傾向與基層和讀者脫節、也與走在最前線的記者距離越來越遠。離地、飄逸、自我感覺良好,朋友都在火星。

沒有多少傳媒設專門版面,講貧窮、講不幸的弱者。當然了,距離金錢圈與權力圈太遠,不是生意經。報章各有路線,你走你的康莊炒股投資路,做得成功,當具慧眼;但是,日夜盯著報價機、遊走陸羽福臨門,卻質疑前綫記者親到現場採訪長江船難是「添鹽加醋」,這就叫「過了火位」。

記者生涯,原是求真。記者不親自採訪,代表什麼?即是只能倚靠官媒的消息,資訊源被控制,只能用官方的片,聽官方的說法。船難真的是「龍捲風」而起嗎?直到如今無任何證據,為何相信官方講法?不為無聲者發聲,還要變作官方傳聲筒,如何做好記者職責?

四百多人死亡的船難,再顯黨國操控消息的極致︰死者家屬不能發聲,倖存者亦被收起,記者難以接觸。報道重點,是領導人的重要指示,不辭勞苦直接指揮,救援部隊之英勇果斷,內地傳媒不准自行採訪,只能用官方通稿。

神州大地,大概只剩下香港記者,能夠不理會中宣部及新聞辦禁令,嘗試採訪,這就叫香港的特殊地位,這就叫一國兩制的精髓;作為香港人,不珍惜,不把握;作為記者,不求真,不監督,情何以堪。

強者愈強,他們把災難變德政,把喪事變頌歌,我們不需要更多為強者粉飾化妝的媒體。此時此刻,請大家珍惜那些仍會為弱者發聲、為真相奮鬥的傳媒與記者。

***   ***   ***

(本文部分文字原刊於晴報專欄《風起幡動》,此為改寫加長版)


相關文章︰


1 comment:

  1. QUANTUM BINARY SIGNALS

    Professional trading signals sent to your cell phone every day.

    Start following our signals today and gain up to 270% daily.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