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anuary 16, 2015

梁振英在偷笑



區家麟|絢麗荒涼 (16/1/2015刊於《信報》)


鋪天蓋地的廢話,延綿無盡的扭曲,不知羞恥的陽謀,已成為香港的時代精神。

堂堂特首梁振英,說「外國勢力干預」,早在十月說「有證據」,日前再講,所謂證據與「端倪」,就是傳媒早前收到的匿名爆料,這些黑材料,明顯有人以入侵電郵及電腦系統的方式,盜取反對派資料及郵件。

當下立即有幾十個問號。

身為行政長官,要對自己言論負責,他如何確認這些匿名黑材料內容屬實?

如果肯定,他如何核實?黑材料是否出自情報部門?香港還未有「二十三條立法」,捐錢不是罪,政黨有金主不是罪,建制派也有很多金主,若政府「依法」監控反對派銀行戶口與電郵戶口,政府需要解釋如何「依法」截取通訊?有沒有違反私隱條例?有沒有按照法例規定的截取通訊手續行事?有沒有「內部勢力」行事?他們是否有法可依?

若然屬政府行為,大量資料為何洩露,有何動機?如何「依法」洩露?是誰洩密?政府會否「依法」調查?

若然不是政府行為,政府會否「依法」主動調查這種駭客手段,有沒有「不誠實使用電腦」、侵犯私隱、非法截取通訊等一連串罪行?

就算資料屬實,梁振英還需要解釋,為何部分本票在匯豐銀行觀塘分行入款,就成為外部勢力干預的「端倪」?梁振英本人收取澳洲UGL五千萬利益,不申報不交稅,是否也屬外部勢力干預的「端倪」?

政府信譽崩潰,源自無日無之,肆無忌憚、不斷加碼的愚民手段;政府早前公布的「民情報告」,以愚民手法報告民情,引述發水簽名運動卻戴頭盔發免責聲明,謂無獨立核查報告資料;報告結論則謂根據人大框架實現普選乃「中央、特區政府和香港市民的共同願望」,扭曲民意還要寫在結語,視民如屁的狂態,可奪飛躍進步獎。

一群尚算好眉好貌的精英官員,信譽盡失,人格崩壞,正是這扭曲體制可怖之處。寫評論,我盡量少罵人「無恥」,這群食民俸祿,卻自絕於民、玩弄民情的高官,配得上。

權貴的輿論戰,彰彰明甚,一直以來,失民心,不反躬自省,習慣將各種人心不歸、躁動的反對聲音,統統「外因化」,無視自身的卑陋齷齪,中央官員的極左思維、香港高官的唯命是從,無感召力、無說服力,只有策反力。

反對聲音群起,他們歸咎「外部勢力」;民情洶湧,權力核心已操控大部分傳媒,卻猶說傳媒偏頗;不能感動年輕人,他們怪罪於香港辦學團體、人文學科老師和駐校社工。

無計可施,全國港澳研究會會長陳佐洱說要為學生「補腦」、「除害草」,各種操控教育的陰謀陽謀,正暗渡陳倉,為中學生「補腦健腦」,只會製造多幾個黃之鋒;梁振英於施政報告引言,即點名向港大學生會刊物《學苑》開火,批評「民族自決論」,卻無視學生們絕望之來源,正是橫蠻的體制、上綱上線的輿論心戰與胡言亂語的傲慢權貴,激發年輕敢言的學生,不得不探索出路。

而黨的喉舌,更將矛盾框限為香港人「不飲水思源」、「不懂感恩」、「殖民地餘毒未清」、「受西方勢力洗腦」、「不理解國情」、「不愛國」,再由全國傳媒,以國家機器之力,污名化香港的核心價值,製造內地人與香港人的對立,殺滅香港光環。

梁振英批《學苑》,親手把「港獨」思潮放上議程,意圖引發新一輪的撕裂運動。後佔領時代第一份施政報告,看不見梁振英的領袖風度,看不見和解的努力;本來應屬於人民的會議廳內,我看到梁振英暗地偷笑,看到他宣戰的亢奮。

相關文章︰

重讀這篇,差不多沒有懸念了︰梁振英,你今日笑咗未? 

2 comments:

  1. 正視問題也可被說成挑起矛盾,當然反之亦言,視乎處理的方法,但如果對之抱有固有成見便不能解決問題。

    ReplyDelete
  2. 很奇怪嗎?“鋪天蓋地的廢話,延綿無盡的扭曲,不知羞恥的陽謀”,就是香港“宗主國”的時代精神嘛。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