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anuary 15, 2015

梁振英的港獨故事




因為梁振英一力抬舉,《香港民族論》這本書將會名留史冊。在Kubrick,書店職員說,放出來只半小時,就賣了三本;全城書店缺貨,火速加印,一紙風行。

刻意把施政報告,變成開戰宣言,梁特與其智囊的戰鬥格與鬥爭思維,一脈相承,從挑動反佔中輿論戰、人民鬥人民、豪擲催淚彈、任人堵路而樂見對立升溫、到爭議稍歇時,唔好畀佢停,用施政報告作舞台,鼓勵批判港獨,好鬥之心,一路走來,始終如是。

身為行政長官,要警惕「港獨」,可以有很多方式,可以在其他場合、可以不點名、可以寫文章反駁。今次梁振英選擇施政報告發重炮,而且在引言中就開火,直接點名《學苑》與《香港民族論》,繼而在記者會手拿一本《香港民族論》,高調宣讀。印象中,從未見過有特首在施政報告場合,手持「報告」以外的民間書刊,高調宣揚。沾沾自喜之態,可見處心積慮,誓要重挑爭端。

港大學生會《學苑》一脈,宣揚「自決」,在學界只屬少數聲音,他們的論述,亦不見掀起很大波瀾。雨傘運動後第一份施政報告,政治先行,不談和解,卻親手把「港獨」思潮放上議程,挑動新一輪鬥爭。

施政報告中不顯眼的一小段,在網絡上成為笑談,梁振英說曾有一位五歲小朋友問他︰「行政長官,我長大後住哪裡?香港還有沒有足夠的土地?」

眼利的網民立即發現,這個「故事」,原來梁振英很愛用,但以前只屬他的「想像」,現在竟然「夢想成真」,真正體現「信就會見到」的權貴邏輯。
製圖︰立場新聞
政治心戰,其中一個板斧是「講故事」,沒有故事,也要找一個,找不到,就作一個,講得多,連自己都呃埋。故事有脈絡、有影像感、有情節,容易記得,短短一句,都有故事感,容易打動人;但故事最忌作嘢,你以為機關算盡,其實很容易露出馬腳。

以故事作心戰的最高境界,是虛構一種想像,用以凝聚人心。Yuval Noah Harari在《人類大歷史》一書中,談「故事」對族群合作的重要,國家統一、民族興旺,甚至大家對「美鈔」的信任,都是集體建構的想像,它不一定為「真」,卻有團結合作的效果,令掌權者地位更穩固。

梁振英高舉「港獨」故事,所為何事?我相信,「務實」的香港人,對港獨,從來無興趣討論,就算「藍絲」也不會認為「港獨」「自決」的議題,在香港有發酵的土壤。以梁振英的「一國」思維,激發「港獨」議題,旨在引蛇出洞,港獨故事,是說給北京聽的,給十三億人民聽的。

這是梁振英自救,也是配合內地官媒以國家機器全力「污名化」香港的重要一步,官媒的宣傳口徑,早已把香港描繪成「大逆不道」、「有恩不報」、「寵壞了的孩子」;梁振英在「港獨」上大力加一腳,提供彈藥;「港獨」的故事,直接挑戰內地民眾深受教育的「國家統一」與「民族復興」的教條;「外部勢力干預」的故事,則喚起內地建構數十年的「外國欺凌、列強屈辱」故事。「港獨」故事,港人之「叛逆」,從內地網站與官媒反應可見,有如「執到寶」,大受吹捧,只得一方聲音,正是梁振英計算之內。

從此,梁振英在內地民眾與中央眼中,成為「捍衛國家統一」的大旗手,保家衛族的總司令,權位更穩,深得中央歡心,予取予攜。

***   ***   ***

相關文章︰

2 comments:

  1. This must become a new chapter in the theories of nation and nationalism. In the old theory from British India, it was the colonised elites who took the initiatives to imagine and construct the nation as their own. Now, it's the colonising elites who took the initiatives to imagine and construct the nation for the "other". Very interesting. And they may well succeed. HK may finally become an important case in an important academic issue, after most HK experts dismissed its relevance to HK summarily during the revival of the theory of nationalism in the 1990s.

    ReplyDelete
  2. “梁振英點名批評港大學生會刊物《學苑》的港獨言論, 被一些政治黨團組織人士指責是 " 踐踏言論及學術自由 " , 更拉扯到打壓「言論自由」, 而港《學苑》則發聲明指責梁振英 " 以政治力量恫嚇不同思想學派 ", 揚言會堅守 " 慎思敢言 " 精神,

    如果有看過《學苑》撰文與及相關出版刊物的話, 實難令人相信撰文是屬 " 學術 " 範疇, 更遑論是 " 思想學派 ", 說的上是學派, 當然是自成一家, 獲得學術界認同, 但筆者卻看不到《學苑》撰文與及相關出版刊物的內容含有什麼 " 學術 " 成份,

    " 在香港招募「香港軍隊」, 從警察和駐港解放軍手上「繳獲」武器, 與廣州軍區十三萬正規軍對抗的可能性, 幻想中國「內亂」, 兩廣「乘亂獨立」, 香港在美日幫助下「獨立」" , 這等描述, 似 " 幻想小說 " 多於似 " 學術著作 ", 如果打著幻想小說牌頭, 相信沒有人會質疑涉及煽動港獨, 但事實並非如是, 《學苑》是打著 " 香港民主獨立 ", " 香港民族命運自決 " 的牌頭, 以 " 學術 " 包裝 " 上市 ", 就令人疑惑文章背後的目的為何?

    香港是一個多元化社會, 從來沒有什麼 " 香港民族 ", 就算是新界原居民, 祖先也是從內地移居此地的, 根在中國, 何來說的上是自成一族, 經過百多年的演變, 香港變成一個國際城市, 來自五湖四海的人構成香港人, 但亦沒有足夠的文化學術基礎認為可以自成一族,

    筆者從未聽說過有國際城市居民被冠上 " 民族 " 的銜頭, 例如北京民族, 華盛頓民族, 東京民族, 倫敦民族, 渥太華民族.......等, 如果有文化學術界人士獨排眾論, 認為 " 香港民族 " 一說成立, 支持《學苑》的 " 學術撰文 " 的話, 應拿出足夠而獲學術界甚至國際承認的學術論據來, 而不是空口說白話的, 在有人質疑《學苑》的港獨言論時, 就拿 " 學術自由 " 來搪塞, 意圖擾亂視聽, 蒙混過關, 為港大學生會保駕護航.”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