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September 7, 2017

專研土地供應,為何不研究資產增值稅?


大家又快要收到稅單了。

打工一族與「下流中產」一輩,勞碌竟年,交租供樓、燈油火蠟、子女學費補習費,一年下來,積蓄所餘無幾,都要乖乖交稅。努力賺回來的血汗錢,要奉獻給政府,聽說這叫做公民責任。

香港卻有這麼的一群人,或因父蔭、或因早年「大好友」炒樓致富,樓價連年飊升,他們賺錢以千萬計以億計,錢搵錢、錢再搵錢,資產升值套現,全部印印腳不用交稅;他們坐擁樓宅成群,卻高呼土地供應不足,想盡辦法要填平水塘、侵佔郊野公園。

我們不須眼紅別人炒樓致富,只是要求最低限度的公平。

賺了錢,就要交稅;賺得愈多的,應該交得愈多。

政府高調成立「土地供應專責小組」,主力研究及諮詢土地供應來源。這一招  agenda setting,動用政府資源搶佔制高點設定議題,轉移視線,實在是高明一着。

任何政策討論,切忌不要被任何隱藏的前提所騙,遭誘導往片面的方向。

委員會主席黃遠輝說,小組不會有前設。其實,小組的  agenda 就是前設,討論「如何增加土地供應」,前設了增加房屋供應只能從增加土地供應的方式入手;不考慮阻截炒賣、囤地,就是前設,就叫轉移視線。

政府說,麵包不夠,是因為麵粉供應出問題,所以要想辦法尋求「增加麵粉的共識」;他們卻詐作不見,麵粉雖然多一點較穩陣,但麵包其實也有很多,只是有人囤積居奇推高價格,或擁地擁樓任其荒廢空置,待價而沽。既然土地房屋已經成為香港稀有資源,連填平船灣淡水湖與貨櫃碼頭建上蓋都想得出來了,為何不用稅務措施,增加炒賣成本兼致力社會公平,卻只懂不惜工本扭盡六壬盲搶地?

:目前不少兒童居住環境惡劣,是否真的不可以在維港以外填海,是否不可以探討使用郊野公園邊陲地帶,是否不能在新界鄉郊地區清拆寮屋,提供較好的居所?

我倒想問,目前不少兒童居住環境惡劣,是否真的不可以想辦法令炒家收手?是否真的不可以叫炒家賺得盆滿砵滿之後,同辛苦勞碌身水身汗賺雞碎咁多的打工仔睇齊,盡公民責任,交一點稅?是否真的不可以開徵樓宇資產增值稅,令社會公平一點?

徵收樓宇資產增值稅或空置稅,降低炒家入貨及囤樓囤地的意欲,供應增加,立竿見影;無論能夠增加多少樓宇供應,最少,能令大部分納稅人交稅時順氣一點、社會公平一點;最少能告訴香港人,政府盲搶地時,囤積居奇的炒家與地產商也要付出代價。

每次有人提出政府應開徵累進的樓宇資產增值稅或空置稅,總有人謂會導致「資本流失」,影響宏觀經濟云云。

「走資」,求之不得,香港很需要資金從炒賣「走」到其他實業與創意產業。香港多年來經濟活力停滯不前,創新科技與創業意願落後周邊地區,其中一個主要原因,正是炒樓賺錢太易,錢搵錢更不須交稅,資金用作炒賣賺得更快,用來創業結局就是為業主打工,扭曲很多人的創業雄心。此乃萬惡之源,令貧富懸殊,窮人含屈,社會不義。

土地供應不足與土地樓宇徵稅政策失誤,乃一體兩面。政府新小組只聚焦覓地方式,無異預設前提、裝聾作啞,自欺欺人。

***   ***   ***

(此文原刊於明報專欄《2047夜》,此乃加長版)

相關文章: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