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August 29, 2014

獅子山下進化島


區家麟|絢麗荒涼    (29/8/2014刊於《信報》)

曾幾何時,我們想像,過百萬難民,反共、反專制、追求自由;他們千山萬水,走過死蔭的幽谷,投奔怒海,登上南方一小島。上世紀五、六十年代,他們在獅子山下奮鬥拼搏,堅毅樂觀,殺出個未來,造就香港奇跡……這批嚮往自由的難民,就是香港人口基本盤。

是這樣嗎?真的是這樣嗎?

近年,有好些機會,與一些長者漫談往事,特別是逃難到香港的故事,聽得最多的話︰

「糊糊塗塗來到,無想過,住吓住吓,就一世了。」

追求自由?他們似乎沒有多想,更大程度是,處身亂世,只能隨波逐流,飄泊他鄉,尋一容身之所,求一口安樂茶飯而已。

那時候的「拼搏」與「非政治化」,被今天政府的愚民宣傳挪用,美名為「獅子山下精神」,其實只因為生活逼人,沒有選擇。「社福教父」周永新也如是說︰「……今日的老人家,後生當時捱得好緊要。那種拼搏,你估真係好想拼搏咩?一日做十幾個鐘,你估真係自願咩?賺咁多錢做咩?唔係去玩去消費,生活逼人咋嗰陣時。」(見《評台》︰半生扛起老人窮

殖民管治下,香港人竟然得享「祖國母親」殺滅的基本自由、人權與法治。身在香港,一切得來很易,從未爭取已擁有,公主與王子從此開開心心地生活下去。

年輕時,亂世裡的簡單追求,似乎成為不少長者的畢生志業,時間凝固在青葱歲月的最艱難時刻,他們怕亂,求安穩,厭惡「政治」。

而且,他們相對單純。不少年邁長者,初用Whatsapp,接觸鋪天蓋地、不知真偽的「健康資訊」、「反佔中宣傳」,未看清楚,一知半解,就當是寶,滿心歡喜滿懷關愛地散播訊息。好些長者接到「猜猜我是誰」行騙電話,信到十足,以為親人危在旦夕,家人勸阻也不理,誓要去銀行過戶送錢。當年生活奔波,讀書不多,他們接觸的資訊面相對狹窄,幾十年來,始終如一,就是拿著同一分逐漸被收編的報章,慣性收看賣弄旅遊玩樂飲食八卦的電視頻道,退休後,天天在街坊組織打發時間。

老香港當中,好一部分,就是這種單純、質樸的大好人。完善的法治、往日相對公平的社會,令努力會得到回報,他們不相信,我們所愛的土地、往日珍重的價值,正逐漸崩陷。安逸太久,他們失去防備之心。

我想起赤道太平洋,一個群島上的可愛生物。
藍腳鏗鳥
 
信天翁求偶談情,旁若無人
虛有其表的海鬣蜥

那個地方,有人叫達爾文的進化島,正確名稱叫加拉柏哥斯群島,孤懸中美洲對開的茫茫太平洋中。達爾文的演化論,部分靈感正出於此島。

數十萬年前,大陸上的小生命,可能在暴風雨中,意外地攀上一葉輕舟,飄洋過海,在孤島落腳;偶然有飛鳥,倦極路過,稍一歇息,就不願再飛了。

孤島上沒有天敵,食物雖然不多,但勝在安穩。漫長歲月,小生命慢慢演化,牠們心思單純,早已放下戒心。

遊人到島上,巨大軍艦鳥在地上築巢,不怕人偷蛋;信天翁在石灘上跳求偶舞,遊人一米外觀賞,牠們旁若無人,繼續玩自己的遊戲;海鬣蜥面目猙獰,但天性儍戇,會與你對望,人蜥爭路,牠不怕被你踏死,牠們從未見過壞人。面對任何誘食,他們照單全收,沒有絲毫懷疑之心;他們忘卻了殘酷鬥爭,不信世途險惡。

軍艦鳥求偶術
 

鮮肉罐頭
這片樂土,好景不長。歐洲大陸航海家的探險船隊,從大陸帶來狗盜鼠輩,他們吃盡蜥蛋幼鳥,船員把島上巨龜抓上船,當作鮮肉罐頭。加拉柏哥斯的島民受制基因囚籠,沒有太多自由意志,牠們不懂反思、不會覺醒;牠們從來只有和平相處的本領,沒有爾虞我詐的訓練,牠們在安逸無憂中沉淪,步向滅亡。

現在,小島上還有一些純良的遺民,重點保育,成為稀世奇珍。

***   ***   ***

相關文章︰香港十喻 

這個時候,動物園裡的眾生又要出場︰
 

6 comments:

  1. 歐先生你好,

    SeeWide特搜網是一個全新互動生活分享平台,集齊各地遊山玩水好去處及講玩、講食、講扮靚、講生活,讓大家分享不同的生活體驗。

    你的網誌十分切合我們網站主題,內容及相片也很有質素,請問可否讓我們轉載網誌內的相片及內容?(會注明出處及不作改動)

    我們的目的,是盡力網羅優質的相片及內容,建立一個包含豐富生活資訊的玩樂休閒分享平台,讓一眾志同道合的網友可更輕易獲得寶貴的參考資料。現階段,SeeWide 已擁有超過十萬篇生活攻略,瀏覽量亦超過數十萬。

    希望你能成為我們平台的一份子,助我們更有效地集結各樣不同的好玩好食生活資訊!

    另外,我們亦設有「稿費」制度,透過發表文章所累積的本地瀏覽量,即可兌換稿費!

    而我們亦可以你的名義,將稿費捐到香港宣明會,或你指定的慈善機構
    詳情可參閱:http://www.seewide.com/space.php?do=help&essay_id=22#001

    如有任何查詢, 歡迎電郵至: info@seewide.com

    ReplyDelete
    Replies
    1. 暫時不方便,請不要轉載,謝謝關注。

      Delete
  2. 咁難得的機會,都唔問下 why? Why 當年要走共產黨? 共產黨有什麼無法接受的搞到D人要走? Why 留在香港? 香港怎樣好過大陸? 咁多年了,大陸有改善嗎? 如果你還在大陸,你依然會走嗎? why? 你依然會走去香港嗎? why? why not?

    可惜,中國人 never ask why. Too frightened to ask why. Too lazy to ask why. 嘥哂D機會。所以中國人,好難進步嘅。

    ReplyDelete
  3. 你好,我是一位中六學生,我現在正在完成我的IES報告,題目為「近年香港的新聞自由水平在何等程度上被收窄?」,我希望區先生你可以花少許時間接受我的訪問。

    由於區先生你見識和新聞工作經驗也十分豐富,你對新聞自由的真知灼見想必對我和我的報告大有脾益。而且,我素來也十分喜歡讀你的文章。因此我異想天開地希望可以訪問你。
    由於我沒有你的聯絡方法,因此冒昧地在此留文。希望區先生你可以盡快回復我。
    我的電郵:kghugo2000@gmail.com

    ReplyDelete
    Replies
    1. 不好意思,近月較忙,未能抽空,謝謝體諒。

      Delete
  4. 小島上很多年紀大的生物,的確不能適應新的變化和挑戰。
    但年輕的動物們卻展現出頑強的鬥志和適應能力,和外來的入侵者戰鬥。
    新的一代將會和演化論的叙述一樣,取代舊派的生物。小島可能還有一線生機,不一定步向滅亡。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